宋朗郭飞《生死场》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生死场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虚谷子

角色:宋朗郭飞

简介:一个默默无闻的金融人员,卷入了一场看似简单的金融诈骗案中,在公安、检察阶段,他一律认罪,但是公开庭审中,他忽然一改前词
一番唇枪舌战,一番言辞佐证,他被当庭无罪释放
但是与此同时,一桩多年前的旧案被揭起
他自导自演这一切,为的,就是将当年的冤案重新摆在大众眼前

书评专区

半仙:翻三江,看了小段简介。心想是最近比较流行的斩妖除魔流派?康康先。随后不经意间扫了眼作者名——跃千愁?靠!绿千愁!(¬‸¬) ?

重生抗战之军工强国:虽然我对军事完全不懂,是个军事白,但这本书在我看来真是毒得要命,实在不懂那三分之一的仙草是怎么来的。

枪·血玫瑰·Necromancer:不解释,实际上太久了也解释不出什么玩意。

生死场

《生死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郭飞已经汗重如浆,这个录音的内容不单单能证明宋朗无罪,还牵扯到了地下赌城、高利贷等涉黑性质的东西,一旦证实属实,这件事就大到不是他能管的了!

“法官,这段录音的真实性还有待查证,本公诉人再次请求此次案件延期审理!”听完录音之后,席寒冰脸色极为难看的说道。

“证人出庭作证还没有结束,席检察官这么着急做什么?你不能还我清白,难道还要阻止我自证清白吗?”宋朗微笑着反击道。

席寒冰握紧拳头,气得肺都要炸了,但他很清楚现在不能发火,一旦他发火,这件案子就再也不可能有扭转的余地了!

“证人,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郭飞没有理会席寒冰,继续主持法庭辩论。

“我这里还有一本公司的账册,账册上是公司这几年的财务收支状况,是贺平曾经叫我做的假账,以套取国家财产,我现在把它交给法庭。”邹本浩又拿出一本老旧的账册,递给了法警。

“你说是贺平叫你做的假账,你可有证据证明?或许是你见财起意,自己做了假账套取国家财产,却故意把罪名栽赃在贺平身上呢?”席寒冰最擅长的就是抓住对方说话的漏洞,逐一击破。

“我有录音作证,不但如此,我还有贺平的私人账户,每一笔套取的国家财产都打到了贺平的这个私人账户上,调取银行记录就能查到。”

钱到了贺平的账户上,就是铁证如山,即使他现在转移财产,银行方面也有相关记录,这是清洗不掉的。

“这些证据本庭在庭审后会一一核实,证人,你还有什么证据吗?”郭飞问道。

“没有了。”邹本浩摇了摇头。

“公诉人,你还有什么问题要询问吗?”郭飞看着席寒冰,问道。

“这位证人,在公安局提供给的侦查卷宗之中,也有你的询问笔录,而且次数达到5次之多,你为什么在之前的询问中不提供这些证据,反而在今天的庭审上才说?你要想清楚,你的行为已经涉嫌妨害司法公正,一旦查实,是很可能面临判刑处罚的。”

席寒冰想了想,立马展开了攻势。

根据华夏国的《刑事诉讼法》规定,证人有作证的义务,凡是知道与案件有关的线索或者证据,必须及时的提供给警方,以便于警方侦破案件,避免造成冤假错案,除了受害人及其家属之外,其他的证人如有必要,法官甚至可以强迫其到庭作证。

席寒冰正是抓住了这一个关键点,直击邹本浩的证言,一旦邹本浩无法回答或者没有合法合理的证言支持,那么邹本浩本人也将面临着妨害司法公正的嫌疑,届时,不但这些证据无效,连邹本浩也难逃干系,席寒冰也就借此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席寒冰想借着这一点,击溃邹本浩的心理防线!

“之前警方询问我的时候,我的确是没有说出这些证据,因为贺总威胁我,一旦我拿出这些证据,或者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我的家就完了,我的小孩才刚刚上小学,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我不得不听贺总的。”邹本浩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既然你说是因为贺平的威胁,你才不得已妥协,那为什么在今天,你又敢上来作证?就不怕贺平报复吗?”席寒冰立即反问道。

“昨天晚上,我从同事那里听说警方最近一直都在查公司的账目,我知道这件事迟早都会穿帮的,思来想去,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今天早上已经主动向警方自首了,庭审结束之后,我会配合警方做进一步的调查,争取得到宽大处理的。”

邹本浩的回答,令席寒冰大感意外,做假账的确是涉及到违法,但视情节轻重论定是否犯罪,而且邹本浩有足够的证据支撑他是受到胁迫才做的假账,罪名最后会落到贺平身上,但他的证据和证言,却是证明宋朗无罪的有力证据。

席寒冰渐渐感觉到,他一开始,就把这件案子想得太简单了。

“公诉人,你还有什么问题吗?”郭飞继续问道。

席寒冰抿着唇,最后有些不甘心,道:“暂时没有了。”

“法警,带证人出庭。”

邹本浩被带走之后,法庭一直都十分安静,那些本来群情激奋的旁听群众,此时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宋朗原本是千夫所指,闹到现在,似乎是冤枉的?

