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蔓儿叶远《长嫂当家:寒门娇妻养家日常》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长嫂当家:寒门娇妻养家日常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优昙琉璃

角色:柳蔓儿叶远

简介:再睁眼,她竟穿成了一个农家长嫂,没钱地少脑子还不好!
更要命的是,她还多了一群拖油瓶和一个小包子?
好吧,为了生活,为了这些可怜的孩子——
她只能挽起袖子拼一把,没有钱就努力赚钱,靠双手致富养家!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长嫂当家:寒门娇妻养家日常

《长嫂当家:寒门娇妻养家日常》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我会将她看好的!”一直没有说话的叶远终于说话了,他看着方氏,道:“娘,我这一直在外面也不是一个办法,索性不当兵了,回来种田吧,顺便照顾家里。”

“你不去当兵了,那怎么行?”家里面的一切开销大部分都是来自于叶远的束贿,尤其是叶枫,还读着书呢,若是他不去当兵的话,那这一年的学费又从哪里来。

“让娘你们待在家中也不是个办法,我在家也能够看着傻娘,省的她老是出去拿别人东西,给邻里带来麻烦。”叶远语气笃定。

方氏看了他一眼,光是他脸上的表情,就能够说明一切了,他不是一个随意开口的人。

有什么话,她也不想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所以便暂且闭嘴,想着待会再将事情问清楚。

“以后她不会再拿别人的东西了,我会将她看好。”叶远又重复了一遍,道:“从前,她犯得错事,我替大家赔礼道歉了。”

叶远躬下身子,像这些人行了一礼。

柳蔓儿有些悻悻的站在他的身后,她到现在还有些没有想明白,本来以为叶远过几天就离开了呢,她还在想以后该怎么办,该怎么做才能够改善生活,却没有想到他说他要留下来。

那她以后该怎么办?

虽然他长得像他,但是光是从刚刚的表现来看,他的性格跟他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本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

所以,她到时候该怎样面对他?她无法想象,两个不爱的人,该如何去同床共枕。

这样想着,头又开始痛了起来,好像是要炸裂开来一般,柳蔓儿捂着头坐下,对面的方氏发现她不对劲后,连忙走过来扶着她。

接下来村民见到没有什么热闹看了,便渐渐的退去,柳蔓儿头疼欲裂,便由叶荷搀扶着去房间里面休息。

叶荷这小丫头看起来七八岁的样子,头发枯黄,天色昏暗,倒是没有看出她长得什么模样,不过柳蔓儿倒是觉得,她好像是有些害怕她。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是有些睡不着,肚子也咕咕的响了起来,晚上没有吃饭,如今实在是受不了。

头疼一会,渐渐就不痛了,柳蔓儿估计,叶远肯定是在跟方氏商量些什么,她躺在床上,拉长耳朵,本以为什么都听不到,谁知,这叶远跟方氏的说话声,竟然近尽入耳膜。

“远儿,你是疯了吗?你若是在家的话,那我们家一年的开销从哪里来?枫儿的学费又从哪里来?”方氏的声音有些焦急,这些年来,就是因为叶远当兵的束贿,这个家才勉强还过得下去。

“娘亲,你不用担心,三弟的学费我一定会想办法弄到的。”叶远却是下定了决心,“我可以去打猎!”

“打猎!”方氏听到这个词,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她声音哽咽:“你还敢说打猎,你忘记你爹爹是怎么死的了吗?那以后我就跟你们说过,谁都不能够去打猎!”

“我知道,可是……”叶远的声音十分的坚定,“总之,娘亲,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这些年来,在军中我也学到了一些,如今,就是再看见老虎、看见豺狼,我未必不能够奈何他们!”

“而且这个家没有一个男人实在是不行,二弟毕竟年纪太小,我在家不但可以保护你们,也可以看着傻娘,我既然娶了她,就要对她负责,万万不能够让她再在这村子里面胡作非为了,久而久之的话,不知道的人,还怎么看咱家?以为我们家风就这样呢!”

叶远的话有些重,柳蔓儿躺在床上久久没有听到声音,等了许久,再欲听,却是听见了推门声,在耳边响起……

屋里面的蜡烛亮了,叶远走了过来。

见到柳蔓儿睁着大眼睛,躺在床上一脸认真的模样,他也不奇怪,也没有理会她,找来两条凳子拼成一长条,就这样躺在上面。

春寒料峭。

柳蔓儿担心他感冒,而且这样窄的凳子,躺在上面也不舒服吧。

尽管她自己的床因为底下垫的是稻草,而且又有异味,也不舒服,不过她还是觉得要比那凳子好上一点点。

想到从前啊,那柔软舒适的席梦思,再想到现在这张床,尤其是被原主弄的脏兮兮的床单,柳蔓儿就觉得睡不着了,于是她索性从床上给爬了起来。

“你干嘛?”叶远见到柳蔓儿突然从床上爬起来,便多问了一句。

“烧火。”柳蔓儿回答。

叶远又问道:“烧火干嘛?”

