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雄曹操《铁血英雄的霸王三国》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铁血英雄的霸王三国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水木四

角色:李雄曹操

简介:三国时代是一个战祸纷乱的时代,时势造英雄,乱世就是英雄们展示自己才华的最好舞台
三国时代注定就是英雄辈出的一个时代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铁血英雄的霸王三国

《铁血英雄的霸王三国》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006章:起兵

我听闻张铁所言,士燮密令领方县县令谋害我们,我大惊:“什么!这消息可靠吗?”张铁应道:“不会有错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们想不反都不行了!反了吧!”李雄这时也说:“就算士燮能容得下我们,可他弟弟士武也容不下我们啊!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大不了,失败的时候,我们随便占座山落草算了!”

我脸露愁色,说:“士燮可是拥有了整个交州啊!势单力薄的我们又怎么和他斗啊!”张铁气道:“大丈夫死就死!有什么好怕的!为什么要在他人的下面做牛做马,活得一点都没有个人样,与其如此还不如拼上一拼,纵然一死也要死得有尊严!”李雄奇道:“四弟,你几时变得如此贪生怕死啦!”我回答:“可我有我的家庭啊!我怎么能因个人而令他们……”

张铁气道:“你不必做了!范力们自不会连累于你!”李雄叹了口气,说:“人各有志,你不加入,我们也不会怪你的!”陈智却在旁边细细地看着,并不出声。

我叹了口气后说:“为今之计只有拼一拼了!我们是好兄弟,既然别人把我们逼到了这份上,不干也不行了!”张铁和李雄拍拍我的肩膀说:“好兄弟!”

李雄和张铁又问陈智:“那你呢?”陈智在思考不回答。

我右手一拳击在了左手的掌心上,大叫:“我想到怎么可以名正言顺地斩杀领方县令了。我们借区达想要勾结领方县令叛国而杀了领方县令,然后向整个交州宣布这一件事!我料必能令士燮的数万大军不会兵发安广县!”陈智笑笑,说:“好!英雄所见略同!我们只要占据了领方县和安广两县后慢慢地扩大自己势力,日后的我们是不会再怕士燮啦!”

我担心地说:“但是我还是有所担心:如果说士燮硬要发兵的话……为防万一,我们只好真的出兵去攻打区达!为国为已,这是迫不得已啊!”陈智赞成我的见解:“士燮发兵的可能性非常大,我们如果不去攻打区达,我们在理论上也站不稳,唉!看来要做好离开家乡的最坏打算了!”

李雄和张铁沉默不语……最后,四人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只好如此了……

我回到家里,呆呆地在厨房里站着,环顾自家的厨房,我对自己家的厨房永远看不够,我心中有着万分割舍不去的情怀。在自己家的厨房哪怕是呆呆地站着,或者是傻傻地环视,这也是一种幸福!一种有家的感觉,家的温馨。其实我最怕流浪,最怕无家可归了!我情不自禁地拿起锅盖,用锅铲在锅里铲了几铲,最后连连地重重地叹了几口气……最后在家里东走西走,在看着家里的一切,一切……

我不知道这一次离开家不知要何时才能回来了……

领方县的县令找来了他的心腹,问道:“怎么样?一切准备妥当了吗?”心腹回道:“大人放心好了!小的已经布置妥当了!只要他们来赴宴,喝下那些下了药的酒,必会不醒人事,届时再将他们囚禁起来大人想把他们怎么样就怎么样了!就算是他们识破了天机,不喝药酒,可是我们数百人马难道不能将他们擒拿下来吗?加上郁林郡还有数千大军啊!他们会第一时间赶到领方县的,不信他们不束手就缚!”

县令大笑:“好!好!我们成就了这桩大功,不愁不能升官啦!”心腹奉承道:“大人,那时可不要忘了小人哟!”县令:“好!好!我是绝对不会忘记你的!”两人相视大笑……

下人来报:“县令大人,李雄、范力等四人求见!”县令喜道:“快请!快请啊!”下人退下去:“是!我马上去请他们上来!”下人去请了。

过了一会儿后,我们四兄弟进来了。县令皮笑肉不笑地说:“欢迎!欢迎啊!本官正要派人请诸位来赴宴啊!没想到诸位就来了!哈哈……快请进席吧!”