“法官大人,接下来我申请第二个证人到庭作证。”宋朗面带微笑的看着郭飞,宠辱不惊的说道。

郭飞咽了下口水,拿起法槌的手顿时重如千斤,但最终还是敲了下去。

“带证人,到庭。”

第二个证人叫罗小波,年纪跟邹本浩差不多,西装革履的,看起来也是金融界的人。

“证人,你有什么证实犯罪嫌疑人无罪或者罪轻的证据?”简单了问了证人的身份之后,郭飞直接切入了质证。

“我是九鼎金融有限公司的业务员,这次案件的所有合同,都是从我手上经过的,贺总交代我要把这些合同办好,然后直接给宋经理签字,贺总还交代,合同不用拿给宋经理看,就说是一些日常要签署的资料,直接叫宋经理签字就行了,

其他的不要管。”罗小波说道。

“嫌疑人又不是傻子,这么多的文件合同他不可能一眼都不看就直接签了吧!”席寒冰立即反驳道。

“宋经理的确没有看过这些合同,因为这些合同拿给宋经理签字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空白着的,上面的一些信息,是事后才补足上去的,我当时也是受了贺总的蒙蔽,拿了贺总的钱才替贺总办事的。”

罗小波说着说着,低下了头,这些都是见不得光的事,在那么多人面前坦白,是十分难堪的,不过想起宋朗,罗小波还是坚持说完了。

“你说的这些话,没有真实的证据支撑,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不足以作为有效证据。”

席寒冰皱紧了眉头,一件原本罪证确凿的金融诈骗案,犯罪嫌疑人竟在庭审时突然翻盘,关键是,宋朗提供的这些证据都是很直接的,除了申请对证据做司法鉴定之外,席寒冰也找不到其他理由去辩论,即使他抓住了一些漏洞攻击,但根本不足以扭转局面,这让席寒冰觉得自己像是被当猴耍了一样!

“我手上有原始合同的文件,为了自保,我当时还摄制了一些现场和宋经理签署文件的视频。”

罗小波说着,拿出一个黑色的U盘,法警把U盘递交给了郭飞,郭飞看了一下,示意法警拿给书记员播放。

视频打开之后,视频画面上显示的是某个办公室,宋朗正跟罗小波合作签字,镜头刻意放进到了合同上以及签字的画面,合同的确有很大的空白,跟警方破案时获得的合同有较大出入。

审判庭再次沸腾了,无数的闪光灯都对着法庭的投影仪上,一件罪证确凿的金融诈骗案,竟在庭审上被当庭翻供,并且牵涉到更大的涉黑案件,罪大恶极的嫌疑人,反倒成了无辜的受害者。

宋朗至始至终,一直波澜不惊,他与罗小波两目相对,暗暗点了点头。

席寒冰看着视频,一下子从公诉席上站了起来,他看着宋朗,几步之遥,却隔着法律这一条鸿沟,席寒冰就算恨得牙痒痒,也不能把宋朗怎么样。

“证人,你还有什么证据或者证言提供吗?”郭飞如坐针毡,盯着罗小波问道。

“我为了一己私欲,埋没了自己的良心,栽赃陷害了宋经理,我希望法庭能查明真相,还无辜之人一个公道,将有罪之人绳之以法,这样的法律,才会得到民心。”

罗小波的一席话,令整个审判庭的人都陷入了沉默。

郭飞跟身边几个陪审员简单交流一下之后,再次敲响了法槌。

“公诉人,就证人所做的证言和提供的证据,你有什么意见?”

席寒冰看着罗小波,有了之前的教训,他变得谨慎了许多,现在庭审已经呈一边倒的趋势,他必须想办法扳回局面,否则今天的庭审,他必败无疑。

“你说这些合同都是从你手上经手,然后送到宋朗那里去签字的?”席寒冰冷静的问道。

罗小波点点头,道:“是的。”

“空白的合同拿给嫌疑人签字,嫌疑人每次都会配合你?连一个字都不过问吗?”

