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会炼丹》朱长青陈旺荣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真的会炼丹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吃光全世界

角色:朱长青陈旺荣

简介:我们村的傻旺荣忽然开始炼丹了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村里接连发生了各种各样的怪事……

书评专区

重生之网络娱乐:作者的名字已经表达了一切。

重生之最强剑神:主角傲天,配角盲目崇拜,反派无脑挑衅,人物智商及格线以下,作者文笔略显生涩,“重生”、“几百亿身价”之类的描述也是合理党的毒草。但还是具备一定的故事性,量大管饱,或可一看。

幕府风云:历史老作者的新书,靖康年间的背景

我真的会炼丹

《我真的会炼丹》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陈旺荣感叹一声,不过还是停下脚步转身,想把事情说清楚。

“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我只是一个上山采药的,偶然路过此地。”

陈旺荣话一出口,那个妹妹立马反驳道:“胡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药材都是在温室里种植的,谁还会上山采药,这山上有什么药好采的,我看你就是在撒谎!”

当姐姐的却是一点都不着急,淡然地转身走到蒲团上盘腿坐下,然后挥手对保镖说道:“把他带过来。”

两个保镖一听到命令,便上前架住陈旺荣,将他带到了了两姐妹的面前。

“我真的是来采药的,没有跟踪你们,你们是谁我都不知道,跟踪你们干什么。”

姐姐并没有说话,而是指了指陈旺荣身后的篮子。

保镖急忙把篮子从陈旺荣的身上取下来,送到了她的面前。

陈旺荣这一路走来,采到的药材并不多,叶微澜葱白一般的芊芊玉手拿起那几株草药一看,脸上便露出了一个笑容。

“小柴胡、臭云参,呵呵,采的还真是草药,看来是下了些功夫的。”

见姐姐这么说,妹妹叶微蕊没好气地瞪了一眼陈旺荣,一脸厌恶地说道:“姐,别跟他废话了,这家伙肯定是叶宗铭派来跟踪我们的,不如直接杀掉挖个坑埋了了事。”

一听这小妮子开口就要杀人,陈旺荣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

“两位小姐,到底要我怎么说你们才肯相信我真的只是个采药的,虽然我站那看你们俩跳舞有些不礼貌,但是你们又不是没穿衣服,难道还看不得了,怎么动不动就是要打要杀的。”

陈旺荣并不想杀人,但是如果这些人跟他来真的,他不介意让他们长眠此处。

眼前的两姐妹,姐姐肤白如雪,身姿丰腴,五官更是精致婉约,算得上难得一见的大美人,而且浑身透着一股成熟韵味,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这样的美人。

妹妹虽然纤瘦一些,却是长得青春靓丽,和姐姐有几分相似的五官多了一些娇俏可爱。

这一对姐妹花要是就这么杀了,还怪可惜的。

两姐妹自然没有察觉到陈旺荣怜香惜玉的想法。

叶微澜的一双鸣凤眼美目婉转,一直在陈旺荣脸上打量,听他的话不像是在撒谎的样子,眼中又多了几分疑惑。

“小蕊,我们还是先问清楚的好,不要错杀无辜。”

“姐姐,这怎么问得清楚,还是杀了免除后患。”

想起以前几次碰到的杀手至死都不愿意承认幕后主使,叶微蕊已经完全没了耐心。

“小蕊,你这么冲动,让我以后怎么放心把父亲留下来的产业交给你,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说完这句话,叶微澜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

叶微蕊急得手忙脚乱,急忙帮叶微澜拍起了背。

陈旺荣见天已大亮,自己还没什么收获,不想再这么浪费时间,于是起身道:“误会解除了,我也要告辞了,祝你们在云谷山玩得开心。”

陈旺荣刚一起身,两个保镖急忙拦住。

“等一下!”

叶微澜叫住了陈旺荣。

“有事?”

陈旺荣没有回头。

“你是医者?”

