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奇诡案实录(李教授邢队长)最新更新章节

小说:离奇诡案实录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毒孔丘

角色:李教授邢队长

简介:通过一桩桩离奇诡异的案件,跌宕起伏的情节,丝丝入扣的推理,直至最终抽丝剥茧,擒获真凶,让读者随着推理的节奏,在追寻真相的快感中,品味一部悬疑推理精品

书评专区

重生小地主:四星推荐,古代农家种田长文,无金手指,目前看了一两百章,还不错 。补评:前期好看,后期不喜欢纠结的感情戏,烂尾。

真理大帝:九巫师没有砍死,冷若雨也没有砍死。这两者都是实打实要主角命的,结果就因为是女的就送好处。主角是狗屁的反派,死圣母能不能旗帜鲜明滚一边去?浪费时间。顺便,能不能加个引用的功能啊?感想:死宅真恶心,活该扑街。

主角不可以选择恶毒吗:太他妈好看了,看了几章不舍得看了,真郭芙系花瓶纨绔恶女!求求作者稳定更新,写个一百来万字!前几章下边评论说男(部分女)主这些抖M们就是故意来挑衅小洲,免费蹭骂的。哈哈,笑死!快完结!

离奇诡案实录

《离奇诡案实录》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我话音刚落,冷彤大美女是第一个点头的,邢队和老魏紧接着也连连点头,承认我说的没错,这是一切成立的前提。

只有大雷子还没转过来怎么回事儿,不过这次看邢队也跟着点头,倒是吸取了经验教训,瞪着环眼一声没敢吭。

邢队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冷彤,脸上露出笑容,果断地挥手说道:“找线索,目标只有一个,凶手是怎么逃走的!”

我们几个纷纷答应一声,大家立即再次寻找起线索来。

刚才我已经把四扇大窗子都看过了,那四扇大窗子不经常开,上面都落着一层灰尘,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两个教室,我直接去找门卫室的大爷,把两个教室的门都打开。

门卫室的大爷姓李,其实也就五十多岁,腿脚非常利索,也很有精神头,昨晚在案发的时候,也在门卫室。

这期间冷彤也一直跟在我身后,紧绷着冷冰冰的俏脸。

两个教室里分别都有两扇大窗子,每扇大窗子的窗台上都有灰尘,我和冷彤都仔细看过窗子的把手,上面也有均匀的灰尘,不是那种能伪造的痕迹,也就是说,这两个教室的窗子,也没人开过,并没有人从这四个窗子出去过。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凉了半截,走廊尽头处就是一堵墙,学生们都围在大厅里惊慌不已,凶手根本就没有出路,要是这么说来的话,我们前面的推论完全都是不成立的!

难道说,真是灵异事件,凶手杀人?我带着一丝疑惑,扭头看了冷彤大美女一眼。

冷彤大眼睛也正看着我,对视在一起的时候,冷彤立即扭过头去,转身就离开教室。

我被弄得一愣,不过心里倒是也明白,这个大美女应该也有些晕头,就是不想和我交流,怕我发问,这才连忙出去,我也跟着出来,再次回到解剖室。

里面的停尸房也只有一个门,大家也都看过,锁得紧紧的,还是在里面锁着的,还有就是福尔马林池子,里面还有几具尸体,根本不可能有人出去。

邢队长和老魏、大雷子三人显然也没有什么收获,都盯着我们俩。

我也无奈地说道:“邢队,要是没有人出去的话,那我前面的推论就不能成立,但是我觉得,关键所在还是这个停尸房。”

大雷子连忙就问道:“小小,这也是缙教授教你的?”

邢队瞪了大雷子一眼,倒是没说什么,显然也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

“上午那学生说过整个案发过程,他们因惊吓过度跑出去,也只是跑到大厅里。”我接着说道:“假设我们前面说的都成立,那么在这期间,凶手要还调换尸体,而解剖室距离大厅也不是太远,学生们虽然没敢立即过来,也应该很快会往这边张望。”

我只能把我的想法说出来,至于说这个案子,我现在也没有把握了,但是凶手从解剖室跑出去,躲过大家的视线,从而溜走,这个可能性不大,除非真的是尸体杀人!

邢队听了我的话,点了点头说道:“我也这么想过,但是停尸房的空间不大,没有能溜走的地方,如果门是从外面锁着的,我们可以怀疑凶手有同伙,可门是在里面锁着的,那么我们前面的推测,是不是就不能成立了?”

我面对邢队的疑问,也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

这时侯邢队的对讲机响了起来,王法医告诉邢队,李教授和杀人的尸体,尸检结果都出来了。

那时候也不是没有电话,有那种大砖头手机,俗称大哥大,很昂贵,用的人也非常少,我们都用对讲机。

邢队看了看我们,叹了口气说道:“这次虽然还没弄清楚,也算是收获不小,咱们先回去,看一看尸检结果,也许能肯定我们的推测,让我们沿着正确的方向追查下去,收队!”