我拱手施了个礼,谢道:“多谢大人,可是不必了!”我转而大声地吼道:“你这逆贼想要杀我们后将城池献给叛国之贼区达。今日我们就要为国除害,杀掉你这个叛国逆贼!兄弟们,还不快动手!”

我的话刚一说完,李雄就冲了上来一拧就拧断了县令的脑袋,县令做梦也没想到死的会是自己,而张铁把县令的心腹也杀了。数百县兵想要冲上来为县令报仇,李雄抻目大喝:“你们谁想不要命的!就来啊!想试试看我李雄的火焰枪吗!”而另一方面,刘蹇引着百余人搭弓拉箭准备射杀冲过来的数百县兵。

众县兵吓了一跳,不敢上前,一方面是因为李雄和张铁有万夫莫当之勇,另一方面又是害怕对手的弓箭。我看着数百县兵,大声叫道:“弟兄们!这是叛国的[注一]象林县贼人区达写给那贼县令的密信,要那贼县令共同起事,从我大汉中分离出去!此等叛国大贼难道不该杀吗?这叛国大贼平时又作威作福,欺压百姓!弟兄们啊,你们在他手下受的气还不够吗?”

众人之中有一个人高声应我道:“这逆贼平常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这逆贼该杀!该杀!大家想想,张奂将军一生为国尽忠尽职,他的后人又怎么会欺骗我们呢?大家说是不是啊?”众县兵听到了那个县兵的话后开始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一来他们群龙无首,二来他们又惧于刘蹇等人的弓箭,三来张家威望昭著以及我们四兄弟素有贤名于交州,四来领方县令平常作威作福无恶不作,每人都恨他入骨,于是县兵们便决定投降于我。领方县就这样被我们占领了。

我看着领方县令和他心腹的尸体,我捂着胸口,张着嘴呕吐起来。因为我从来都没有杀过人或者是见过死状这么惨的死尸,加上这次是因为才令领方县令和他的心腹毙命,心里感到不安极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往后的一生还要杀死多少个人了……

士燮听闻领方县县令死后,大怒,士燮先令郁林郡太守尽数出动郡兵攻击于我,便发兵两万杀气汹汹地直奔安广县和领方县而来……

我聚集了两县之兵,共七百余人。而李雄作为一个在安广比较有声望的士族,他家拥有了一百余私人部曲,而张铁的张家自然也有自己的私人部曲,而他家是武将出身,自然他的部曲都是武艺高强的好手。我家世代经商,时常走险路,也少不了会武艺的下人,我本家的伙计还有私人部曲可以得到两百来人。这样我们四兄弟就有了一千余人马了。

我将那一千余人聚集起来,大声地对他们喊道:“我们大汉的疆土是我们的先祖用血换来的,现在象林县功曹区达想要分离象林县出大汉。如果说让区达阴谋得逞了的话,当我们的子孙在我们老了以后问我们,‘象林县不是我们大汉的吗?为什么它会分离出去成了一个国家呢?爷爷你们为什么不捍卫国土呢?’那时我们又该如何回答?而且我们死后又怎么向先祖交代,我们把先祖用血所换来的疆土给抛弃了,这样还有脸下到地下去见先祖吗?难道我们真的只能是上愧于先祖,下对不起于子孙吗?”

一千余人听到了我的话后,他们群情激愤了:“我们绝对不能有愧于先祖而对不起后代子孙!”我顾视着那千余人,知道他们可以使用了,我便振臂高呼:“对!兄弟们说得不错!我们绝对不能有愧于先祖而对不起后代子孙的事!我们一起去讨伐区达,捍卫大汉捍卫我们自己的尊严!好不好啊?是男人的就去,若不想有尊严的,我也不勉强!”我这样的一激,众人雷鸣地回应道:“好!好!”李雄、陈智、张铁、我都高兴地笑了。

刘蹇穿上了他以前保家卫国作战时所穿过的铠甲,依然有着他年轻之时在凉州征战时的雄风。刘蹇上前说:“少爷!外面有个叫做李刚的人,他率领着数十人想要投靠于我们!”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有人来投自然是来者不拒了。

铁高兴地说:“快叫他进来啊!”刘寒便吩咐身边的一个随从去请李刚进来了。一个长相俊秀的小伙子领着数十人来到了这里,张铁迎上前去,说:“壮士!张铁欢迎你们啊!”

