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李丽质《大唐:不会真有人觉得考状元很难吧》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唐:不会真有人觉得考状元很难吧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大唐彦祖

角色:沈默李丽质

简介:沈默穿越大唐
彼时的大唐,科举刚兴起
宫廷秘闻,凡中第一届科举状元者,可做驸马都尉
然,此时的科举,难如登天,天文地理,无所不考

沈府经常会来一个姓李的疯丫头,强逼自己读书
疯丫头经常自言自语:科举这么难,你怎么考的中啊!我要怎么才能嫁给你呐!
直到科举开科
沈默一路中县试魁首、府试魁首、院试魁首,乡试解元、会试会元、殿试状元
沈默很不理解,科举明明这么简单,为什么你们说难?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大唐:不会真有人觉得考状元很难吧

《大唐:不会真有人觉得考状元很难吧》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沈默穿越而来。

等了很长时间,奈何剧情和他想的不一样。

按理说穿越者标配不应该有系统?

为毛我的脑子里面只有大唐的史料?

没错!

沈默脑海中只有大唐的史料,而且事无巨细,除此之外,还有个过目不忘,一目十行的阅读理解能力。

今天是贞观十年春三月初六。

按照史料记载,贞观十年春三月初十,全国各地的文房四宝会极具攀高涨价。

这事儿很诡异,具体原因沈默不知。

不过不要紧,沈默知道这是个商机就可以了。

在大唐,经商是很低贱的技术工种。

可吃饭都要靠女人养着,这是沈默不能容忍的。

他需要钱,最起码要改良一下现在窘迫的境遇。

李丽质听到沈默要发奋图强,去购买书籍和文房四宝,她激动坏了。

“沈默哥哥,我开元通宝很少,只有一贯钱,不过不要紧,我这个金钗价值十贯,还有这个和田玉镯,价值五十贯。”

“还有还有,这个腰挂也是纯金做的,市场价约莫也有个百贯。”

“给你,都给你!”

玛德!

土豪!

沈默不知道李梓什么来路,只知道她是长安人。

可怎么也没算到,这丫头居然这么豪。

早知如此,我经商个屁?靠女人养着不好吗?

当然,话是这么说,沈默的自尊确实很强,他不能容忍一个男人废物到需要靠女人养。

两人吃完饭,便径直来到泾阳街肆。

找到一家文房四宝店铺。

沈默二话没说:“我有一百六十一贯,能购置多少文房四宝?”

店博士:???

玛德,智障吧!

哪有人这么买东西的?这不来砸场子的吗?

文房四宝不像纸张贵的变态。

现在大唐的纸张,一张黄纸可以炒到一千多文。

可文房四宝的价格很便宜。

原因无他,纸张那种技术工种都被朝廷垄断了,一般人不会造纸。

可文房四宝不同啊。

您这一百六十多贯的购买力,将这里全部的文房四宝盘下都可以。

“贵客,你别闹,小店小本生意,不要拿小店开玩笑啊。”

“对啊沈默哥哥,你买一两幅就够了,没必要把这店给掏空了啊!”李丽质也在一旁劝阻。

现在一副文房四宝定价大抵在百文左右。

一百六十贯就是十六万文,这能购买多少?一万六千幅文房四宝。

您觉得小店有这么多吗?

整个泾阳也未必有这么多啊!

“有多少买多少,给我盘一下,随后送到我府上。”

沈默一锤定音,花了十贯钱,将这小店的文房四宝给掏空了。

出了店铺。

李丽质拍了拍胸口。

还好还好,只耗费了十贯钱,祸祸就祸祸吧,沈默哥哥开心就好。

可没过多久。

沈默又来到一家文房四宝店,一样的话,一样的套路。

这家店……又被掏空了!

李丽质有些喘不过气了。

“沈默哥哥,不要这样,我知道你要发奋图强,可不要发疯图强啊,没必要的。”

沈默看着李丽质,淡淡的道:“再过五天,你的钱,我都还给你。”

李丽质赶紧摆手:“我并非要钱,只是……咱这是不是有点高调了?你这是打算考一辈子科举吗?”

你看把孩子都逼成啥样了!

俗话说笨鸟先飞,可没必要这么飞啊!

沈默没多对李丽质解释,逛了一个上午,沈默几乎将泾阳县所有文房四宝掏空。

李丽质这下真的有些喘不过气了。

只感觉有种窒息的绝望感。

造孽啊!

孔颖达你个匹夫!你一个科考题,将沈默哥哥逼疯了!

你有罪啊你!

李丽质心中将孔颖达给骂了个遍。

别等本公主回长安,你看本公主怎么收拾你!

国子监祭酒?今天谁说话都不好使!本公主要砸了你国子监!

一路无话,等再回到沈府的时候,李丽质面色有些狰狞。

“沈默哥哥,我……那个,先回长安了,你不要太用功,没必要的,考不上也没关系的,人好生生的就可以。”

沈默点头:“好,知道。”

李丽质想了想,又有些担忧的道:“你真的没事吗?”

沈默:“……”

“你先回去吧。”

“我……”

“嘘,不要说话,回长安吧,乖。”

“那……”

“嘘,好孩子,回长安吧,钱会还你的。”

“我……”

“我知道你不在乎钱,没事,我都懂,不要说话,回去吧。”

额!

李丽质觉得好难受啊!

为什么他不让自己把话说完?

终于将李丽质给打发走了,沈默长舒一口气。

……

一路策马狂奔。

李丽质直奔国子监。

“孔!颖!达!叔叔……”

她很气,别看内心吹嘘的厉害,可真不敢动孔颖达。

这是父皇的嫡系文官,掌控天下文脉。

李丽质不敢不尊敬啊。

她有些幽怨的看着孔颖达,愤愤不平的道:“你为何要出那么难的科考题给我?”

孔颖达含蓄的笑了笑:“这样,才能体现老夫的水平不是吗?怎么样?想出来了吗?”

李丽质就很气。

“两千文!两千文!工部降价两千文!你的破科考题!下次再也不要你出题了!”

“你怎么不说话?”

“惭愧了?羞愧了?孔叔叔你善良点吧!不要再出这么刁钻难题去祸害别人了,都将人逼疯了!”

“孔叔叔?”

咯噔!

李丽质愣住了。

这老东西不会生气了吧?

心眼这么小?

面前。

孔颖达脸皮抽了抽,有种石化的样子。

良久后,他焦急的道:“不对,不可能!”

他狰狞的看着李丽质:“老夫出的题目这么难,到现在还没人破解呢!你怎么知道答案的!”

“这不对啊!老夫这题水平很高的啊!”

他有些哆嗦的看着李丽质,仿佛要吃人般:“长乐公主,你给老夫说说,这题目你怎么破的?”

啊?

这下轮到李丽质懵逼了。

这也行?

画几个X,就能得出答案了?

运气这么好?

长乐淡淡的道:“下次不要出这么简单的题目了,这不是长了眼睛就知道工部要降价二千文?”

卧槽!

你羞辱老夫?

孔颖达面子有些拉不下来了,喝道:“你等等!”

没过多久,孔颖达去而复还:“来,这题给老夫破一下,和方才一样的,只是数字变的有零有整。”

很明显,孔颖达认为长乐也是瞎蒙的。

长乐紧张了,看了一眼试题,依旧风轻云淡:“你且等两天,本公主最近忙。”

“好!老夫就给你两天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