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猎魔仙师》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猎魔仙师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醉枕吴钩

角色:李忠发玉机子

简介:都市小神棍萧墙,偶得上古密卷《玉简十三诀》,从此践踏妖魔,擒杀鬼怪
金玉在手,美人在怀
说不尽的鬼域奇事,道不完的妖魅怪谈!

书评专区

诸天万界大穿越:这么幼,18以后再下手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什么年代了,还是只会抄金庸

星纪武神:不是《寂灭天骄》风格,《吞噬星空》风格多一点。期望不是很大,但还是可以看,不错的爽文。

猎魔仙师

《猎魔仙师》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家有萧墙要吹箫

既有了内力,就可以在经脉中运行内力,而不是采取内息在丹田里运转的方式。丹田内力下行,经会阴、尾闾绕到身后,从命门、大椎往上,过玉枕到达头顶百汇,然后从身前印堂、承浆一路向下,回到丹田,这样的运转方式,称为周天气功!

在这几天中,萧墙在明朝道家大师白云霁所写的道藏《藏天隐月录》里,找到了玉简十三诀的记载。

这玉简十三诀,为北宋人王文清所制,元代兵乱时损毁成两半。下半篇为明人王阳明所得。在下半部残篇之中,王阳明只学到了两样,一个是养气之术,一是庙算之术。

这庙算之术使得王阳明以一介书生之身,百战百胜,转战福建、江西,从无败绩。在明嘉靖六年一度身居两广总督。平灭的叛军里,有个很有名的人,就是周星驰版的唐伯虎点秋香里面,动辄发飙的那个宁王。

至于炼气,这仁兄在平叛之时,军营中炼气,忽发长啸,终宵不止,震惊数十里!

等修炼内力到了这个火候,萧墙才意识到王阳明手里玉简十三诀的下篇里面,那个用于炼气的道诀有多重要!

充足的内力是运转所有道诀的前提,而现在萧墙手上,只有道诀没有炼气之法。就相当于萧墙得到了一部手机的大部分,而王阳明得到了电池!以至于萧墙现在只能拿一些普通的道家功法来修炼。

纵然是普通的修炼功法,有了这乾坤袋的不断补充,萧墙的内力在一天天的运转中渐渐越来越强。

当然这也得益于萧墙的基础雄厚,多年当假道士的生涯,让他对道家的各种法门非常清楚,要是换个初学者来,就光一个含胸拔背、五心朝天的打坐姿势就够学半个月的。

就这样,内力越练越强,渐渐地,萧墙发现自己的内力已经可以在身上各处流转,内力运到哪里,哪里的性能指标就会大幅上升,用于拳则刚猛有力,用于腿则奔跑迅速!

自己成了一个内功高手!萧墙欢喜得在地上连连翻了几十个筋斗。

接下来,经过测试,自己用内力使用洞玄诀,能够支持两个小时的运转,当然是以萧墙现阶段对洞玄诀的参悟程度而言,要是真的将洞玄诀参悟到了上仰沧溟,下俯九幽的程度,自己这点内力还是不够看的。

洞真诀的五雷天心正法还是不能外放,但是雷诀附在手上的威力明显增加,持续时间也大大的延长了,像是鬼脸咒那样的小东西,自己现在一连抓他个十几二十个没问题。

等到萧墙想起来看时间的时候,时间又过去了十五天!

怪不得过去的炼气士一闭关就是几十上百年,这修炼中的时间,过得实在是快啊!

萧墙抽时间去监狱看了一次师傅们,还把那张卖玉得来的40万块银行卡带了去。监狱里面也是有**机的,师傅们要花钱,让他们自己去取就好了。

等再次回到家,萧墙翻箱倒柜的找起东西来,找什么?萧墙现在还缺一件法器!

这话要是让萧墙的十六个师傅听见了,非抽他不可,说咱们家缺法器,那不是埋汰人吗?

萧墙家里别的没有,就是神棍多,要说法器,屋子里的法器加起来,武装一个加强连绝对有富裕!

那为什么萧墙还缺法器呢?一是因为,家里那些法器都是样子货,根本没什么改造价值,编织金钱剑用的金钱,都是机器冲压的铁片钱,上面镀的黄铜。

另外,萧墙现在给自己的定位是神仙,可不是什么法师,所以那些大路货的金钱剑、引魂铃什么的也不适合他的定位,最好是新奇点的,带点仙风道骨别那么庸俗…….诶?