“不是的,宋经理问过我几次这些合同为什么是空白的,我只能解释说是贺总的安排,宋经理为此还去找过贺总,甚至还和贺总吵过架,当时公司的同事都有目共睹的,不过贺总说,如果宋经理不签字就把宋经理开除,不但如此,还会一并把负责这件事的员工一并开除,宋经理平时在公司虽然少言寡语,但却是个很好的人,对同事也都很好,所以为了同事,宋经理才签字的。”

罗小波的证词,有一次令旁听群众震惊,他们开始渐渐相信宋朗是无辜的,不但如此,宋朗甚至才是这次案件最大的受害者。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但这些合同上签署的名字是嫌疑人的,受害人在和你们谈合同的时候,难道就没有人提出过疑问,甚至提出要见嫌疑人的?”席寒冰继续追问道。

“当然会有的,有的受害人很聪明,要求要见宋经理才签字,但这些事最后都是贺总出面摆平的,理由是宋经理在外面出差,暂时回不来,而受害人见到贺总,就更加相信合同是真实的了。”

席寒冰紧皱着眉头,这些证言无非是在极力为宋朗洗白,宋朗这件案子就是两个极端,第一个是宋朗的认罪态度奇好,从头到尾都没有一句辩解,所以这件牵涉众大的案子,才会这么短时间就到了开庭审理的程序,第二个就是证人提供的证据,全都是对宋朗有利的,并且像是进行过精心安排和设计,一步一步的彻底为宋朗脱罪。

“法庭,本公诉人申请,让九鼎金融的老板贺平出庭支持公诉。”席寒冰话锋一转,直接向法庭申请贺平出庭作证。

贺平是两个证人提供证据的最关键的第三人,贺平出庭支持公诉,如果他当庭否认,即便事后查明证据全部属实,但对庭审局面的掌控,以及旁听群众和大众媒体的影响力,却是不可估量的,如此一来,公诉方就能处在上风。

“我反对!”

一直旁观着质证,俨然是一个局外人的宋朗,再一次说话了。

“本公诉人提出的要求符合法律程序,犯罪嫌疑人,你有什么反对的?”席寒冰皱着眉头问道。

“刚才我提供的两个证人,他们的证据足以支持我无罪,这件案子只是针对我个人而言,至于贺平是否有罪,罪轻罪重,应该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而不是席检察官提出的缓兵之计,拖延庭审时间。”宋朗大声说道。

郭飞拧了下眉头,他敲响了法槌,道:“嫌疑人,请注意你的用词。”

“抱歉。”宋朗笑道。

“公诉人的请求,本庭不予支持,证人提供的证据,在庭审后,本庭会一并交由公安机关调查取证,公诉人,你还有什么要询问证人的?”郭飞再次问道。

席寒冰盯着宋朗,道:“暂时没有。”

“法警,带证人出庭。”

法警把罗小波带出庭之后,郭飞继续主持着庭审。

“公诉人,就刚才犯罪嫌疑人提供的两个证人,以及他们提供的证据和证言, 你有什么意见?”郭飞看着席寒冰问道,法庭辩论到这里已经接近了尾声。

“没有。”

“嫌疑人,你还有什么证据提供,或者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法官大人,两个证人所提供的证据和所作的证词,真实有效,我是清白的,我也相信法庭会还我清白之身,将我无罪释放。”宋朗看着审判庭悬挂的国徽,脸上的笑容依旧云淡风轻。

“你提供的这些证据,只能证明你可能无罪或者罪轻,你是不是有罪,还需要核实证据之后,才能做出决定。”席寒冰哪有那么轻易就放过宋朗。

“这里是法庭,是最光明的地方,我有没有罪不是席检察官说了算的,你如果有证据证明我有罪,请拿出来指证我,否则,我就是无罪的。”宋朗掷地有声的回道,在华夏,指控一个人有没有罪,要的是有罪的证据,而不是咬着人没有无罪的证据……

席寒冰忽然一屁股跌坐在了椅子上,这一堂审判,他彻底的输了,同时他的他的内心十分惊骇,这个宋朗到底是何许人也,竟然如此深谙法律!

郭飞跟陪审员商议了一下,再次敲响了法槌,道:“现在本庭宣布,法庭辩论终结,下面,由犯罪嫌疑人做最后陈述。”

宋朗看了一眼席寒冰,脸上依旧带着儒雅的浅笑,道:“我是清白的,我相信法律会还我公道,我也相信曾经冤死的人,总有一天会沉冤得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