我们也都无奈地点了点头,大雷子还泄愤般使劲儿踹了后门一脚,弄得锁头碰得旁边的铁鞘咣当直响,邢队又瞪了大雷子一眼。

我看了一眼锁头,正要跟着邢队出去,忽然发现叉门的铁棍上有两个锁孔,刚才也看到了,并没有太注意,大雷子这一脚倒是让我脑子里灵光一闪,快步走过来,仔细打量起这个大门。

大门是往外推的,木制的,外面包一层铁皮,非常厚实,左右两扇对开,每扇大约宽一米五左右,左面的门板中间部位有一个铁鞘,右边门板上同样是一个铁鞘,穿过一根后面弯曲的铁棍,横着叉在左面的铁鞘中。

这根铁棍的三分之一处有一个锁孔,正是锁着锁头的这个锁孔,紧贴着左边的铁鞘,锁得非常紧,但是在铁棍多余出来的那部分,顶头处也有一个锁孔,距离锁着的这个锁孔,大约有五六寸的样子。

如果锁头不是锁在三分之一处的这个锁孔,而是锁在顶头处的那个锁孔,那么,会是什么情况呢?

我连忙喊道:“雷哥,你快去问一下李大爷,这把锁的钥匙在不在他那里!”

“都要回去了,你又发什么疯?”大雷子明显不想听我指挥,嘟囔道:“这门是在里面锁的,凶手从这里出去,你帮他锁的门啊?”

“让你去你就去,别废话!”邢队发话了,转头问我:“小小,有什么发现?”

看大雷子一溜烟跑出去,我这才对邢队说道:“邢队,这锁头和铁棍上的锁孔似乎有问题,一会儿我们打开锁头之后,就能验证一下是不是凶手逃走的地方!”

邢队和老魏对视了一眼,都有些迷惑不解,倒是冷彤俏脸上有些动容,试着推了一下,门微微动了一下,露出一条缝隙来。

我一看冷彤这个动作就明白了,在我说出来的时候,这大美女已经想到凶手可能出去的路径了,确实聪明过人!

大雷子很快就拿着一串钥匙过来,其中一把钥匙还攥在手中,也不问就去打开锁,之后把门推开。

冷彤脆生生地说道:“先不用开,你把锁头换在第一个锁孔中,再锁上看一看。”

大雷子这次没敢反驳,也许是冷彤说话的口气不容反驳,连忙就按照冷彤说的办,关上门,再次把铁棍叉上,锁在第一个锁孔中。

邢队神色一变,也看明白我和冷彤的意思了,立即就推了一下门,让我们都惊喜的一幕出现了——两扇大门中间裂开一道缝隙,大约就是五六寸的样子!

“啊!是这么回事儿!”邢队和老魏几乎是同时惊呼出声,还是邢队说道:“雷子,你试试,能不能钻出去!”

“邢队,你这不是难为我吗?”大雷子捧着脑袋,苦笑道:“脑袋都能挤瘪了!”

我不由得看了冷彤一眼,这大美女的小嘴儿似乎又咧了一下,也弄不清是要撇大雷子一下,还是想笑一下,但冷彤很快就从这道缝隙钻了出去,只有胸部有些费力,还是出去了。

“小小,冷彤的身材真好啊!”大雷子碰了我一下,小声说道:“要是胸部再高一些的话,还真出不去了!”

大雷子的话逗得我差点儿没笑出声来,大家此时都明白了,只有他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可能就是这个案子的关键了,他注重的点不同,在关心冷彤的身材!

大雷子的声音很粗犷洪亮,尽管低声说的,邢队和老魏都听到了,不过这次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笑容,并没有骂大雷子。

冷彤在外面说道:“我出来毫不费力,小小应该也能出来,开门吧!”

大雷子连忙把锁打开,憨声问道:“你钻来钻去的,有什么用啊?难道凶手是从这道缝隙钻出去······凶手是从这里钻出去的?”

大雷子顺口胡说到这里,忽然愣住了,此时才意识到可能还真是这么回事儿,顿时瞪着环眼盯着我们看。

我们几乎都被大雷子逗得笑了起来,这反应确实有些慢了,不过大雷子想不到也不奇怪,这里面还有很多疑问,目前看来就是一个可能性。

邢队也很快就看着大雷子问道:“雷子,你昨天也勘查现场了,记得昨天这个锁头是锁在哪个锁孔的吗?”

“不记得了,当时都有些发懵,现场还那么瘆人,都被吸引过去了。”大雷子摸着脑袋想了想,这才说道:“不过我好像推了一下,并没有推开这么大的缝隙,可能就是锁在这个锁孔的!”

我们几个也对视了一眼,这么说来这个说法也不成立,大雷子推过,如果是锁在顶端的这个锁孔,那么大门会裂开缝隙的。

邢队确实心细,想了想就问道:“那你还记得,当时有锁头碰到铁鞘的声音吗?”

这一问也是非常关键的,能弄清楚昨天现场勘查的时候,是不是漏掉了这个线索。

大雷子想了想才说道:“好像没听见,但是没有这么大的缝隙,那就是锁在这里的,要不然我还能推不开?”

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冷彤已经蹲在地上看了一会儿,此时才接口说道:“未必!没有金属碰触的声音,也没有推开,并不一定是锁在后面的锁孔,大家看看这里,有些泥土,好像是最近的痕迹。”

我们几个人顺着冷彤细嫩白皙的手指低头看去,门前的地面上果然有些泥土,好像不是时间很长的样子,这个发现让我们几个人都兴奋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