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盖世镇北王》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盖世镇北王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嬴稷

角色:秦北玄秦三木

简介:【以南北朝末期为背景的架空文】
起于青萍,扶大厦之将倾;乘风而起,扶摇上九天;龙战于野,浮生战无双…这是一个历史系博士生穿越的故事
再世为人,学姐宠,学长爱,将相护持,帝王赏识…开挂人生,就此开启!
跨越时代的神兵,地裂山崩的火药,征战四方的重甲骑兵,攻城掠地的铁血战车……
四朝覆灭?神州大陷?异族入侵?
横刀立马,唯盖世…镇北王!

书评专区

无尽之门:很不错的一本书,给个五星吧,反正我觉得文人暮雪那一段很爽…….女王也不错我是看到进入三国后起诉的 不是因为我猜到要草女儿了 也不是宅臭 就是单纯无聊了 被后面毒死的别打我

好莱坞之王:某些小说就像酒,越沉淀,越像黄书……

生存斗争:总体是DND设定,作者用现代社会科学理论对DND诸多设定的进行探讨,比如维护奴隶制的善神教会是否是善良的。

盖世镇北王

《盖世镇北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秦北玄的话音响起,学舍里一片哗然,仿佛听见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

秦北玄年年吊车尾,每一堂讲学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发呆,平仄韵脚都不懂的人,有什么文才?

他有什么资格赐教赵旋?

他配吗?

“今天的秦北玄脑子是坏掉了吗?竟然这么的不自量力。”

“秦北玄还是太年轻了,就他,有什么文才?”

“自取其辱而已。”

……

学舍之中的哗然之声不断,一下子令得学舍里闹哄哄的,显然这些人都不认为秦北玄有文才。

学舍中发出唏嘘之声的人大多都是以赵旋为首之人,有这样的机会,他们自然是不会放过说一些好听的话讨好赵旋。

“有魄力!”

赵旋的眼角一弯,嘴角扬起的弧度也是大了许些,心里盘算着秦北玄自取其辱的一幕,他上钩了。

若是秦北玄忍气吞声不赐教,那么他只能高兴一会儿,但是秦北玄选择了赐教,无论是写下诗文,还是作出策论,只要他稍稍推波助澜,那么秦北玄的作品便会传遍文院。

那时候,秦北玄的名声必然会再落千丈,而且众人还可以用秦北玄的作品来奚落他。

“秦北玄,你一个人展示文才着实有些无趣了,也没有对比之人。”赵旋明亮的眼睛里闪过一道阴翳的目光,灵机一动,旋即道:“最近文院之中斗诗之风颇盛,你我二人何不斗诗一番。”

“本公子也想让你看看什么是甲中之人的文才。”

赵旋的心机颇深,认为秦北玄的文才极弱,想借斗诗打击秦北玄一番,而且还是在众人的面前正大光明的打击。

一想到此,赵旋的心情就不由舒畅了许多。

在五院中唯一的兴致,那就是找秦北玄的麻烦。

谁叫秦北玄和他爱慕之人有婚约呢!

“斗诗呀!”

秦北玄饶有兴致的盯着赵旋,似乎赵旋的话正中他的下怀,但是他并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愿意神态,而是有些为难。

赵旋的心机虽深,但哪里有秦北玄有智慧啊!

上一世的他,可是成为了北周的战神,成为了无数百姓心中的信仰,要论智慧谋略,普天之下,能出其右者少之又少。

“若是你不愿的话,我也不强求,只是少了一些兴致而已。”

看着稍显为难的秦北玄,赵旋的眉头微皱,眼中闪过一丝失望,这哪里有刚刚的硬气啊?

计划落空了。

“也不是不愿意,赵公子想与我斗诗一番,求之不得。”秦北玄眨眨眼睛,淡淡的道:“只是……”

闻言,赵旋的眼前顿时一亮,秦北玄愿意斗诗,他的计划还没有落空,旋即连声道:“只是什么,但说无妨!”

“那我就直言不讳了。”秦北玄直接开门见山的道:“你我二人光是斗诗的话,少了许些趣味,何不在斗诗中加一点赌注呢?”

“赌注?”

赵旋闻言,疑惑的看着秦北玄,那眼神就像是看白痴一样,秦北玄不会傻了吧!以诗**赌,秦北玄不是必输无疑吗?

天底下还真有这么傻的人?

不过,既然秦北玄要自找不快,赵旋又如何不成全他呢?

赵旋点头道:“既然你有此兴致,那本公子也实在不好扫兴,你输了的话,就在众人的面前向我跪下,大喊三声“我是废物”,如何?”

话音落下,赵旋的眼中顿时有着难以掩饰的喜色涌起了,他甚至可以想象到秦北玄跪在他的面前大喊‘我是废物’的情景了。

“好。”秦北玄没有任何的犹豫,斩钉截铁道:“如果你输了呢?”

“呵呵,我输了?”

听得秦北玄的话,赵旋只觉得可笑至极,他会输?

你在想屁吃呢!

他不可能会输,输的人只会是秦北玄。

不止是赵旋觉得秦北玄的话十分可笑,学舍里的学子包括秦三木,还有张有德,都觉得秦北玄的话十分可笑。

赵旋怎么可能会输?

他可是甲中之人!

