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青青张红《炮灰逆袭:我靠空间制霸年代》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炮灰逆袭:我靠空间制霸年代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遂意

角色:叶青青张红

简介:穿书就罢了,穿在资源贫瘠的七零年代她也认了,
偏偏让她成了一个连作者都嫌浪费笔墨的小小炮灰?
还好她有空间,一心投入事业,发家致富,自己改写炮灰命运!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怎么男主就盯上了她这么个小小炮灰——
麻烦您去找女主,不要招惹我行么?!

书评专区

少女的审判:全员恶人的设定蛮好玩的,最近在追的这本等完结再改 ,女主训狗大师。就是最新的那个私生子设定加上韩国财阀背景让我回忆起早八百年看过的继承者们,于是我又重新磕起了刘Rachel和崔英道…….

只想好好活下去却超越了主角:算是思考了之后再写的小说吧

灾后:报纸糊墙大大的文风特别对我口味,家长里短,有金手指,然后默默积累,这篇不足之处在于后面结尾感觉有点仓促

炮灰逆袭:我靠空间制霸年代

《炮灰逆袭:我靠空间制霸年代》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3章

几个男知青的目光全都落到了叶青青身上,叶青青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说。

说张红自作自受,被何大力酱酱酿酿了?

可这种事她一个黄花大姑娘的实在不好说出口。

叶青青垂着头,直接回避了几人求知的目光。

张红趴在地上死命的哭着,几次想要爬到许博敏身边,都被许博敏躲了过去。

在邻村修路累了一天的几人,原以为回来就能洗洗睡了,结果张红的哭声持续了半宿,六人全都没有睡好。

张红披着被子女鬼一样的坐在炕上,双眼死死的盯着叶青青。

叶青青靠在另一边的墙上,意识直接沉到空间里,继续去寻宝。

大雨后天一片瓦蓝,没有半点云彩,夏日特有的闷热再一次席卷而来。

叶青青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再醒来张红已经不在。

王文久他们第二天一出门,没走出多远就已经将前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听了个明明白白。

难怪叶青青什么都不肯说,这事……还真是没法说。

几人叹息了几声,就突然开起许博敏的玩笑。

“博敏啊,你这也算因祸得福,张红应该再不好意思来缠着你了。”

“是啊是啊,要说起来还是邻村的文晓看着斯斯文文,更适合咱们博敏。”

如果叶青青此时在这里,就会了然的一笑。

文晓就是那个被作者形容为拯救了银河系的幸运女主,也就是许博敏的官配。

被打趣的许博敏照旧是保持沉默,但没过多久就抬起头来。

“张红和文晓是咱们的女同学,支援建设的女战友,仅此而已。”

只是同学和战友,不会再有其他,许博敏都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说的这么斩钉截铁。

“是,同学、战友,咱们在这里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哎,跟这些女知青咱们也没办法有多余的关系。”

王文久郁闷的叹气,来到这里已经好几年。

这几年有人来有人走,他们听得多见得多,从最初的饱含期待到现在已经有些麻木。

张红这样的女知青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只是她们还能靠身体回城,他们这些男知青怎么办?

难不成真的要永远留在这里吗?

在几人的叹息声中抬起头的许博敏,视线中突然多出一道纤细身影。

叶青青靠在墙上睡了半宿,这会正腰酸脖子疼,她迷糊着换了衣服出来找张红。

站在门口看着村子里的土路她一时间还不知应该往哪里去找。

懒散的伸了个懒腰,突然就感受到有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她侧头,晨曦中许博敏的双眼真是……古井不波的好看啊!

“青青醒了?锅里给你留了饭。”

王文久顺着许博敏的目光就看到头发微散,人还带着一点懒意的叶青青。

明明穿的是再寻常不过的粗布衣裳,只她随意的往那里一站,趁着晨起的日光就油墨画一样的好看。

他刚刚跟张振东开许博敏玩笑的时候,提都没提叶青青,不是他们各自心存惦记,是这两人站在一起就有些不般配。

一个性子极淡话语少的可怜,卓然的气质如同远山水墨,清隽的气息干净的让人不忍玷污。

而另一个……容貌艳丽的如浓油重彩的油墨画,只那张脸就如同夏日的晚霞,带着热闹的绚丽。

这样的两个人就是站在一起,通身的气息都带着点格格不入的味道。

所以那几个男知青哪怕守着叶青青这么一个大美人也没想过要拉郎配。

叶青青空间里还有不少馒头、咸菜、煮鸡蛋,所以压根没去想饿肚子的问题。

但经过她这几天的刻意接近,这几个男知青都像是摒弃前嫌一样,对她亲切了不少。

难得有着这样的局面她也不能浪费,笑眯眯的点头道谢,就回屋洗漱去了。

张红这人一向是心眼多得像筛子,既然一大早就不见了,那就不知又打了什么算计,她虽然急也用不着急于这一时。

前一天刚下过大雨,地里根本就下不去。

队里虽然没有明文通知可以不下地,但大家都是到了地头转上一圈就回去。

叶青青心里惦记着张红,跟着众人一道晃悠了一圈就回了青年旅店。

只一直到中午才从村民口中听到动静,张红一早出门竟是去镇上的派出所把何大力给告了。

这个年月流氓罪可是一个大罪,是要坐牢的。

尤其何大力前一晚的行径还被那么多人看在眼里,张红根本就不缺证人。

她想了一整个晚上,之前的事被那些大妈看去肯定遮不住,到时候村子里风言风语的,她也别想再有什么脸面。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拼着把何大力送去坐牢的架势,逼何有才一把。

她早就打听好了,他们镇上今年有两个回城指标,一个被人要走了,剩下的一个还被生产大队攥着。

何有才要是想救何大力,那就拿回城指标来跟她换!

张红披头散发的坐在派出所,双眼红肿,目光呆滞,看着就格外可怜。

叶青青跟王文久他们进门就看到这一幕。

王文久他们这些男知青一直跟张红相处的不错,哪怕最近才知道张红直接拿他们的精面和白米去换钱,可这几年的情分还在,看她这样下意识的就觉得可怜。

倒是叶青青心里又开始提高警惕。

这是书里没出现过的情节,她现在需要谨慎的走一步看一步。

“你就是叶青青同志吧,叫你过来是问你几个问题,做一下笔录。”

有人穿着制服拿着纸笔过来叫她,叶青青迷茫的回头看了几人一眼,就乖乖的跟去一旁做笔录去了。

审她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大姐,粗眉大眼,看着叶青青的目光充满了打量。

“把你昨晚经历的所有事讲一遍。”

大姐的语气不算太好,笔尖点着记录纸,像是在催她快点交代。

叶青青心中警铃大响,余光扫着张红,心中猜测这大姐审她的目的在哪里。

这张红还真是能折腾幺蛾子,告何大力倒也算正常,可把她带上算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