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帝师(赵公子马哥)最新更新章节

小说:大明帝师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今晚又打老虎

角色:赵公子马哥

简介:千门掌门意外穿越,成为青楼一小厮;
偶遇正德,结下八拜之交,入仕匡扶社稷;
得帝兄临终托孤,立志让兄弟之子安安稳稳登上帝位
这是一部欢乐的书,这是一部讲述兄弟情义的书,这是一部充满了朝堂阴谋算计的书
新书《绝品保镖》已经在纵横发布,求各位书友前来支持

书评专区

大英雄时代:很喜欢这本书,女主既不是多智近妖的人物,也不是令人心动的美人,她长得很糙汉子,性格挺面,但对于自己坚持的梦想一直忠诚,正如书名所写,这是个大英雄时代,时势造英雄

重生之大科学家:要是搞科研就能成为大国,也就不用革命了

无限塔防:男女主一起开挂碾压大杀四方,金手指非常粗。俩心机婊一路互怼,男主成功被怼成小媳妇。瑕疵:金手指太粗,完全没有难度。塔防游戏玩过不少,休闲游戏成为无限流背景挺新奇的,但还是略略有点出戏,233

大明帝师

《大明帝师》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 女流氓和大老爷

怀着紧张的心情推开康妈妈的房门走进,正厅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江夏开口叫了一句:“康妈妈,你人在哪儿呢?”

“进来吧,我在这里面。”

声音是从康妈妈的卧房里面传来的,江夏犹豫了一下,一听那声音语气就有些不对劲,自己这么进去是不是有送羊入虎口的嫌疑?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另外一个念头也立刻萌生了。二十两银子的赏赐呢,难道就这样算了?

权衡了一下后江夏绕过屏风走进了康妈妈的卧房,康妈妈躺在脸上的表情看上去似乎身体不舒服有些难受。看见康妈妈如此模样江夏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

当然,心里放下心来,嘴上还是免不了得问一句:“康妈妈,你这是怎么了?”

康虽然盖着被子,但是能够看清她双手放在自己肚子上抱着的,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她语气有些虚弱地说道:“肚子疼,江夏你过来扶我坐起来。”

“哦。”江夏应了一声后走过去,他双手托着康轻烟,可就在此时刚刚还一脸难受的康轻烟精神突然一振,她臃肿的身体此刻爆发出难以言明的敏捷。江夏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康

“康妈妈你这是准备干嘛?”江夏这话刚问出口,康已经开始在江夏的脸上肆意地吻了。江夏心中一凉,哪里还不明白康轻烟这是准备干嘛。

这世间的女流氓真是越来越嚣张了,像我辈帅哥长得如此英俊潇洒真是造孽啊,走哪儿都被人觊觎着美色。不对,是男色。江夏心中哀叹了一声,不过遇到如此危急的情况他反倒镇定下来,毕竟是千门史上最年轻的掌门人,一点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镇定都没有又怎么能掌控大局?

江夏突然一下抱着康轻烟的腰部道:“康妈妈,你若只是想要这样就明说嘛,能够被你看得起是我江夏的荣幸啊。

听见江夏如此一说康轻烟顿时愣了愣,趁着这个机会江夏一下翻身过来反将康轻烟压在身下,他双目温柔地看着康轻烟,与她的目光相对着。

“噢,我的冤家。”康低呼了一声,她此刻才发觉江夏长的是如此俊俏。

剑眉星眸,挺鼻薄唇,眉宇之间英气凝聚充满着男人的味道。康轻烟忍不住骂了自己一声,怎么自己以往就没发现自己这群芳阁中竟然还有一个如此俊俏而又有才华的男子呢。

康轻烟一直大眼睛看着江夏,实话实说康轻烟虽然已经快到五十,但年轻时曾是一个名震京城的花魁,所以基本的一点底子倒还在。如今身体虽然已显臃肿之态,但因其身材高挑所以看上去并不让人难受,身材倒也可以说是勉强过的去。

至于脸上的肉虽然开始松弛长皱纹长斑,但是年轻时候的五官底子在那里搁着的,说她是个风韵犹存的绝不为过。不过……江夏对于女人是有严格要求的,绝不可能委屈自己。所以他温柔地用左手拂了一下康的眼睛,柔声道:“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有些不习惯。”

“好,小冤家,我听你的。”说完,康轻烟闭上眼睛。江夏抓着她的双手举过头顶,突然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的双手捆住,然后一下起身说道:“康妈妈,腰带一条就送给你了。我只是一个下人,当不了你如此厚爱,再会……”

“江夏!江夏!”康急忙睁开眼睛大声呼叫道,可是此时江夏老早就跑开了,房间内哪里还有江夏的身影。康轻烟又生气又失落,她看了看自己手上江夏的腰带后眼睛微微发着亮光道:“小冤家,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你逃出我的手掌心的。”

逃出了康轻烟的房间,江夏暗道了一声好险,这简直就是虎口脱险啊。他回头看了一眼康轻烟的房间,心中暗道一声:“此地大凶,不宜久留,还是先走再说吧。”

刚刚转进走廊江夏就看见了站在诗心居门口的张永,而此刻张永也恰好看见了江夏。江夏笑着走过去对着张永行了一礼道:“老爷好。”

张永刚被江夏骗了二十两银子,虽然他的确没有放在心上,但心里总归还是有一点不舒服。于是乎他将头一扭轻哼了一声没有理他。江夏这热脸贴了一个冷屁股自然也高兴不到哪儿去,于是对着张永笑了笑就准备离开。

而此时恰好诗心居的门打开,朱厚照从房内出来以后抓着张永的手就道:“张永,你记住这幅上联,速去找一个人将下联对出来。要快!”

