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布陈翎《三国一军师》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三国一军师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银色翎

角色:吕布陈翎

简介:碧波卷起千堆雪, 浪潮褪去了无痕; 万马奔腾你可见, 道似冬过忽来春

书评专区

娱乐之明星学院:如果有看过《大电影时代》的童鞋可以看下这本书,是一个套路。华娱大后宫,这五个字足够做推荐了,这种类型是我期待了很久的,虽然瑕疵不少,但是已经足够惊喜了

武家栋梁:优秀的战国小说,以上

任务奖励我不要了:开头部分非常好,后面教水,有和谐情节。特别的剧情推动方式。值得一看。

三国一军师

《三国一军师》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五回 大将高顺

不去投张扬,陈翎真有一筹莫展之感。

要知道吕布被逐出长安,这家去下,那家走走,这样混了两年时间才等到曹操出兵打徐州,抢夺了濮阳的!

难道真要学游戏开局,直接去北海?

陈翎心中暗笑不已,当初时也,老师教导道:“这模拟推演看似简单,但其中情况瞬息万变,复杂无比,你想仅凭一人之力,力抗群豪,难!难啊!”

可现在吕布似意有所决,陈翎见之,深叹一声说道:“主公!既然如此,那我军还是以待天时罢!”

诸将默然,陈翎一番讲解,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其中泛泛而谈讲了些袁绍、袁术两兄弟之事,未曾经历,怎会就此默认作罢?

不过决定权在吕布手中,一切还得吕布来决断,别人插不上话。

吕布听闻陈翎所言,先是画戟一舞,“咄”的一声插在地上。扫视诸将,出口沉声道:“我意已决!…”

吕布正待说出目的地,忽外围喧哗声起,陈翎眺望之,一将领骑马护佑在一辆马车左右,进得营内来。

“高将军!”

“是高顺将军回来了!”

“还带回了严夫人!”

原来是高顺回来了,随着骑卒们叫喊声,诸将都弄清楚了是怎么一回事。

吕布惊喜莫名,原以为自己夫人陷在长安不得出,当时只抢得貂蝉、女儿出来,却把严氏给落在城内了。

大步流星,急匆匆赶上前去。马车已至,车门打开,一妇人面容憔悴,含泪望着吕布,颤抖着声音说道:“夫君!妾身以为今生不能再得见了!”说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吕布、诸将上前,吕布连声道:“夫人,夫人!”…

陈翎没有去凑这个热闹,反而望向侍立一旁的一位将军。

他,并不高大,身材适中,下巴有几缕胡须,年在四十,这个年代人的营养不足,看上去老相一些。

他手中一柄大刀矗立身前,沉静威严的脸上,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他并不是一名盛气凌人的将军,他生来或许就有一颗平易近人的心。

他,就是高顺!

王粲《英雄记》:“顺为人清白有威严,不饮酒,不受馈遗。”

王粲何许人也?

王粲山阳郡高平县人。东汉末年文学家,“建安七子”之一。少有才名,为刚刚过世的蔡邕所赏识。初平二年,因关中骚乱,前往荆州依靠刘表,客居荆州十余年,有志不伸,心怀颇郁郁。

“因关中骚乱”不就是现在吕布与郭汜、李傕四将争夺长安之乱么,陈翎想到这里,呵呵一笑,向有所知觉的高顺拱手道:“门下督陈翎陈子仪见过高将军!”

高顺不由张眼望过来,此时吕布携夫人进入帐内,留在外面的将领自然不会跟着进去,此刻正准备与高顺寒暄。听得陈翎话语,各个回头看来,陈翎所言所行,已经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还待观察。

听闻陈翎报出官职之名,高顺知是温侯吕布新近收下的文臣?

不慌不忙中,与诸将打过招呼,再向着陈翎还礼道:“主公麾下中郎将高顺,见过…陈书薄。”高顺心中犹豫,门下督七品,而中郎将却是一般武官所能获得的最高官职了,两者官职差距之大,可比拟一个是大将军,一个是县乡小吏,门下督之上还有功曹史、主簿,就算现在陈翎是主薄之职,高顺亦可略一拱手,扬长而去,不必理会陈翎会因此有所不满。

汉朝武官的级别分:将军、中郎将、校尉三级。到三国时期,有军功者越来越多,大量被封为将军,中郎将反而成为了中下级军官的职位。此刻还不算三国,中郎将还是很唬人的。

不过么,现在大家都在同一阵营中,同在温侯吕布麾下做事,相互谦虚一下,还是能够做到的,更何况是高顺!

高顺如此说话,陈翎心下甚是喜欢,连连自谦道:“唤我陈翎即可。”

直呼其名是非常不礼貌的一件事,自己的名一般是父母长辈才能这么称呼,平辈之间都是相互称字。

和“姓名”不同,“字”是本人在成年后取的,专门用来给平辈的人称呼,这个体现了长幼尊卑的“礼”,而有“字”者,一般都是名门贵族之人,并非平头老百姓都能取的。

高顺没字,缘由就是此!

