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杜小雨《秘术之天下无双》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秘术之天下无双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语夜听澜

角色:叶欢杜小雨

简介:我出身风水世家,可爷爷和爸爸却不让我学术数
高一那年,爷爷将那本霸道的奇书《无双谱》传给了我,并给我留下了一个神秘的预言,接着他就暴毙而亡
十年之间,我工作不顺,运气不佳,没有爱情,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尝尽孤独,历尽坎坷
直到那一天,我在酒吧认识了一个茅山术师,她告诉我,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合作的话,两人都可以得个高寿,不然的话,就各自回家准备后事吧……

书评专区

黑夜将至:请无视无脑言论,我可能最近得罪人了,一直在被黑,哈哈,口碑不是水军能刷出来的,如果看到这里不妨亲自试试看看合不合胃口,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订阅,谢谢

北宋小文豪:喜欢看这种轻松日常的,各位有类似的推荐吗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我觉得你写宅文没什么问题,但是应该注意行文,这本书就是宅的感觉在自嗨的程度,文笔,造句已经到了完全影响阅读的地步了

秘术之天下无双

《秘术之天下无双》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眼前的景象让我的心一下子凉了,我的双脚竟然变成了黑色的!我吃力的拉过右小腿,想摸一下脚心,没想到在床单上一蹭,脚上传来了一阵无法形容的刺痛,疼得我一声怪叫,豆大的汗珠顿时涌了出来。

我不敢再动了,呆呆的看着双脚,心里一阵苦涩。这肯定是那阴气造成的,黑成这样了,没准是坏死了,难道我年纪轻轻的就要截去双脚?我的身体似乎已经干涸了,昨夜的救命法保住了我大部分的躯体,终究没能保住我的双脚,而武火冲经的余波,还在不简单的折磨着我的身心。

没办法,现在只能等叶欢来了,反正双脚已经这样了,我干脆不在乎了,趁这功夫不如想想想以后没有脚的生活该怎么过。

还等我想出个头绪,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叶欢来的到真快。我无奈的看看自己的脚,这怎么下床啊这!外面的敲门声越来越紧,最后变成了砸门声,我再不去开门,叶欢该疯了。

“林卓!林卓!你能开门吗?”她在外面大喊。

我沉思片刻,把心一横,使尽力气往床下一滚,噗通一声摔倒了地上,脚落地的瞬间,我差点疼晕。缓了十几秒后,我咬着牙开始往外爬,我的脚碰一下就疼的冒汗,拖着在地上爬行,可想而知那是一种什么痛苦。可是再痛苦也得坚持,现在只有叶欢能救我,没有她的话,我失去的可能就不仅仅是双脚了。

从卧室到客厅,再到正门处,断断十几米,变成了我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在歇了十几次之后,我总算是爬到了门边,喘息了一会,鼓足力气坐起来靠到墙上,给她打开了门。

叶欢正在打电话,一看门开了,她赶紧改口,“呃不用来了,我找到钥匙了,不好意思,谢谢您!”不等对方回话她就挂了电话,赶紧走进客厅俯下身子要扶我。

我吓坏了,不住的摇头,示意她千万别扶我。

叶欢百感交集的看着我,“你……你怎么成这样了?别怕,我是叶欢,我扶你回去……”

她的包不小心碰了我的脚一下,我一声闷哼,疼得差点被过气去。

叶欢一愣,这才注意到我的脚,“你这脚……昨天晚上弄得?”

我无力的点点头。

叶欢明白了,将背包解下来扔到一边,双手抄起我的两个小腿,“有点不雅观,你别介意!”

没等我有所反应,我就像狗一样被她拖离了门口。我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又尴尬,我好歹也是个大男人,现在竟这样被一个女孩子给拖着走,以后颜面何存?

其实她也是没办法,女孩子力气小,肯定抱不动我,背我的话必然会碰到我的脚,这个姿势虽然难看,起码可以让我少受点罪。

她把我拖到客厅沙发前,先拉过一个小沙发,把我的双腿小心翼翼的放到上面,双脚悬空,然后再回身从后面抱住我,将我抱到了沙发上。

将我放好之后,她松了口气,“别急,你的脚有的治!”

“水……”我好不容易从嗓子里挤出了一个模糊的音节。

“水是吧,好!”她站起来看了看,从茶几底下拿出一个杯子,在饮水机上兑了一杯温水,然后走到我身边坐下。接着她左手掐了一个指诀,在杯子上空画了一阵,同时默念了一个咒语,然后把杯子递到我唇边,一点点的将水饮入我的口中。

三杯水喝下之后,我嗓子似乎融开了,虽然还很疼,但可以小声而缓慢的说几句话了。

“叶欢……我……昨晚……”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她一边按压着我的右臂上的穴道一边说,“你是好样的,我没看错你!”

“我的脚……”

“别急,你身上武火冲经,我必须先给你按摩一下,等制住武火之后,再给你治脚”,她说,“你放心,有我在,你的脚一定可以保得住!”