“是是。”张永慌忙点了下头,朱厚照四处看了看后从怀中取出一张一两银子的宝钞递给江夏:“你去帮我借一套文房四宝来,快一点。”

“好。”江夏接过朱厚照的宝钞以后立刻跑到念奴居,敲响房门以后打开门的是一个小丫鬟。看到江夏以后小丫鬟问道:“干嘛?有什么事?”

江夏从怀中取出十几文钱塞到小丫鬟的手中笑着说道:“好姐姐,将你的文房四宝借来一用行不行?”

小丫鬟掂量了一下手中的十几文钱,然后将钱一下放兜里说道:“你等一等,我去问我小姐再说。”

不一会儿小丫鬟拿着笔墨纸砚走出来递给江夏,“用完了记得还回来。”

“好,一定一定。”江夏点点头,然后拿着笔墨纸砚去了朱厚照那里。

看见江夏这么快回来朱厚照点点头赞了一句:“办得不错。”然后他提起笔蘸饱墨汁在上面写下七个字,“长长长长长长长”。

“七个‘长’字,这就是上联?”张永看后顿时傻眼了,这让谁看见了也得傻眼啊。

朱厚照点点头:“这就是诗诗姑娘给朕……我出的上联,我借口出来上茅房让你去找人帮忙,你快去找人帮忙对出下联。诗诗姑娘可说了,今天我要对不出下联她就不让我。我练了那么久的御女心经就白练了。”

“你也会御女心经?”江夏有些惊奇地看了朱厚照一眼。他曾经在英吉利博物馆里偷过一本华夏古籍,打开以后才知道原本是《御女心经十八式》的原本。据说这本房中术的至高宝典乃是当年宋徽宗寻高人所授,他死后便从皇宫之中消失不见了。

虽然不知道传言是否属实,但是江夏倒是下过苦功练习过。广大妇女信得过产品……咳咳,最后一项额,是没有的。

“是是是,我马上就去。”张永将那张纸吹干然后放入自己怀中,正准备离开时江夏突然一下抓住他。

张永怒吼一声:“你干嘛?不要命了是吧?一个小厮竟然敢如此嚣张!”

江夏干脆不再理会张永,而是直接对朱厚照说道:“一个下联而已,我对给公子对出来公子是不是会给予赏赐?”

“你有下联了?只要对仗工整,我一定重重有赏。张永。”朱厚照看了张永一眼。

张永一下从怀中取出一大把宝钞,“你若对出下联,这些就全是你的,你若对不出来……哼哼,小子我一定让你知道你今天究竟闯了多大的祸。”

江夏摇摇头,提起毛笔便开始在纸上写。写完以后朱厚照先是微微愣了,低声自语了一句:“这字还真好看……”他抬起头看了江夏一眼,心中突然想起江夏刚才那句“你也会御女心经?”

朱厚照心想:“难不成这小子也会御女心经?他会几式?”

张永看了一眼后江夏所写的字后笑着说道:“这就是下联?小子,我看你真的是活腻了。”

江夏在纸上写的下联,与上联一模一样,也是七个“长”字,“长长长长长长长。”

朱厚照摇摇头道:“这如何能成下联?”

“公子莫急,听我给你解释一二你便明白个中奥妙了。”江夏指着那“长”字道:“此字一字双音,即可念做为‘长’音,又可念做为‘涨’音,所以上联便是‘长(chang)长(zhang)长(chang)长(zhang)长(chang)长(chang)长(zhang)’,而我的下联则是……”

“我明白了,妙极啊。你的下联是‘长(zhang)长(chang)长(zhang)长(chang)长(zhang)长(zhang)长(chang)。”

“公子大才,一点就通。”江夏笑着说道。

朱厚照兴奋地点了点头,他将江夏写的那张纸拿起来仔细看了看后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江夏回答:“回公子的话,小人姓江,单名一个夏字。”

“江夏。”朱厚照微微颔首,他将那纸上的墨迹吹干然后收入怀中,朱厚照对着张永道:“张永,给赏。”

“是。”张永将手中那厚厚的一叠宝钞全都交给江夏,江夏也不知道那究竟有多少,反正应该是很多很多吧。江夏虽然内心兴奋但表面上却十分平静,他对着朱厚照行了一礼道:“多谢公子慷慨打赏。”

朱厚照笑了笑道:“这是你应得的,我先进屋对出下联,稍后有机会我会再来找你的。”

“随时恭候老爷大驾光临。”说完,江夏行了一礼后道了一声:“小人先行告退。”然后就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