这说明一件事,高顺的出身是很普通,也贫贱的,所以没有字。假如高顺硬要给自己加上一个“字”的话,那样一来,不止是会被当世之人看轻,还会显得高顺这人十分的无耻做作。

陈翎这样一说,“唤我陈翎即可。”高顺心中顿生好感,陈翎之意,就是尊崇他高顺为长辈。自己没有因为对方门下督之职而鄙夷,对方投桃报李,还以尊己为长辈。心情感动之下,上前一步,离开应酬诸将的范围,走近陈翎道:“子仪年幼,顺年长,当以弟视之,毋论其他!”

陈翎感动莫名,也是上前一步,抱拳就下拜,口中呼道:“高兄在上,请受小弟一拜!”陈翎本想口称大哥的,可另外一想,高顺年纪不小,万一高顺真的看对了眼,真的拜成了的话,那就是另外一种形式上义结金兰了,自己好不吃亏的说!

高顺心中当然也同样存在差不多的想法,你这个小兄弟,为人如何,我都不知道,你就开始乱拜起来,万一将来看你不顺眼,抄家伙火拼怎么办?还要不要义气了?连忙上前,扶住陈翎下拜之势,口中连连说道:“此礼太重,顺受不起,子仪请起,子仪快快请起!”

看着两人把臂言欢的模样,张辽扭头就走!他看不下去了!太无耻了!

也就郝萌、曹性笑嘻嘻在边上看着,其他之人,成廉去守在帐外;魏续、宋宪、侯成三人联袂而走,不理睬两人。

高顺一把抓住陈翎的臂膀,欢言道:“子仪不知师出何方高人?”

这是要来探底,陈翎心说,吕布是粗线条的家伙,遇到自己,就抓了壮丁。张辽虽然心细,可时间上却没有功夫过来盘问。其他诸将,则是相当的不在乎。而现在的情形相当的不错,吕布进入帐内,与夫人叙旧去了。诸将有留下、有离开的,高顺开口第一句话便是探问,陈翎心中赞许,口中却是这样回答道:“小弟乃是吴郡人士,自小跟随一老者为师,老师教导什么就学什么,至今也算学了点皮毛,不算真本事!”

“哦,不知道其师,高姓大名?”高顺紧紧抓牢陈翎手臂,陈翎宛如未觉,接着继续说道:“我师傅当然是有名,不说天下皆闻,道出来,高兄想必也会知道。”

高顺心中好奇心大起,问道:“不知是…?”

“童渊!”陈翎心中补充道,不过是师傅的师傅!

高顺大吃一惊,童渊不是无名之辈,童渊,字雄付,武术名家,乃是当世枪术大家,他的成名技“百鸟朝凤枪”可是相当有名的。

高顺吃完惊,就开始狐疑起来,松开陈翎的臂膀,把陈翎上上下下看了个遍,现在陈翎依然是头发未曾结髻,长发披肩,遮掩住他那略显清秀的脸容,身材一般,稍显瘦弱,不似身怀武艺之人。

陈翎慵懒一笑,对着高顺道:“不像么?”

陈翎对着边上还在看热闹的郝萌、曹性两人扫了一眼,说道:“两位将军,谁愿意借剑一用?”

“不必劳烦两位兄弟,”高顺说着解下挎在腰畔的宝剑,递给陈翎道:“此剑虽是凡品,却也伴我多年,你拿去试演一番!”高顺虽然是老实人,此刻却是不能相信陈翎真会武艺,剑枪之术。

陈翎接过宝剑,低头看去,这柄宝剑的确像高顺所说那般,用了不知多少时日,手柄处本来应该有防止摩擦、打滑细小条纹,现在已经基本磨平了。陈翎缓慢抽出剑身,“沧…”的长吟中,宝剑出鞘,寒光夺目,洗练如斯,的确是一把好剑!

陈翎持剑在手,气势已变,随手一震,顺势舞动起来,那剑轻灵无比,仿似一条丝带,由左至右,由上到下,鬼神莫测,瞬息万变,高顺、郝萌、曹性三将,外加现在看向这边的成廉皆目瞪口呆!

等到陈翎舞完剑,大约一柱香不到的时间,陈翎挽了个剑花,收剑挺立,出而言道:“剑,古之圣品也,至尊至贵,人神咸崇。…”

陈翎还想再掰上几句,高顺强忍住笑意,郝萌、曹性两将已经狂笑起来,指着陈翎,学着刚才陈翎的样子,“啊哟”“啊呀”的学起来,成廉为人不错,这一点,陈翎还是比较满意,至少现在他是憋着抖着,至少没有笑出来!

高顺强忍住笑意,深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子仪,你这剑术?…!”高顺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了,彷如小孩一般,上窜下跳,胡乱刺击,高顺是蓦地想起道士来,顺口道:“鬼画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