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回到老婆萌宝自杀前一天》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回到老婆萌宝自杀前一天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卖雕的人

角色:柳梦璃江哥

简介:\”“江洲,你有遗憾吗?”
临死前,病床上,虚无的声音不知道从哪儿响起
江洲一愣
眼前,一大两小的身影逐渐浮现出来
遗憾么?
他攥紧掌心,苦笑了一下,咬紧牙关,口腔里都弥漫着血腥味儿
心脏就像是被一把钝刀,血淋淋的割开
那是他曾经愧对的妻女
心脏起伏线拉平
他带着巨大的痛苦和内疚,回到了妻女死亡的前一天
睁开眼的那一刻,他笑得泪流满面
\”

书评专区

位面晋升游戏:前40章 作者真的是神仙,但作者对大局把控不足 或者说想写的太多了

富贵荣华:这是我见过画风最清奇的性转文,大纲流。也许是我过度解读了吧,但在干瘪的剧情和淡出鸟的文字中,体现着对穿越宅斗的嘲弄,说到底斗来斗去不就是图各种吃好喝好、各种嫁人、生孩子、宅在后院每天打络子逗小孩、等成了老太君耍耍主母的威风——那还不如躺平了让现实坐上来自己动。

斩仙:开头是很大路的重生流,不过,主角的斩仙场景十分的震撼,真是一个极大的亮点

重生:回到老婆萌宝自杀前一天

《重生:回到老婆萌宝自杀前一天》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好了!团团圆圆洗手吃饭!”

江洲松了口气。

赶紧对着两个小奶团子喊道。

小家伙早就迫不及待了!

当下赶紧跑到了水缸旁边,互相勺水洗了手。

“你也吃饭吧。”

江洲从木筒里面拿了四双筷子,又拿了四个缺了口的碗,转身对着柳梦璃道。

柳梦璃这会儿还有些发愣。

江洲喊自己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

一张老旧木头做的八仙桌。

这就是江洲分家得到的全部家产,当然,还有这间最破旧的土房子。

江洲给两个小奶团子挑了几乎没什么鱼刺的小杂鱼放进了她们的碗里。

又拿起柳梦璃的碗,准备给她勺一碗鲫鱼汤。

柳梦璃太瘦了。

胳膊瘦弱得仿佛一捏就断。

柳梦璃见江洲要给自己勺鲫鱼汤,赶紧摆摆手准备拒绝。

“都给孩子们吃,我不……”

“不可以。”

江洲知道她想把吃的省着给团团圆圆。

他自顾自的勺了一勺鱼汤放在她的面前,还细心的将缺口换了个方向。

“你只有照顾好自己,才能照顾好团团圆圆。”

江洲认真的看着她,道:“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会让你和团团圆圆吃饱饭。”

柳梦璃的心尖颤了颤。

她看着摆在面前的鲫鱼汤,眼眶一酸,雾气朦胧,差点儿落下泪来。

江洲……

这是真的改变了吗?

还是,她是在梦里?

……………………

入夜。

奶团子们难得吃了一顿饱饭。

今晚上早早就睡了,格外香甜。

江洲和柳梦璃是分床睡的。

两人原本就没什么感情基础,柳梦璃是下乡知青,当年喝醉了酒,稀里糊涂就和江洲发生了关系,有了孩子,这两年返乡,她因为团团圆圆,咬咬牙选择留在这里。

两人之间都不是隔了一层纱了,那简直是隔了一层山!

下乡知青,骨子里有点傲气,柳梦璃对待江洲也一直不冷不热,这也是为什么上辈子江洲一直对柳梦璃非打即骂的原因。

只是这会儿重生了,江洲心里明白,很多时候,除了爱情,还有责任。

柳梦璃是自己的妻子,团团圆圆是自己的孩子。

他就得负起这个责任!

“啪嗒……”

黑暗中,忽然传来一声响。

江洲原本就睡在外面的稻草床上,生怕柳梦璃去做傻事!

这会儿听见声音,他立刻就惊醒了,赶紧起身朝着外面看去。

这一看……

他就愣住了。

小院子内。

柳梦璃……

正在洗澡。

月光倾泻而下,铺满整个小院。

家里唯一一水缸就在厨房的茅草棚里,柳梦璃为了方便,经常半夜趁着孩子们睡着了,去水缸旁用小盆装水擦身子。

她长得极美。

骨子里带着一股子寻常农村女子没有的矜贵秀气。

皮肤很白,一头黑发散开,披散在小巧圆润的肩头,肌肤细腻得不像话。

明明家里农活都干,但是丝毫看不出半点粗糙。

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五官绝美,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有着一股子杂草般的韧劲儿,这会儿月光被揉碎进了她的眼里,越发显得小脸朦胧眼睛明媚。

江洲眼皮子跳了跳。

他知道偷看人擦身子不好,但是,他也是真的怕她去做傻事。

因此,他也只能间或的偷偷看一眼。

确认柳梦璃还在就好。

然而,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就在江洲抬头准备再看一眼柳梦璃的时候,没想到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

柳梦璃吓了一跳,小小惊呼一声,整个人往后退了几步。

“江洲,你,你流氓!”

她又气又羞,小小的身子颤抖着,拳头也紧紧攥着。

江洲赶紧起身解释:“我真没看,我是怕你做傻事!”

柳梦璃小脸蛋泛起红晕,盯着江洲,小声辩解道:“我能做什么傻事?”