“张铁?你就是张铁?张奂之孙,张芝之子?张铁张还恨?”李刚听见铁自我介绍的时候紧紧地盯着铁不放,而他所带来的数十人而紧盯着铁。铁为此觉得是十分的奇怪,铁问:“怎么了?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李刚心里寻思:“张铁,我祖父的好友张奂之孙!如果说不是张奂不察明真相就助竖宦的话,我家也不会被搞得家破人亡了!我是否应该向他表明身份呢?唉!还是先看看再说吧!”李刚这样一想便哈哈大笑,说:“没有!没有什么了!哈哈!”铁是没有相信李刚的话,他紧盯着李刚,觉得这个人一定是和自己家渊源,可是又不便问而已。

陈智走上前来,说:“壮士们,你们愿意和我们一起去讨伐区达,收复象林县吗?”李刚拱手应道:“求之不得!”陈智大笑:“好!好!”

“报~!”斥候飞奔进来,斥候向我拱起双手,说:“少爷,郁林郡太守率着两千余人先行扑向安广县而来,他这是想要先截断我们去象林县的道路啊!”我大惊:“什么!难道我们要先和郁林郡太守张旻开战吗?”

智长叹口气说:“没办法!我们想不打都不行了!张旻一领兵截断我们的去路,一等士燮的大军一到,我们就难以抵抗敌军了!我们现在先设伏以待张旻,打他个大败!然后再用他的降兵以及辎重来补充我们!”我表情十分不情愿:“这……”李雄和铁:“好!就这么办!”我叹了口气,三位兄长都同意了,我作为小弟的反对也没有用了。

陈智脸现愁容说:“可是我有些害怕!我怕两县之兵见到我们要攻击的是张旻的部队,他们会骚动的!他们认为我们骗了他们,攻击自己人,内部一乱,我们怎么是张旻的对手啊?”李雄也皱起了眉头,微点下头,说:“我也是怕这个啊!我们就将我们各家的私家兵与两县之兵混编在一起,当两县之兵发生骚乱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容易地控制住局面。”陈智叹了口气,说:“但愿事如人愿吧!唉!这次冒险的赌博希望能成功吧!”

张铁说:“张旻的人马比我们要多,我们不可能全部吃掉他们的,只能是让他们败逃,我军只要能打个胜仗就行了!”我抬起头望着天空,心里想:“这一仗真的能胜吗?”说句实话,我一点也不想开战,毕竟我还是想继承自己的祖业,经商下去,能丰衣足食就足够了!唉!我对战争充满了言之不尽的恐怖,不像李雄、张铁是将门之后,对战争的排斥感并不强烈!可是事已至此,我只好服从三位兄长了。

李雄等人将人马全部开往设伏以待张旻军的到来……

“大哥,快看!敌军来了!”铁指着远方的山路对雄说。雄便顺着铁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只见狭窄的山路上一条长长的队伍沿着曲折的山路像条盘旋着的蛇一般在爬动着。“哼!哼!让敌军尝尝我们的厉害!准备攻击!”雄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似乎战争对雄来说这是他感到快乐的事情。雄的准备攻击的命令一下,士兵们都作好了攻击的准备。

“杀啊!击败敌军!”随着雄一声令下,山上擂石和滚木不断砸落下来,张旻军遇到突袭,他们乱作一团。雄看着混乱的敌军,心中得意地想:“我们的第一战就注定是个漂亮的胜仗!哈哈!”

可是雄得意地实在是太早,太早了,战场上的一切瞬息万变,就是有着太多不可预料的因素在里面了。

两县之兵见到和自己开战的是郁林郡的郡兵,他们不由骚动起来:“怎么回事啊?我们不是要去讨伐区达吗?怎么和自己人打起来了?”“是啊!是啊!怎么会和自己人一起作战了呢?”“我们是不是被骗了?”两县之兵的脸上露出了迷惑不解的表情,他们不再向着张旻的军队发起进攻了。

张旻看到此情景不由大喜,他对他的副将说:“快整顿人马!敌情有变了!哈哈!李雄你们这帮傻瓜竟然想用我们的旧军来打我们的人马,你们蠢不蠢啊!你们这些十五岁小娃娃还是太嫩了!让我来将你们全部给收拾掉吧!哈哈!”

到底此战胜负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注一]象林县贼人区达:他是汉末象林县的功曹,好像这个县也叫做林邑县,位于现今的越南中部。区达杀县令自立为王,这个国家吞并不少小国后成为了一个比较大的国家。自晋以来就臣服于中国,但是也不断侵犯交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