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昂张绣《穿越:我成了曹操的好大儿》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穿越:我成了曹操的好大儿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你我当初

角色:曹昂张绣

简介:现代普通宅男穿越三国乱世,怎么办?保住小命是第一要务!
成了曹操的无用大公子,脑袋还没裤腰带绑的紧;
原本只是为了存活,但一不小心用力过猛,从此,震惊曹爹成了他的人生日常——
攻城掠地,斩杀猛将,一统大业,成就千古传奇!

书评专区

迷人的她[快穿]:很苏爽的快穿文,很喜欢女主性格,完成原主愿望攻略流,带系统但是系统并没有什么卵用!女主是大能穿越,美美美,苏苏苏……喜欢睡美男有头脑!还没完结很肥可宰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支持 \u003Cbr \u002F\u003E他忽然发

我真不是神仙:最恶心这种上辈子认识的漂亮女人都没好下场,就是为了让重生回来的主角装逼.而且重生回来就救了两个豪门大小姐,上辈子被绑架强奸撕票,md碰到主角就是倒了八辈子霉.

穿越:我成了曹操的好大儿

《穿越:我成了曹操的好大儿》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9章

半个时辰后,刘远拉着两车钱赶到司空府,将其交给胡三就要逃离,曹昂却再次拦住他说:“把你手下的木匠都给我找来,我有事吩咐!”

“啊……”刘远愣了。

怎么没完没了还?

曹昂双眼一瞪,冷声说道:“你不愿意?”

刘远浑身一颤,连忙改口道:“愿意,愿意,小的这就去。”

可怜的刘远,忙活大半天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又跑了。

他走后,曹昂看向刘敏说道:“拿着这些钱,去把许都最大的酒楼给我盘下来,他们若敢不卖,哼哼!”

大公子变了啊。

刘敏嘟囔着跑了出去,不等曹昂松口气又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道:“大公子,曹洪将军来看你了。”

卧槽。

曹昂当场炸毛,撒腿就往外跑。

一直防着丁夫人,却把这尊大神给忘了。

曹操出征的时候命令曹洪留守许都,自己重伤归来,他焉有不来看望之理?

可是司空府都搬空了,连个喝茶的杯子都没有,怎么解释啊?

曹昂硬着头皮走了出去,刚到门口就见一名三十出头的大汉昂首阔步的奔他而来,人还未至,破锣嗓子率先喊了起来:“子脩,听说你受伤了,严不严重?”

曹昂小跑着上前,从他手中接过礼物说道:“小伤而已,怎么还惊动您老人家了,理应小侄去拜访您才对啊。”

“你这小子,几天不见怎么变得油嘴滑舌了?”曹洪在他肩膀上拍了一把,不给曹昂的机会直接踏进了会客厅,然后就愣住了。

桌案呢,柜子呢,怎么连烛台都不见了?

曹洪艰难的回过头问道:“子脩这是,家里遭贼了吗?”

曹昂笑的有点勉强,不知该如何解释。

温华与刘敏眼观鼻鼻观心,假装没看见。

“说,怎么回事?”曹洪瞪着温华严厉的问道。

曹洪可是征战沙场多年的大将,一身煞气鬼神辟易,被他一瞪温华顿时一个激灵,颤抖半天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曹昂见此挥手让他退下说道:“洪叔,没遭贼,府上的家具被我卖了!”

“哦,卖了,什么,卖了?”曹洪的反应慢了半拍,几秒之后才艰难的扭过头,看向曹昂道:“你卖了,你把家具卖了,这可都是你曾祖父留下的宝贝,你爹当年筹集军饷的时候都没舍得卖,你……”

这小子被射穿的是肩胛骨不是脑子啊,怎么会做出这么没脑子的事?

司空让自己留守许都,结果许都没事司空府却被人偷了个干净,还是个家贼,回头可怎么解释啊!

事已至此,曹昂也豁出去了,说道:“不止如此,我还借了三十万高利贷,本来想把司空府抵押了,可人家不收!”

“你给我再说一遍?”曹洪头脑一阵眩晕,骤然之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曹昂不得已,只好再解释一遍。

然后就见一只痰盂大的拳头在眼前放大,重重的砸在了他的鼻梁上。

曹昂被打的向后倒下,连续翻了好几个滚才停下。

不等爬起,曹洪冲过来抓住衣领直接将他提上半空,吼道:“抵押司空府,你还真敢想,我曹家怎么会出现你这样的败家子?”

“今天你若不给我一个交代,我非揍死你不可,全当替曹家清理门户了。”

说到这里他心中一阵后怕,幸好那几个放高利贷的不敢收司空府的宅子,否则曹家非成为大汉的笑话不可。

回头再被无良史官记上一笔,曹家的名声可就臭遍古今了。

被掐着脖子,曹昂却是悲从中来,不就卖了几件家具,你至于这么小题大做吗,连清理门户都搬出来了。

前几天他看了一本小说叫《某朝败家子》,人渣主角卖房卖地胡作非为,人家老爹都舍不得说一句重话,到了自己这,挨打不说,还要被清理门户,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洪叔你听我解释啊,我真没有拿钱花天酒地胡作非为,我是有正事的。”曹昂双腿在空中乱蹬,双手抓着他的手指想要掰开,却徒劳无功。

曹洪冷哼一声松开手,警告道:“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把你送去宛城让你爹处置。”

这事要换成曹丕,曹植等人,曹洪还不会如此生气,可曹昂不同,他是曹家嫡长子,是要继承司空大业的。

曹家继承人要变成不务正业的混账,他们拼死拼活的打天下又有什么意义?

曹昂摸着有些窒息的脖子说道:“你们都下去,围在这里看戏呢!”

把温华等人轰走之后他才说道:“跟父亲征战期间我发现,我们的士兵很多都只是受了皮肉之伤,休养一两个月完全可以重上战场,可最后他们还是死了,毫不夸张的说,超过八成的士兵都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了战后休养上,为什么会这样,不知洪叔想过没有?”

这番话可算是戳中了曹洪的痛处,身为将军,谁不疼爱自己的士兵。

死在战场上那是他们的宿命,谁都没话说,可战争都结束了,那些袍泽兄弟却因为缺少药材,缺少郎中,破伤风等乱七八糟的原因丧命,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无能为力,这种折磨简直能把人逼疯。

“难道你有办法?”曹洪狐疑的盯着他,数千年都没解决的问题,这小子能解决?

曹昂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这次受伤,我发现军中的大夫数量稀少,医术业余,本来没病都能被他们给治出病来。”

“就拿简单的包扎来说吧,拿来的绷带脏得比抹布都不如,也不想想,伤口上沾了脏东西,能不感染吗?”

“还有做手术,取箭矢的时候,拿的刀都生锈了,铁锈弄进伤口里,伤能好?”

跟他讲卫生,消毒之类的估计他也听不懂,曹昂略过许多重点直接说道:“所以我就在想,能不能建一座医学院,给军中多培养一些医术高超的大夫,让伤势不重的将士得到及时救治。”

“正好这几天华佗在许都,有他这样的神医当山主,相信会有不少医术爱好者投身到伟大的医疗事业当中去,我这么说您能理解吧。”

曹洪蹙眉,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