“比如,偷鸡。”

江洲盯着她,眸光灼灼,“我今天白天听见你说要给孩子们吃鸡,我心里就开始担心。”

“梦璃,为了一只鸡,搭上孩子和你自己的人生,一点都不值得。”

“而且,我保证,以后一定能够让孩子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发誓!”

他说的认真又坚决。

柳梦璃看着他,心里一瞬间涌起波涛。

她咬了咬嘴唇,半晌才低着头,小声道:“可是,后天就是清明节了……”

清明节,传统节日,家家户户都要祭祀祖先吃清明果。

家里别说做清明果的糯米了,连吃的都没有。

实际上,江洲今晚上算是守对了。

她的确是下了狠心,决定去做一次违背纪律的事情。

就一次。

为了孩子。

没想到被江洲抓了个正着。

她有些羞赧,却又觉得心里绞痛。

如果不是为了孩子,她怎么可能去做这种事?

她是下乡知青。

骨子里是有傲气的。

要不是被逼到绝路……

她也不至于。

“唉……”

江洲忽然叹了口气。

他起身,朝着柳梦璃走了过来。

而后,伸出手,忽然将她揽进了怀里。

柳梦璃一愣,小身子瞬间僵住!

他!!

他怎么突然抱住了自己?!

“明天,给我一天时间,我去赚钱,保证让你和孩子吃上清明果!肉馅儿的!我保证!”

江洲认真道。

他抱住柳梦璃,轻轻的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而后就松开了她。

黑夜之中,他压根没有注意到柳梦璃嫣红得快要滴出血的脸颊和粉嫩的耳垂!

“你,你先做到再说吧!说大话谁都会,我,我先睡了……!”

柳梦璃脑袋里这会儿乱糟糟的。

她总觉得江洲似乎是哪里不一样了。

但是又说不上来。

当下只能胡乱点头应了,而后低着头,涨红着脸,赶紧走到了里屋,在两个孩子身边躺了下来。

那,就看明天江洲能不能做到吧!

说实话。

她并没有抱着多大的幻想。

毕竟,一顿饭,就想要让自己相信他已经彻底改变?

柳梦璃抿了抿唇,露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

到底是江洲天真,还是自己天真?

……………………

翌日。

天刚亮。

村头的公鸡刚刚打鸣第一声,江洲就起来了。

他先是将昨天剩下来的一点小杂鱼加了水热了热,又往里面放了一些早上在地里新鲜摘的白菜烫熟。

昨晚上剩下的两个红薯,他也一并放在屉子里热了,做好这一切,他盖上锅盖,保温。

之后又从家里找了一个菜篮子和尼龙袋就出门去了。

实际上,重生睁开眼的那一刻,江洲就从来没有一刻不在想赚钱的事。

的确,在河里捉鱼,又或者自己勤奋起来,去田地里干活,都能够填饱柳梦璃和孩子的肚子。

但是,太慢了,太苦了。

吃饱只是最低级的追求,他想要给她们的补偿,可远远不止于此!

他重生了!

带着后世的信息,重生到八十年代,这个遍地是黄金的年代!

他绝对能够彻底改变所有的一切!

他要给她们最好的生活!

而江洲知道,最困难的就是第一桶金的累计。

他昨天去捕鱼的时候,就一直在观察。

如今自己身无分文,想要赚到第一笔钱,那么就得利用现有的资源。

里七村靠近大山。

植被十分繁多。

他昨天捕鱼的时候就顺带着看了一眼,发现田间地头都是艾草。

虽然里七村的村民为了过清明,摘了不少艾草回家,但是里七村的植被实在是太丰富了,大片大片的艾草还在田间地头疯长。

艾草多得没人摘,但是江洲知道,如果现在将艾草摘下,趁着新鲜,带到二十里地外的庆安县城里去卖,那绝对是最紧俏的商品!

那里有一个肉联厂,还有一个矿区家属楼。

江洲心里清楚,这就是他重生回来的第一桶金!

天色还是蒙蒙亮。

江洲飞快收割着艾草。

他手脚麻利,亏了年轻力壮的福,东方一抹鱼肚白刚刚冒头时,他就已经摘到了整整一个尼龙袋的艾草和一些野菜。

野芹菜,马兰头,都是这个季节最好吃的野菜。

也是县城里人最想的那一口味道。

江洲直起腰,将尼龙袋往肩膀上一扛,拎起篮子朝着县城走去。

二十里地,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他愣是走了一小时就走到了。

早上八点。

江洲找到了矿区家属楼。

这会儿家家户户的职工刚上班,家庭主妇们也都出来买菜了。

明天就是清明节,可得做点好吃的犒劳男人,祭祀祖先。

江洲也不含糊,走到马路牙子旁边就坐了下来。

他将菜篮子拿出来,又从尼龙袋里面抓了一大把新鲜带着露珠儿的艾草放了进去。

来来往往中年妇女们,眼尖的就看见了这一抹绿。

“哎!你这卖的什么呀?”

江洲还没吆喝呢,就有一个中年女人过来问东西了。

江洲擦了一把头上的汗,笑着道:“艾草,明天不是清明节么,这东西那可是必须品,没了艾草,做啥果都不香!没艾草的清明果,哪儿能叫清明果呢!”

中年女人也跟着乐。

“看起来是挺新鲜!”

可不么!

这可是江洲一大早去摘的,还带着露珠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