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诸天:我,天机可测!》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诸天:我,天机可测!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青涩的猪

角色:李玄李父

简介:李玄穿越玄天大陆,成为阴山城一个小家族嫡子
开局有未婚妻上门退婚?
这么说我是废材流主角咯?
左右没有发现金手指老爷爷,李玄认清了现实,准备躺平当一个纨绔子弟,混吃等死
结果,刚躺下,金手指来了!
天机楼?
窥探天机,勾连诸天?
于是,李玄走了一条窃取天机,盗窃诸天的道路
盗功法,盗美人,盗机缘,盗气运,无所不盗
都说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这么说,我注定是圣人咯?

书评专区

问题少女来自十年前:村长新书,更新快,文字风格对读者友善,故事有趣,还有优点一时间想不到了,总之一个字—z赞

大剑之最强辅助:又一个不敢脱离原著的作者,文笔还行,粮草

无限女装山脉:我能解释我是直男,你们信吗?  我看了之后石更了,我依旧认为我是直男,你们相信吗?  不了解路西法的魔力的一定要去贴吧欣赏无删节版,真心福利啊。

诸天:我,天机可测!

《诸天:我,天机可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李玄!

听到李玄自报姓名,聂千山几人呼吸都沉重了几分。

错不了,这就是应劫之人!

瞧这模样,瞧这心性,瞧这毅力,肯定是应劫之人跑不了。

在聂千山等人眼中,李玄清瘦的面颊,明亮的眸子,都成了应劫之人的特征。

至于衣服上的污垢,头发上的油腻,全然被聂千山等人忽略了。

沉默片刻,聂千山再次开口道,“如此看来,你求道之心也算坚定,收你入门也无不可。”

“但是,我罗浮剑宗收徒,既重资质,也重缘法,你且上来,让本座看看你资质如何。”

话音一转,聂千山示意李玄上前,要检测李玄的资质。

李玄了然,也不紧张,表情平静走向了聂千山。

看着表情平静的李玄,聂千山暗暗点头,眼里全是赞赏。

不愧是应劫之人,面对自己这位罗浮剑尊,一般人能有这么从容的气度吗?

其余几位长老愣愣看着李玄走到了聂千山跟前。

聂千山凝视李玄,伸手在李玄身上掐了掐。

李玄只感觉一股清凉的气流在自己周身游走了一圈。

能让聂千山这位罗浮剑尊亲自检测根骨,千年来,李玄是头一个。

平日收徒,聂千山都是简单用神识扫一圈,根本不可能动手检测。

毕竟眼前这位是应劫之人啊,马虎不得!

聂千山收回手,沉吟片刻,开口道,“根骨尚可,算不得绝佳,就是不知悟性怎么样。”

修炼一途,根骨、悟性、心性、福缘,几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根骨好,不一定悟性好。

根骨,悟性都好,心性不一定好。

根骨,悟性,心性都具备了,缺乏福缘运气也不行。

李玄的根骨,只能说比寻常人强上一些,谈不上天赋异禀。

聂千山也不甚在意李玄的根骨。

资质平庸,但运气极好,修成巨擘的大能者还在少数吗?

李玄没有慌张。

他早料到了。

自己的资质,说好吧,比大多数人好。

但真要跟那些妖孽比,那就差得远了。

看李玄没有惊慌,聂千山更满意了,看来此子心性不错,是可塑之才!

聂千山正要开口,边上,穿绿色宫装的女子开口了。

“掌教师兄,这孩子根骨虽然算不得好,可也不算差。他千里迢迢赶来罗浮山,一路上肯定吃了不少苦。也罢,念在他一片赤诚,不如让他拜入师妹门下?”

说完,女子转身看向李玄,眼神柔和,嘴角含着亲切的笑容,开口道,“孩子,本座乃罗浮山青竹峰峰主,你可愿拜本座为师?”

“不妥!王师妹,你青竹峰全是女弟子,如何能收男子入门?”

李玄还没来得及回答,立马被人打断。

紫袍老者捻着白须,朝李玄笑道,“孩子,你求道之心坚定,老夫很是欣赏。入我葬剑峰,老夫亲自为你挑选一柄神剑,当作你的入门礼如何?”