“洗被子。”柳蔓儿说着就往外面走。

“洗杯子?”叶远没有听清楚,不过担心她发生什么事情,还是跟在她的背后往外面走去。

却是看到她往厨房走去,然后用火折子点燃厨房的灯,又老练摸出了打火石。

可是学着平日里方氏的样子,怎么打,这火也打不着,柳蔓儿有些气馁,将打火石递给叶远,“你帮我将这火给点着。”

“你要干嘛?”叶远不解的问道。

“洗澡、洗衣服、洗被子。”方才还不觉得,如今柳蔓儿觉得自己一身都快黏在一起了。

原主脑子有点问题,可不是爱干净的主,如今闲下来,柳蔓儿觉得自己的身上的污垢起码有三尺厚了。

“好吧。”叶远点点头,帮着柳蔓儿将火点着了,然后又坐在灶后帮她烧火。

柳蔓儿将锅盖揭开,家里面烧水、煮饭、炒菜用的都是这口锅,当然,菜是很少炒的,家里面也难得见到油星。

方氏是一个爱干净过的人,屋里屋外都收拾的妥妥当当,此刻,这口锅被她刷的干干净净。

柳蔓儿打开水缸,将水一勺一勺的舀进锅里,烧了满满的一锅水。

方氏听到这厨房里面的动静,便走了过来,“你们两个,干什么呢?”

“哦,傻娘说她要洗澡,我这给她烧火呢。”叶远抬起头来,“娘亲,你去休息吧。”

方氏见到叶远在这里,也不怕发生什么事情,便叮嘱道:“孩子,你多注意点。”

叶远点头,等到方氏走后,柳蔓儿便道,“我又不傻,你以后能不能别叫我傻娘?村里人那么叫就算了,你也这样!”

“你不傻?”叶远想到她的确没有特别特别傻,便道,“那好吧,我以后,也跟我娘一样叫你蔓儿。”

柳蔓儿这才微微一笑,“那好啊,你去给我挑两担水来可以吗?我等下要洗被子,觉得这些水,等下可能会不够。”

“这里,你一个人会吗?”叶远有些疑问,看着这灶台里面的火,他很怕柳蔓儿一个人在这里,会将家里面的厨房都给烧掉。

不过他说着却是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领着叶荷来到了她的面前,“小荷,你来帮蔓儿烧火吧,看着她点,有什么事情就跟娘说。”

叮嘱一番后,叶远担着水桶出了门。

叶荷来了之后也不跟柳蔓儿说话,一个人坐到灶口。

柳蔓儿见到小姑娘怯怯弱弱的,便想起了原主对小姑娘做的那些事,你说原主傻吧,她也不傻,还知道恃强凌弱,平日里在家,叶青叶枫她不敢欺负,专门欺负叶荷跟自己的弟弟叶福生,指使他们帮自己做事。

甚至,还时不时的打他们,抢他们的东西。

柳蔓儿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有些火烧,看着灶口旁的叶荷,被火光映红的脸,她想说句抱歉,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谢谢你。”最后柳蔓儿干瘪的说了一句这样的话,以后她一定要弥补这个姑娘。

叶荷听到她的道谢,却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继续烧火去了,毕竟谁知道,她今天是从谁那里学来的词语呢?叶荷可不相信,柳蔓儿会真正的同她道谢。

柳蔓儿也不在意叶荷的态度,她转身回房间找衣服去了,可是在破烂的柜子里面翻一翻、闻一闻,就没有一件好衣服,上面都有种怪味。

勉强在箱子底下翻到一套像样的衣服了,看起来还挺新的,好像是去年过年的时候,叶远托人稍了一些钱来,然后方氏给她做的新衣裳。

看来原主也不傻嘛,还知道将新衣服藏起来。

柳蔓儿决定就穿这套了,其它的破烂衣服,她则是全部都抱了出来,打算都洗一洗。

反正原主衣服也不多,从冬到夏就那么几套而已。

又将被褥、毯子都给抱了出来,她今天铁了心是要将它们都给洗干净了。

这些东西,在院子里面堆成了一个小山。

叶远挑着水回来,就见到她在捯饬这些东西,他停住了脚步,忍不住的问道,“你在干什么?”

“找衣服。”柳蔓儿回答。

若是一个正常人的话,做这样的行为,可能会有些奇怪,可是她只是一个脑子有些问题的人,那么,这一切就不难解释了。

随他去吧。

叶远想着,只要这些不给左邻右舍带来麻烦,他都随她去。

倒是方氏,抱着孩子又出来看了一眼。

听到叶远说别管,她便也没管,对于一个智商有点问题的人,人们总是宽容许多。

见到没人管她的行为,柳蔓儿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刚刚还在想该怎么跟他们解释呢,谁知道,根本就没有人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