萧墙正想到这里,发现柜子里有一件东西,正合他的意!

这是一管洞箫,萧墙猛然想起,这是十六师傅有一次装韩湘子骗人的时候用的。

十六师傅总算还是挺注意细节的,并没有从乐器店买来一只描龙画凤、镶嵌铜箍的样子货来充数。萧墙眼前这一管,看来是一管手制的普通竹箫。

萧墙乐了,腰上插一管洞箫,倒是正和自己神仙的气质相吻合!

洞箫在手,萧墙在客厅里吹了一会儿—这是跟他十六师傅学的。吹起来虽然调子还行,可是毕竟当时学的时间甚短,听着不是很好听。

得了,看样子还要找个人学学吹这玩意才好,萧墙心里想到。

萧墙放下洞箫,到浴室里洗了个澡。然后打了一碗清水,拿上洞箫到了客厅里面。

他要给洞箫上面加持一些法诀,加持完的洞箫,才算得上是法器。

说起炼制法器,方法可谓多矣,可是,心炼之法,萧墙没有心火之术,鼎炼之法,他又没有丹炉,只好采用符炼之法。

因为他手里面有一篇顶级的符术—太清诀!

这太清诀,就是符录之术。

道门符术,浩如烟海,几万种也是有的,所以整篇太清诀,所说的并不是某一种符术,而是阐述了符道的原理。

道门的符录之术,神秘万端,别说两个人画出的符录,功效不一,就是一个人画出的两张符,也有威力大小不一样的情况。

而神霄派创始人王文清所记录的太清诀上的符录之术,直接是天帝所传!不但没有后世道家符术的那些谬误,而且句句直指大道。同后世那些繁复纷杂,而且时灵时不灵的符术相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太清诀虽然厉害,但是萧墙此刻手里的符诀却没有几个。不过那也没有关系,直接拿洞真诀上的雷诀画入洞箫就可以了,雷诀辟易天下邪法,拿来对付什么都行。也省得萧墙每次都要像对付鬼脸咒那样,冒着危险用手去抓。

在清水里面画了净水咒,净化了清水,然后用净水擦拭了洞箫三遍,萧墙运起内力,发动洞真诀,在空中将洞真诀符文画了一遍,用太清诀牵引,将雷诀打入洞箫之内。

过程十分顺利,雷诀进入洞箫之后,符炼就算是成功了。萧墙握住洞箫,略一运内力,洞箫上面,一道道金光闪闪的雷诀符文,密密麻麻的显现在洞箫上面,每道笔画都光芒耀眼。

成功!萧墙开心的笑起来,如此一来,只要自己手拿洞箫,稍一运内力,洞箫就会成为一件法器。上面的雷诀,足以让群邪辟易!

法器炼制完成,萧墙反正无事,就又拿起洞箫来吹了一会儿,箫声婉转,有如天籁。

萧墙正陶醉间,门外有人敲门,等开门一看,正是线人马蹄。

马蹄给萧墙行了礼进屋—现在对萧墙,他可是半点不敢怠慢!然后在屋子里四下看了看,

“小爷,我刚刚进屋前,分明听见屋里有母猫叫唤的声音,你养猫了?”

我艹!萧墙听了马蹄的话,心里顿时恼羞成怒,当时就咬牙切齿的下定决心,一定要找个专业的老师好好学箫!

马蹄这回来,又有生意上门。

萧墙跟着马蹄上了车—马蹄跟着萧墙赚了钱,买了一台二手的桑塔纳。两个人一路往主家开,边走边了解今天这家人的情况。

这回的主家是一个级别不低的官员,他唯一的儿子得了种怪病,左手不听使唤。

“左手不听使唤?那是脑血栓了吧?”萧墙笑着说道。

“要是动不了或是光哆嗦也就没事了,听主家说,这只右手该干什么干什么,直接就像另一个人一样。”马蹄说道。

“那也有可能是精神分裂。”萧墙若有所思的说道。

“这两天病得严重了,听说前天,这个小子跑出去找过去的朋友玩,左手突然犯病,好险杀了他那个朋友!”马蹄正色道。

手不听话,还会杀人?萧墙心道,这怪病,倒是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