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盗墓摸金》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盗墓摸金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羊汤儿

角色:慈禧刘金

简介:墓里的世外桃运?传言四方山上的王爷墓,里面有可怕的粽子僵尸、鬼怪、杀人机关和巨大的宝藏,深得爷爷真传的我,决定一试深浅
可没想到墓里竟是别有洞天的世外桃源,里面生活着一群奇怪的人……

书评专区

我是全能大明星:前面不合理的勉强忍了,后面和女的一起吃饭,对方哥哥就认为一定是对象,自己酒精过敏还拼酒,完全找死

魔法与万象卡牌系统:去掉卡牌系统,这书一无是处

欲望中的城市:挺不错的都市文

盗墓摸金

《盗墓摸金》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斗中仙

乱葬岗下竟有这么一处宝地,而且竟然有九十九个人生活在这里,无疑是鬼斧神工,叹为观止。

从我多年从事鉴宝所积累的经验中,这儿的家居摆设,房屋构造像是明朝中后期的物件,理学盛行的明朝,人人都注重纲常伦理,这农户居住的房屋虽然破烂,可高台上摆的灵位却崭崭如新,看得出对祖宗先人的尊敬。

“世外桃源!我金牙这辈子可算开了眼!值了值了!”金牙嚷嚷着,没想到自己这么一个破落户竟能来到传说中的仙境。

“如果我猜得没错,这里应该是明朝吧?”我虽心中有数,但还是故作疑问。

“不错,这里正是明朝。”农夫笑了笑说道。

“既然如此,你知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一座王爷墓?”握紧接着问道,毕竟这次倒斗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找到王爷墓。

“王爷墓?!”农夫心里一惊,满脸凝重堆积在脸上。看这情况,这农夫铁定知道王爷墓在何处,否则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从他这一脸凝重我也看得出,这王爷墓肯定不一般。

“王爷拜匠筑宏陵,揽天囊地空青山。薨后欲求万年宁,不料奇巧斗中仙。”

农夫低头喃喃念到这句诗,脸色沉重,沉默了半天。

“好诗!好诗啊!”金牙不识趣的在一旁叫道,这小子没上过识字班,但又怕别人笑他文盲,所以老拍文化人的马屁,显得自己也略知一二。

我从农夫的诗中也读出了东西,大概是王爷求访工匠给自己修墓,把山掏空里面留了个巨大的空间,死后想永远安宁不被人骚扰,却不料被土夫子给盗了,而这土夫子竟然就是我的爷爷斗中仙。这句诗从一个明朝人的口中说出来,我感觉挺不是滋味。而且眼前的这些明朝人究竟是从明朝一直活下来的人,还是明朝人在这里繁衍后代出来的后人?

“斗中仙?凡爷,那不是咱家老爷子么?!”金牙整句诗就听懂了最后斗中仙三个字,智商低,真可怕!

农夫听到金牙的话,愣了一下,示意我们跟着他出去。

我们跟在农夫身后,走在县城中的主道上,此地虽仅仅九十九人生活,但来往的人常常摩肩擦踵。

我走在这人流里,内心却感受不到一点热闹的气氛,穹顶射下夜明珠发出的寒光,照在皮肤上感觉凉凉的。

很快我们跟在农夫的身后来到了古城中间的十字路口处,此时金牙的兴奋劲儿也过去了,愣愣地盯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也觉得不太对劲儿。

我记得刚才在远处遥望这里的时候,城中热热闹闹,居民相互攀谈,而此时来往的人都板着脸,面目表情的各走各的。

“大手,留意下周围。”我压低声音提醒大手,这里似乎并不太对劲儿。

农夫领着我们来到十字路口中间,俯身弯腰在地上摸索着什么,

农夫蹲在地上摸索了半天,他撬开一块青石板,板下掩着一个木头拉杆,只见农夫把那拉杆往上一提,轰隆一声,整个县城都在晃动。

“完了!地震了!凡爷!”金牙被震得打哆嗦,死死地抱着大手的腰盘。

“不是地震,是机关。”我阴着脸,这震感从脚底传来,除了这个县城,周围的山壁都毫无震感。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迈上前想抓住农夫,没想到整个地面都陷了下去,我一个重心不稳,跌倒在地,金牙和大手也趴在地面上,地面还在晃动着下沉,农夫站在我们面前呵呵笑着。

“完了,这次是要下地狱了!”金牙说话都带着哭腔。

我们离刚才的地面越来越远,头顶的夜明珠亮光也逐渐变小变淡。除了地面下沉产生的轰隆隆的巨响,加上农夫呵呵的笑声,让我们不寒而栗,浑身死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他娘的!”我跃起想给农夫一拳,却被他轻而易举闪在一旁,反手一巴掌,把我打翻在地。

大手拎着工兵铲就冲了上来,铲子尖插向农夫的喉咙,农夫不紧不慢,双手接住工兵铲,提腿一脚踢在大手肚皮上,大手惨叫一声,在地上疼得折腾。

金牙一瞧我和大手被虐成狗,跪在地上给农夫磕头。

因为往下陷的是整座县城,所以城里的居民也都随着往下降,不一会儿都围了过来,阴沉着脸围着我们。

“顶上元良,何处分得过山甲?”人群中一个游方商人打扮的挤了过来。

盗墓,是见不得光的行当,不只犯法,还悖人伦。所以,淘沙夫中都有自己的一套暗语,也就是人们所说的黑话。黑话,又叫隐语、秘密语,俗称“切口”,外人听了往往一头雾水,不知所云。

