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悠崔新平《空间:大佬携全家在流放中暴富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空间:大佬携全家在流放中暴富了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宁南衣

角色:崔悠崔新平

简介:末世中遇鬼杀鬼遇神砍神的女战神,意外穿越到一个五岁奶团子身上,睁眼竟是在被流放的途中
没水、没粮、人人都能踩一脚,女战神暴怒,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异能,忍不住攥起了小拳头
爹娘哥哥们,从今以后本战神罩着你们!
某人满眼可怜,死死攥着她的衣角:我呢?不守护我了吗?
奶团霸气招手:小哥哥这么好看,本奶团必须罩着你啊~

书评专区

大神集中营:有仙草的潜质,所以给仙草。最像‘史上第一混乱’的反穿越文,无论剧情内容,很多都有当年张小花的影子,能让人会心一笑。比很多当年的跟风作品都写的好。

超级预言大师:继超级训练大师之后两连扑街~突破失败,难寻新意,看下一本吧….

魔道巨擘系统:看评论败退

空间:大佬携全家在流放中暴富了

《空间:大佬携全家在流放中暴富了》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崔鹤翔有些急,又不敢强行拉开宝贝妹妹,只能讨好的笑着。

“悠悠,大哥累了,你去找二哥和三哥玩好不好?”

崔悠摇头,她不跟他多废话,扭头就对着陈氏喊。

“娘,大哥受伤了。”

“受伤了?怎么回事?”

流放的路上,最怕遇到的就是受伤和生病。

陈氏有些惊慌的快步过来,拉着崔鹤翔上下打量。

“娘,我没事,是小妹乱说的。”

“娘我没有,大哥真的受伤了,我闻到了,大哥身上有血腥气。”

末世里,丧尸对血腥气最为敏感,久而久之,他们这些常年跟丧尸战斗的人也对血腥气格外敏感。

刚刚离得远崔鹤翔还有心遮掩,她就没闻到,现在凑近了,那股血腥气就变得格外明显。

“娘,我,哎,就是刚刚回来的路上太黑了,我摔了一跤,没事的。”

崔鹤翔还想辩解,就被陈氏按着将上衣脱了下来,胸前和背后有不少青紫的印子,后背上还有一道明显的伤痕,在渗着血迹。

陈氏的眼圈瞬间就红了,“鹤翔,你这是怎么回事?这是谁打的?”

崔鹤翔抿着唇从陈氏手中抽回上衣,他去镇上抓药被街上的小混混盯上了。

出了镇子那些人就追了上来,将他围在中间跟他要银子。

他就带了一块碎银子还全都抓药了,身上哪有银子可以给他们,而且就算有,他们现在恨不得一文钱都掰开花,哪里能给这些混混。

那些人拿不到钱就连踢带踹的打了他一顿,他不想声张就怕陈氏看了心疼,结果还是被小妹发现了。

崔悠漂亮的小脸蛋已经沉了下来,这么好的哥哥,她都还没下手欺负居然就被几个小混混欺负了!

陈氏心绪起伏,想到原本安静平和的小日子,又想到抄家流放这段时日来的艰辛,她的眼泪再是隐忍不住,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

“娘,我不疼真的不疼,就是一点皮外伤,我没事真的,您别哭啊。”

崔鹤翔有些慌了,陈氏虽然一直很温柔,但她是外柔内刚的性子,崔鹤翔很少见她哭。

上一次还是小妹高烧不退,大夫让做好心理准备,陈氏担忧又害怕,抱着崔悠哭了好久。

而这次……娘居然会为了他掉眼泪。

崔鹤翔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但莫名的有些小激动。

崔新平和崔鹤余兄弟两个也已经围了上来,一家人聚在一起,气氛是空前的压抑。

“丽娘,对不起,是我拖累你和孩子们了。”

如果不是他选了皇子站位,就不会有今天这一遭。

但三皇子……真的是位明主,他不悔追随,只是他应该早些将妻儿安排好,让他们跟着受苦是他的错。

“老爷,你瞎说什么呢,咱们一家人还能在一起,我已经知足了。”

陈氏擦了擦眼泪,没有让自己再沉溺在这种压抑里。

孩子们还要靠她,她不能倒下。

崔悠也被陈氏的眼泪惊住了,她已经很多年没看过家人哭,而末世更是不相信眼泪的地方。

她仰头看着陈氏脸上的泪水,心里突然一抽一抽的疼。

她的家人这么好,她发誓,她一定要好好的守护他们!

“悠悠,来,跟娘去睡觉,你病刚好,要早点睡,明天天一亮咱们就要起来赶路了。”

陈氏脸上的泪水已经擦干,又露出温温柔柔的笑,她弯腰将崔悠抱起,崔悠轻轻拍着她的肩头。

“娘,不哭,悠悠以后会一定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陈氏被她说的噗嗤一笑,“傻丫头,是娘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将崔悠放到草堆上,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哼起了摇篮曲。

崔悠原本还记挂着裴景宸,想给他输一点木系异能加速他的好转,结果陈氏的摇篮曲太轻柔也太温暖,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没一会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第二天她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起身准备好,就是裴景宸都已经洗漱完等着动身。

陈氏拉着她到了破庙外面去洗漱,破庙里崔鹤翔兄弟三人又将火堆点了起来,准备烧水路上喝。

崔悠看着几人的动作,大眼睛一转出声要求。

“娘,水囊我来管,你们喝水都要跟我拿。”

她上前几步将地上的水囊捡起紧紧的抱在怀里,陈氏也上前伸手就要抢。

“不行,水囊太重了,你拿不动,让你大哥背,悠悠渴了就跟你大哥要水喝。”

“不,我就要背着,娘不疼我了。”

她躲到崔鹤翔的身后,避开了陈氏的手就开始胡搅蛮缠。

陈氏无奈只能由着她,但还是有些不放心,就只能对着三个儿子一再交代让他们盯好崔悠。

官差已经翻身上马,挥着鞭子让众人动作快一点。

一行人浩浩荡荡又开始赶路,崔悠的这具身子只有五岁,别人走一步她要走两步。

别人走路,她就要小跑。

几个哥哥看不过眼,就轮流抱着她。

她抱着崔鹤翔的脖子,视线一直落在裴景宸身上。

这人一整个上午都没有说一句话,明明病还没好,脸色也苍白的吓人,可他像是怕被人丢下一样,一直咬着牙紧紧的跟着。

“大哥,裴哥哥为什么只有一个人啊?”

崔鹤翔叹了口气,“这事说来话长,等悠悠长大就明白了。”

崔悠:“……”

不是,你不能歧视儿童,你说出来我现在也能明白!

崔鹤翔不肯说,但二哥崔鹤余是个大嘴巴,崔悠一问他就小声的将裴景宸的底都漏了出来。

用崔鹤余的话来说,裴景宸的父亲裴长廷是皇帝面前的第一佞臣。

裴长廷这人不论做什么,都是以能不能让皇帝高兴为前提。

有些事明知道不该那样做,但他为了哄皇帝开心,他也会没有半点原则。

皇帝没病倒时,有皇帝的宠爱,朝中连个在背后说他如何如何的人都没有。

但自从皇帝病倒太子临朝,裴家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太子以莫须有的罪名将裴长廷关押,又直接定罪午门问斩,裴家上下老老小小死的死,流放的流放。

裴景宸会出现在去关外的路上,是因为他从小就养在外家。

裴长廷出事后,有姻亲关系的几家也相继出事,于是,他就跟在了外祖家流放的路上,没有被送到西北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