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战神狄青》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战神狄青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黄衍栋

角色:狄青李宝田

简介:北宋天圣二年(1024年),十六岁的狄青替兄“逮罪入京,窜名赤籍”,创造了“从士兵到元帅,从布衣到宰相”的传奇人生,成为宋仁宗最喜爱的大将,也是北宋朝唯一出任枢密使的武将,被誉为“北武襄、南武穆”的一代名将,后世之人尊称其为“北宋战神”

书评专区

诸天从陆小凤开始:诸天从偷香高手开始!真心找不到哪本是金古梁温黄同人的最好的一本。有的话请推荐!

杯赛之王:这是一本超级爽的足球小说,有梦想,有文笔,有热血,有真情实感!侧面描写足够,没有恶意无脑打脸。最重要的是,世界杯上的奇迹基本都是依照现实比赛的一些过程写成的,看着小说想着以前看过的那些比赛真是爽到爆炸!莱万的9分钟5球写在主角身上!直接把我吸引在这本小说里了!有时候现实真的比小说更离奇!

拔魔:有味道的故事 有味道的人 非爽文 更像修仙版的武侠 带给读者一个有仙味也有人情的世界 ……——熊猫读书

战神狄青

《战神狄青》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五章替兄逮罪心不悔

日上三竿,狄云已收拾好了行装,准备启程去往县衙,秀姑红肿着双眼抱着狄婉儿,默默无语地站在他的身旁。

狄母仍未见狄青起床,以为他还在为昨晚的事生气,在小院子里冲狄青的房间喊了起来。

“臣儿,该起床了,你大哥马上就要走了,我们去送送他。”

狄云道:“娘,就让弟弟多睡会吧!想是他昨夜也没睡好。”

狄母又看了几眼,犹豫着叹了口气,没再唤狄青。

狄云背着包袱向外走着,一步三回头地看向身后狄青屋子的窗户,直到他出了院子,也没见到心中期待的那个身影出现。

终于,狄云还是停下了脚步,返身走回了院子,来到了狄青屋子的窗前。

狄母心情悲伤,脸上勉强挤出笑容,秀姑抱着一岁的狄婉儿,眼泪又流了下来。

“弟弟,大哥要走了,家里以后就要让你多照顾了……”

“娘的胃不好,别让娘吃了冷饭……你嫂子有时会头晕,你多留心些……婉儿还小,等长大了,你教她识字,习武,等她长大了,给她找个放心的好人家。”

狄云知道大宋朝从军的规定,一朝从军,将终生为伍,直至花甲方可离营。他站在狄青的窗外说着,嗓子有些哽咽。

“弟弟,以后你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大哥希望你也要多保重身体……前几天,我和你嫂子托媒人在柳家庄给你说成的那桩婚事,回头等彩礼钱奏够了,就让你嫂子帮你将那柳姑娘娶进门来……你在屋吗?”

狄云在窗外一直没有听到屋里有任何动静,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弟弟,你在不在屋里,在的话应一声……弟弟……”

狄青的屋里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传出,狄云的心瞬间跌入了谷底,三步并做两步冲了进去。

狄母与秀姑见状,也是心头一紧,快步向狄青的房间奔去。

当他们踏入房间的一刹那,全都愣呆在了当场。

屋里没人!

狄青根本就没在屋里!

“老大,床上有封信,应该是臣儿留下的,看看他说了些什么。”狄母悲从心生,轻叹了口气。

狄云小心翼翼地拆开了信笺,狄青的笔迹映入了眼帘。

“娘:勿念!

大哥:照顾好娘!

嫂子:让婉儿记得有个叔叔!

此去替兄逮罪心不悔!

汉臣留字”

一封只有三十三个汉字的留书,从狄云手中传到了秀姑手中,又从秀姑手中传到了狄母手中。

狄母双手将狄青的留书死死在攥紧着,颤抖着,颤抖着,眼中流下了两行泪。

讲真:

数年后,一位隐世高僧云游至狄家庄,见到狄母递出的这封保存完好的狄青留书时,轻叹了一句:“天意不可违!阿弥陀佛!”

高僧的这一句隐语,让狄青离家时的这封留书成为了一桩千年未解之谜,此为后话。

汾州前往京都汴京的古道上,漫天飞雪。

一线天古道上,北风卷起漫天的雪花狂暴肆虐。

天空变成了幕白一片。

一个戴着青面獠牙的狰狞面具神秘巨人,如擎天煞神立在风雪中,面具后面双眼紧闭,他右手提着一把寒芒闪现的血刀,刀身赤红,正朝地面上滴着殷红的鲜血。

肩戴枷锁的狄青,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眼睛能看到北风狂乱地吹过一线天古道,但他无论如何尝试,耳朵都听不见四周落雪时北风呼啸的怒吼声。

他唯一能听到的声音,是来自神秘巨人手中那把闪耀噬血之芒的赤红血刀,似有活血在流动,鲜血滴落时发出的有节奏的清脆滴嗒声。

那声音,很安静,静得可怕。

每一声都直击他的心灵最深处,令他灵魂都能感觉到颤抖,宛若滴入骨子里,令人心悚,全身汗毛倒竖。

其他人都消失在了四周的风雪中,整个一线天古道上只剩下狄青与神秘巨人。

狄青试着挪动身子,却发现自己犹如一线天古道上的一块青石,生了根,纹丝不动。

十六年来,冷汗第一次从他的额头渗了出来。

一种窒息的气氛,在这个风雪狂乱的一线天古道上滋生。

那是一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反击却反而滋生深深无力感的绝望。

正在他使出全身力气不断尝试挣脱之时,神秘巨人那青面獠牙面具背后原本紧闭的双眼蓦地睁开。

两道幽蓝之芒从他的眼中迸射而出,同时,他手中的赤红血刀刀锋翻转,那鲜血滴落时产生的嘀嗒声戛然而止。

狄青心底一寒,一种死神临身的感觉刹那传遍全身。

神秘巨人动了,他手中的血刀扬起,暴射出一道刺眼光芒,令狄青睁不开双眼。

漫漫白光中,狄青根本就找不到对方人与刀的丝毫身影,只能听到一声长啸的刀吟长鸣不息。

这一刻,死亡之神真正地临身。

无刀风!

无刀影!

无刀意!

却令狄青瞬间感觉全身产生一种撕裂肉体、挫骨捣髓的无痕剧痛。

那种痛绝无仅有!

那种痛似天地初生!

甚至连头发丝都未能幸免!

狄青在这漫漫白光中数度晕厥,又数度清醒,直到他的身体开始慢慢适应了这种痛苦,他眼前的白光才很缓慢地逐步暗淡。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至四周完全漆黑,狄青才尝试着再次挪动自己的身体。可结果还是令他失望……因为还是动不了。

无边的黑暗,无风亦无声!

狄青就在这黑暗中伫立不动。

他无法知道时辰过去了多久,因为四周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那种令人窒息的黑暗,那种安静到令人心悚的黑暗。

直到……

有一刹那,他感觉到了自己的眼珠子动了一下……手指其中一个关节也动了一下……

直到……

全身这样的地方越来越多,全身骨骼经络肌肉血液跳动越来越频繁……

他头脑中的意识再次活跃起了,一帧帧从儿时开始的记忆画面流动起来,闪动着,在脑海中重现,越来越多,越来越快,从三岁……八岁……十六岁……

直到一线天古道那狂乱肆虐的风雪中……

那记忆中的一帧帧画面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