叶微澜一边咳一边问道。

陈旺荣并不想多管闲事,他虽然会救人,但是也分情况,这两姐妹对他如此无礼,他又不是什么圣母,才不想出手。

“不是。”

叶微澜垂下双手,无力地甩了甩手道:“你走吧。”

她在看到陈旺荣篮子里那些药材时,想到了很多种可能。

这种品相的药材根本卖不了什么钱,甚至可能根本卖不出去。

所以这个男人采药,没准是自己留着用的,他懂药材,看起来又像个野人似的,没准真是什么世外神医。

如果真是这样,她的病,或许有希望。

可是陈旺荣说了,他不是。

叶微澜再次陷入绝望之中,然后又觉得有些可笑。

自己真是疯了,抓住什么人都当救命稻草。

一想到自己就要死了,一生草草度过,没有好好珍惜生命,如今即将走到尽头,才察觉到生命的可贵。

真羡慕这些健康活着的人啊。

想到这里,叶微澜随口对陈旺荣说道:“你走吧,前方路险,你多加小心。”

陈旺荣一听这话,随口答应了一声,便如释重负地抬脚离开了。

“姐,你这不是放虎归山嘛!”叶微蕊有些担心地说道。

叶微澜却是神情淡然道:“你看他那一身邋遢的样子,头发胡子不知道多久没打理了,看起来跟个野人似的,怎么可能是大伯派来的人,况且他要是杀手,估计早就动手了,不会等到天亮。”

听姐姐这么一分析,叶微蕊觉得有些道理,但是自从姐姐生病之后,她们姐妹俩一次次涉嫌,她早已成了惊弓之鸟,不愿意相信任何人。

“万一,他是专门易了容也说不定。”

叶微蕊没底气地说着,一边给姐姐递上一杯茶水。

“不说了,通知机组准备,我们该回去了。”

叶微澜这话说完没多久,不远处的开阔草坪上就响起了直升机发动机的轰鸣声。

陈旺荣走着走着,才走出没有多远,就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脑中一直回想着刚才叶微澜和他道别的那句话。

“前方路险,你多加小心。”

因为这句话,因为这份陌生人对陌生人的善意,陈旺荣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怜悯。

再也无心采药的陈旺荣转身又朝着两姐妹走去。

看到陈旺荣又折转回来,两姐妹皆是吓得不轻,保镖更是马上站在了他们两人的身前。

“你的病,我能治。”

陈旺荣直接斩钉截铁地说明了来意。

两姐妹面面相觑,还是叶微蕊先开了口。

“你不是说你不是医者吗?你知不知道我姐得的是什么病,竟然敢口出狂言,我看你是别有用心。”

不光是叶微蕊,叶微澜也是这么觉得,脸上满是防备之色。

直升机的声音越来越大,渐渐掩盖了几人说话的声音,陈旺荣急忙开口道:“我说能治就能治,明日此处,不见不散。”

说完这句话,陈旺荣便转身离开了。

叶微澜和叶微蕊两姐妹对视了一眼,看着陈旺荣离开的背影,心中久久难以平静。

云谷村,朱长青家院子里。

朱冰瑶起床之后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因为陈旺荣给她造成的阴影,昨天晚上她醒了好几次,一晚没睡好,今天就起得晚了一些。

她刚一走到院子里,就看见一个陌生男人的背影。

吓得她又是一声尖叫。

“瑶瑶,你干嘛,我是你爹,不是旺荣!”

那人回头对着朱冰瑶嗔怪道,朱冰瑶却是傻眼了。

“爸,你什么时候买的假发,还挺真的,不便宜吧?”

朱冰瑶说着伸手拽了一下他老爸头顶乌黑浓密的头发,这一拽却是疼得朱长青歪起了嘴。

他老爸昨天明明还是一个地中海大秃顶,今天怎么忽然就有了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看背影她完全没有认出来,还被吓了一大跳。

“是真的!是真的!别拽了,疼疼疼!”

朱长青疼得歪着嘴巴求饶,朱冰瑶却是不敢相信。

“爸,你用的什么法子,这头发一夜就长出来了,这也太夸张了吧?”

朱冰瑶觉得又神奇又好笑,虽然朱家世代都是赤脚医生,但是到了朱长青这一代已经十分没落了,经常连个感冒都治不好。

所以这几年来,几乎已经没有人会到这里来找朱长青看病了。

作为朱家唯一的传人,朱冰瑶就更是对朱家的中医持怀疑态度,压根就不想学。

朱长青从三十多岁就开始掉头发,现在到了四十多岁便成了地中海,海边有那么几根头发,也是稀疏得可怜。

可是现在,朱长青的头上一夜之间就长出了茂密的头发,这让朱冰瑶实在是想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