“咳咳!”

“都干什么?”

“我罗浮剑宗是什么地方?”

“但凡弟子入门,哪个不是从外门开始,逐步晋升?哪有直接拜入主峰的,你们要坏了规矩吗?”

“虽说李玄求道之心一片赤诚,可我们也不能为他破例!”

眼看其余人有开口的趋势,聂千山咳嗽两声,表情异常严肃,呵斥众人。

呵斥完众人,聂千山看向李玄,轻笑道,“李玄是吧,你先随本座来,本座带你到大殿歇息一晚,明日安顿你入外门。”

“是!”

李玄低头,应了一声是。

李玄不敢抬头,怕自己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罗浮剑宗,剑道圣地,这些峰主平日眼高于顶,怎么可能会主动收徒?

还不是因为本公子应劫之人的身份?

说错了,应劫之人不是本公子。

真正的应劫之人,萧玄那个铁憨憨还在山底下等呢。

李玄什么也没有说,老老实实跟在聂千山身后,等他安顿自己。

虽然聂千山说要把自己安顿到外门,但李玄一点也不担心。

稳了!

看这架势,日后功法资源一样都不会少。

李玄跟在聂千山身后,亦步亦趋离开。

八大主峰的峰主看着李玄的背影,有人笑道,“不愧是应劫之人,这份心性太难得了。”

“聂千山那老小子,他没安好心,不就是想把李玄收入他擎天峰么?”

“好了!”

“不管李玄拜入谁门下,他都是我罗浮剑宗的未来。你们收敛一点,别表现的太明显,让那孩子察觉到了异常,否则不利于他成长。”

“大师兄,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对李玄?”

“表面上,跟其余弟子一般对待,暗中可以给些扶持。”

“大师兄所言有理,就这么办吧!”

“好了,都散去吧,深夜站在山门前干什么?”

话音落下,几道流光飞往了山门后不同的山峰。

“李玄,你初入罗浮剑宗,一些规矩本座必须给你挑明了!”

“首先,入了罗浮剑宗,当尊师重道,永生不得背叛。”

“第二,要与师兄弟和睦相处,不可生出嫌隙。”

“第三,秉持本心,万不可堕入旁门邪道。”

“第四…..”

……..

“第十八,见到玉清道脉的人,一定要小心谨慎,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

李玄跟在聂千山身后,听着聂千山叮嘱门规,忍不住嘴角直抽。

“记住了么?”

聂千山转头,表情柔和了许多。

李玄点头,答道,“回掌教,弟子记住了!”

聂千山满意点头,带着李玄走到一间大殿前,指着大殿中供奉的通天道主雕塑,开口道,“拜过道主,今晚你就在大殿中歇一晚吧。”

“弟子遵命。”

“对了,本座观你经脉丹田轻微受损,这瓶生生造化丹你先拿着。”

“谢掌教!”

李玄接过丹瓶,不用猜也知道这丹药的宝贵,不愧是罗浮剑宗,三大剑道圣地之一,出手当真阔绰。

“嗯,你初入门,受了不少苦头,这里有些灵晶,先拿去吧,明日传你筑基法门。”

说着,聂千山又拿出了一个储物袋。

李玄舔舔嘴唇,恭敬接过储物袋,正要道谢,聂千山摆摆手,化为流光消失在了大殿中。

仔细观察储物袋,李玄朝着通天道主雕塑跪了下去,叩三个头,暗道,“道主,弟子虽不是应劫之人,可入了罗浮剑宗,弟子自然会肩负起振兴上清道统的重任,还望道主您老人家勿怪。”

掂一掂储物袋,李玄咧嘴,露出一口整齐白净的牙齿,笑容异常灿烂。

储物袋啊,世俗武林中,只有家底殷实的凝罡境大宗师才有资格佩戴,自己刚入门,先送造化丹,又送储物袋和灵晶,罗浮剑宗不愧是剑道圣地,不枉李某辛苦奔波一个月前来拜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