“你……”

“我有把握的,别说谢我,这是应该的”。

“你有谱儿吗?”我无奈的看着她。

她楞了一下,似乎我的问题让她觉得很奇怪,“有没有谱儿,你很快就知道了,现在别说话了,省点气力。”

十几分钟后,我身上轻松了很多,武火似乎被遏止住了,紧随其后的就是大量消耗后的虚弱。武火的本质实际是人的神气,大量消耗之后就会出现神虚之症,简单的说就是精神萎靡,心口空透,双眼呆滞,意识停顿等。

这时叶欢从浴室端来一盆凉水,然后将我的脚依次放入水中,我本以为会很疼,但奇怪的是,不但不疼,竟然还很舒服。双脚浸泡之后,叶欢从包里取出几道符,用打火机点着之后,默念几句扔到盆里,然后拉过小沙发在我旁边坐下,双手按住我双膝内侧的血海穴。

一股热流从她双手涌入血海穴,慢慢下行,双脚上顿时又开始刺痛起来,疼得我一咧嘴。

“坚持一下,把这部分阴气逼出去就好了”,她淡淡的说。

听到她这么说,我随即闭住了嘴,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很快,叶欢的汗也下来了,但我的脚却一点点的恢复了知觉。

五六分钟后,叶欢站起来,面向东方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吐出来,几个吐纳之后,她双手一合,纳气归元。

“叶欢,我这脚没事了吧?”我问。

“没事了,再泡一会,明天就能恢复如初”,叶欢笑了笑,“你嗓子也不疼了吧?”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说话流利多了,嗓子的确是好了很多。

“谢谢你,我那会还以为自己下半辈子要在轮椅上度过呢”,我感激的看着她,“幸亏你来了。”

叶欢一笑,在我身边坐下,“本来呢我想三天后再见你,可你电话打不通我就着急了,这下可好,你把我的计划全打乱了。”

“什么计划?”

“不说那个了,先说说昨天晚上的事吧,你看到什么了?”她问。

我叹了口气,“何止是看到什么了,你瞧我这脚,瞧我身上这状况,能是看到什么那么简单么?”

她认真的点点头,“发生了什么,跟我说说。”

“好,事情是这样的,开始吧,我先是看到了一个黑影……”我一五一十的把昨晚的经历给她详细的讲述了一遍,“事情就是这样,我都告诉你了,现在该你给我一个答案了。”

叶欢若有所思,看着我愣神。

“哎,发什么愣啊?”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那四个魇灵……”她看看我,“和那个血灵黑巫是一伙的,他们合演了一场戏,为的是让你放松警惕,如果你一松下来,他们就可以寻机害你……”

“嗯,这个我知道啊”,我说,“可是那书里灵符上的护法神为什么出来那么晚,难道我不到生死关头他就不管么?”

“这个嘛,神仙往往如此”,她微微一笑,“不过你得感谢他,如果他很早就出来了,那你又怎么会进步这么多呢?”

“我进步了?”我一愣,“有么?”

“当然有了”,她说,“你虽然没有正式学过术数和法术,也没有练过功,但你爷爷却为你打下了一个特别好的基础。像你刚才说的那些,那是普通人能懂,能用的么?他老人家用心良苦,多年坚持不懈的潜移默化,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教会了你很多。有这个底子再加上这十年的磨砺,你已经从当初的毛铁坯,变成了现在的这块精钢。如此说来,那护法神的做法就不稀奇了。”

我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你是说,他只在生死关头出现,为的是锻炼我,激发我,让我想起过去,让我找回自己?”

“对,就是这么回事”,叶欢说,“而且我敢断定,你今天经历的这些,你爷爷当初也一定经历过。也就是说,每一个《无双谱》的继承人,都要受这样的磨难。而磨难越大,将来的成就就会越高。”

“懂了”,我点点头,“难怪那血灵黑巫要用最笨的方法来对付我,因为那个效果慢,不会上来就把我逼到绝路上,如此一来,护法神就不会及时出现。”

“对,用阴气侵蚀神识,真到生死攸关的那一步时,就算护法神出来救了你,你也会九死一生,比如你这双脚。如果到今天晚上亥时还没治好,其中的阴气就会上行,到时候人间恐怕就没有能救你的人了。”

“温水煮青蛙,等青蛙觉得疼了,不死也废了”,我一阵冷笑,“这五个鬼东西,还真够阴险的。”

“那个血灵黑巫肯定是受了重伤,这两天估计他不会再出现”,她说,“其余四个魇灵,胆子很小,我料他们还会来试探,只要到时候给他们点教训,他们也就不敢造次了。如今你的身上有一道封印,束缚着你的灵光,所以你不能学术数。这封印来自那书中的灵符,对你既是一种压制,也是一种保护。后天亥时起,那灵符会暂时失效一个时辰,只有在那个时辰为你作法驱邪,才能将这四个魇灵赶走。”

“你的意思是说,那灵符在封印我灵光的时候,同时把那四个魇灵也封住了,如果不打开封印,你作法也没用?”我问。

“嗯”,她点点头,“那四个魇灵与你的神识捆在了一起,如果我现在作法,你会连带着受伤。”

“嗯,希望我能平安度过这两天”,我心有余悸地说,“哎对了,你昨天给我的符到底有什么用?”

“没什么用,只是能让你看到那些邪灵”,她一笑,“不然的话,我该怎么去了解他们?”

“你这……”我无语了,幸亏是我胆子大,要是个胆小的,还不被吓死?

“我知道你肯定行,事实上你也没让我失望,不愧是阴阳世家的子弟,骨子里带着的就是风水大师的范儿”,她笑了笑,低头从兜里又取出一道符,“这是我们茅山的天罡九灵符,任何邪灵见了她都要退避三舍。这个送给你,戴着她,保你这两天高枕无忧,平安无事。”

我接过来,“好吧,希望这个靠谱儿。”

叶欢不笑了,“你放心,我不会拿你的命开玩笑,更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两天后我再来,咱们一起将那四个魇灵彻底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