我一听这商贩的话内心明了八分,看样子他知道我们是一群淘沙夫盗墓贼,问我们在何处倒斗。估计他们这群人也是干这勾当的。

“无有元良,淘沙生子,误入得龙楼。”我向他解释我们算不上淘沙老前辈,只不过是群菜鸟,不小心闯了他们的地盘。

一直沉默的农夫走了过来,站在我面前诡异的打量着我,“斗中仙的后生,解得三界局,不辱祖名。”

这些人认识我爷爷斗中仙,估计都是些倒斗灌大顶的高手。

恍恍荡荡的往下陷了半天,终于停了下来,四周都是黑乎乎一片,只有头顶一方小小的亮光。

周围的人点起几支火折子,火光照亮四周,这地下通往这一个洞口。

“这里他娘的究竟有多少密道?”我心中暗想,早被这墓室搞得晕头转向,这座山被彻底掏空了,究竟里面藏着什么秘密?老爷子为什么会让我来到这里?他口中的王爷墓又究竟在哪里?这些人究竟是谁?他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

“凡爷,这些人怕是淘沙夫,你看他们的脚底。”大手轻声在我身后说道。

我自然知道他们是淘沙夫,从刚才的暗语中我就知道,大手听不懂暗语,但看到他们走路和常人不一样,前脚掌先着地,却走的稳健轻快,一看就是下斗淘沙的老手。

瞧这步伐,这摆明就是倒斗下墓的发丘步,这种绝活是古代发丘中郎将世代相传的。打小就要苦练,小时候就会被长辈把脚掌撅折,练习用前脚掌走路,这样可以缓冲自身对墓室地面的压力,同时能轻易地躲过各种暗器机关。

这伙人绝对不是像我们这样的业余淘沙夫,他们的祖辈也都是干这勾当的。

一路沉默,我们跟着他们往暗道中前行。

我们在一个空旷的巨大墓室前停了下来,农夫举着火折子点燃了一根缠满藤条的锈铁链,火很快顺着铁链烧了起来,铁链纵横盘绕在墓室上方,很快便照亮了整个墓室。

“这,这么多棺材啊!”金牙结巴说道。

整个墓室中悬挂着众多棺材,烙满铭文的青铜棺材被铁链困住悬空吊在墓室中,密密麻麻挂满整个墓室。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人像掉进了冰窟窿。青铜棺材,这种棺材里躺的不是极凶就是极恶之人。一般的人死后都会躺木棺和石棺,王公贵族死后不过是躺水晶棺。其中有两种棺材,一般人万万碰不得。那便是金棺和青铜棺,金棺最凶,里面封的都是僵尸,死而不腐为僵,青铜棺里躺的都是怨尸,生前都是些大逆不道的人。

我咽了口唾沫,这里挂了这么多青铜棺,悬浮在头顶上,让人不禁头皮直蹿凉气。

农夫把我们带到一口青铜棺前,这口棺材和其他的棺材形状纹路相同,唯一不同的是其余的棺材是悬浮在空中的,而这一口棺材却是摆放在地上的,并且棺材盖并没有盖上,是敞开的。

他朝我挥了挥手,示意我过来,我谨慎的来到那口棺材前,往里面一瞧,脑袋里一声炸雷。

这里面躺的竟是我的爷爷!老爷子身着崭新青黑色中山装,安详地躺在棺材里。我整个人陷入了恍惚之中,跌跌撞撞的扶着青铜棺材的边沿,泪眼朦胧的盯着爷爷,显然已经没有了生命气息,胸腔也早已不上下起伏,面色透着惨白,没有了喝酒时的红润。

我狠狠的咬着牙齿,眼泪一大滴的吧嗒着打在老爷子身上的中山装上,喉咙里呜咽着。

金牙和大手看我不对劲,就上前想看下情况,却被人群中商人打扮的人打翻在地,两人直接被打的昏死过去。

“卜凡,你爷爷有东西让我给你。”农夫上前拍着我的后背,我擦干眼泪红着眼看着农夫。

“我爷爷为什么会躺在这里?!是谁害死了他?!”我咆哮着抓着农夫的两肩摇晃着。

农夫没有回答,默默地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件,悲痛地交给了我。

我接过信件,读了起来,是老爷子的笔迹。信中老爷子写了十六个字,“山顶砍柴,山下烧火。斗中仙逝,子孙从良。”短短几句,说明了老爷子不想让我和他一样做倒斗的营生,想让我做一个良民。

这是斗中仙前辈的意思,前辈知道自己的死期,所以设下这一计,让你来到反斗墓,从此断绝倒斗的联系。”农夫安慰我道,并且告诉了我倒斗者的生涯,倒斗者死后都会被安葬在这里,所以这里才会悬浮着如此多的青铜棺,因为生前刨人坟墓,打扰死者安宁,干的是大逆不道之事,所以用青铜棺装尸体,来消除死后的罪恶。而农夫这群人是明朝为了躲避朝廷追杀而隐于地下的发丘中郎将的后人,同时肩负着埋葬倒斗者尸身的重任,他们以明朝人打扮生活在地下,如有外人闯入,都会死在墓中,刚才墓室里的那几具清朝的尸体,就是清朝政府派来剿灭发丘中郎将的杀手,却都惨死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