“如果我输了,悉听尊便!”赵旋摇了摇头,对于秦北玄的自信十分的无语,随即看着秦北玄道。

闻言,秦北玄的眼前突然一亮,鱼儿上钩了!

秦北玄眨眨眼,道:“若是你输了,我不需要你向我下跪,也不需要你说‘你是废物’,我想借你赵家的玄罗印一观!”

静。

学舍里一片寂静。

没有任何人出声。

赵旋此刻的脸色都是有些变幻不定,玄罗印乃是赵家的至强武学,位列四品,凡是赵家嫡系子弟都可以修炼,但是却没有一个将之修炼成功。

秦北玄一开口便要玄罗印,赵旋也稍稍警觉了一些。

玄罗印对于赵家而言十分重要,不可外传,即便是身为赵家家主之子的赵旋,也不敢私自处理玄罗印的修炼之法。

赵旋犹豫了片刻,随即道:“玄罗印在赵家武学阁中,我拿不到,你还是换一个赌注吧!”

赵旋还是不敢拿玄罗印冒险。

秦北玄淡笑一声,道:“据我所知,赵家的嫡系子弟都会有玄罗印的拓本,我并不要玄罗印武学玉简,只需借你的拓本一观即可。”

“难道赵公子对自己就那么没有信心吗?你可是甲中之人啊。”

秦北玄的话里有话,蕴含着浓浓的讽刺意味传入赵旋的耳中。

“拓本!”

赵旋的心里猛的一沉,眉头皱的更深了,额头上三条黑线十分明显,秦北玄怎么会知道他有玄罗印拓本?

见到赵旋犹豫了,秦北玄接着道:“这样吧!我就作一首诗,无论赵公子作诗多少,只要有一首诗胜过我所写诗文,赵公子便胜,如何?”

太狂了!

秦北玄这是想要一诗斗千文?

太狂妄了!

即便是那些文坛泰斗都不敢轻言一诗斗千文,天苍书院文院的一个丁下的小子竟然口出狂言!

这是世道变了,还是诗文那么平凡了?

“公子,切勿冲动!”

秦北玄的狂妄被学舍里的所有人看在眼里,秦三木连忙走到秦北玄的身旁,出言劝阻他。

不是秦三木不相信秦北玄,而是秦北玄的文才也就那么一点点,要不然他也不会年年丁下了。

秦北玄和赵旋斗诗,秦三木的心瞬间就提到嗓子眼了,这下子又整出一诗斗千文,这和认输有什么区别?

胜的人必然会是赵旋。

“公子,既然赵旋不敢拿玄罗印做赌注,得饶人处且饶人,毕竟玄罗印可是赵家的至强武学之一,赵旋没有资格处置。”

秦三木一脸凝重的看着秦北玄,劝说道。

秦三木的话也算是给了秦北玄一个台阶下,这时候的他即便是拒绝赐教写文也没人会嘲笑他。

毕竟,这是赵旋不愿意以玄罗印做赌注。

与此同时,秦三木的话传入赵旋的耳中,再一次激起了赵旋心中的怒火,前者的话,让他感觉十分的刺耳。

得饶人处且饶人?

他,赵旋,赵家家主之子,天苍书院文院甲中文才,需要秦北玄饶吗?

秦北玄,他配吗?

“得饶人处且饶人?”

赵旋不屑的一笑,扫了秦三木一眼之后,便看向秦北玄,斩钉截铁道:“我赵旋不可能输,既然你执意要赌,我怎么能扫兴呢?是吧!”

玄罗印对于赵家太过重要,即便是赵旋都不敢轻易处置,但是经过刚刚秦三木的言语一激,赵旋顾不得那么多了。

而且,在他看来,他不可能会输,玄罗印拓本也不会落入秦北玄之手。

相反,秦北玄还会跪在他的面前大叫三声‘我是废物’。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秦北玄点头,然后两人异口同声道。

两人的声音并不大,但却掷地有声,甚至学舍里的一众学子都感觉体内的热血翻腾了。

“公子,不可!”

秦三木听得两人的话,连忙伸手拉住秦北玄,急说道:“公子,你不是赵旋的对手,莫要冲动!”

秦北玄若是输了,那就要向赵旋下跪,大喊三声‘我是废物’,这是要将秦北玄的尊严按在地上摩擦啊!

而且,秦北玄的身后还是秦家,赵家本就和秦家不和,秦北玄向赵旋下跪,那不就意味着秦家弱了赵家一头吗?

这件事一旦传到秦大将军的耳中,秦北玄必然会受到责罚,这是秦三木不愿意见到的。

“三木,相信我!”

听得秦三木的劝阻,秦北玄偏过头看向秦三木,嘴角上扬,露出笑容,嘴角轻动,蕴含着自信十足的声音便传入了秦三木的耳中。

声音入耳,秦三木那着急以及担忧的心绪陡然间变得平和了许多,仿佛秦北玄的话中蕴含着令人可以信任的力量。

“这……”

心情舒缓下来,秦三木依然是有些犹豫,但是没有出言劝说了。

随后,秦北玄看向赵旋,笑着问道:“在这里斗诗,还是去斗诗台?”

“当然是斗诗台了!”

赵旋没有丝毫的犹豫,斩钉截铁道。

“那请吧!”

秦北玄向赵旋伸出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同时偏过头,看向了张有德,淡笑着道:“张有德先生,你也随我们走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