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的驱魔生涯》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我的驱魔生涯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流月年华

角色:冯老爷子倪歌

简介: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鬼呢?
倪歌蔑视:“没有鬼,我这驱魔人难道是装饰!”
举头三尺有神明
看风水,抓厉鬼,我倪歌身边从来不缺这些事情
地宫厉鬼出来了吗?呵呵那可是修炼的仙丹哈!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我的驱魔生涯

《我的驱魔生涯》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五章 毛雪莹的困扰

听了李宝富的一番话我也是哭笑不得。这尿急你到哪不可以,非要淹了黄大仙的庙宇。

手中的黄鼠狼虽然不能反抗却也始终恶狠狠地盯着李宝富。嘴里还哼唧哼唧表达着愤怒。

二舅和县长一家明显有些惧怕。李宝富说完后,场面顿时陷入了沉默。

我提起黄鼠狼放在自己的面前。

“孽障,就算是那李宝富不对,你也用不着整的他差点没命吧。念你修炼出灵智不易,我可以放了你。不过你要保证不再骚扰他们。”

黄鼠狼低头想了一下,很是坚决的摇头,两只爪子比划着自己的房子塌了的场景。一双豆眼可怜兮兮的看着我,甚至还蒙上了一层水雾。

“唉!明天你和他们一起上山,将你的庙宇重新盖一座。再给你摆上贡品香火你看怎样。”

我叹了口气,这黄鼠狼也太爱卖萌了吧!哪点像是把李宝富折腾的死去活来的妖物。

“等会我就派车,咱们连夜上山给大仙盖房子。”县长可是等不及了,这事情折腾的一家人都快崩溃了。还是越早解决的约好。

于是十分钟后,一辆卡车带着十来个泥瓦匠。我和李宝富上了一辆越野直奔乌龙山上。

在李宝富的指引中,折腾到黎明时分,终于找到了那座倒塌的黄大仙小庙。

半上午时分,一座一人高,混凝土结构的小庙便出现在眼前,比之先前的土窝子自然是强上了不少。

我打开笼子,将黄鼠狼放了出来:“走吧,以后别出来了。”

黄鼠狼跳到地面对着我,两个爪子放在一起作揖后这才蹦跳着钻进庙宇一闪而没。

“倪师傅,咱们回去吧。”直到此时,李宝富还有些惊魂未定,这黄大仙的庙宇,那是一分钟也不想留下了。

中午时分,刚到县城就接到二舅的电话。

县长在贵宾楼设宴表示感谢,让我务必赶到。

来到贵宾楼却见到县长和二舅两人很是焦急的站在门口。一见到我过来脸上顿时欣喜起来。

我心里纳闷,就算是自己帮助县长也不可能有这待遇吧!怎么说自己也是晚辈。

“倪歌你可回来了!”二舅小跑着过来,额头上满是汗珠。

“怎么了二舅?”我心里纳闷的问道。

“没事没事,倪歌你可认识一个姓毛的女孩?”二舅却是莫名其妙的反问。

我摇头。

县长和二舅脸上表情顿时显得有些怪异。

“倪歌兄弟,先不管这些了,咱们先去包房吧。”最后还是县长拿主意。和二舅一左一右的夹着我上了贵宾楼第十层。

一进包厢,我的目光顿时有些凝聚。这包厢里坐着的居然就是那集市上冷冰冰的美女。此时的她正拿着一碗茶水饶有兴趣的盯着我看。

旁边那婴儿肥的中年人则是很恭敬的下首坐着。

“倪师傅,先前是我们不对,小女子这里给您赔不是了。”冷艳的女子态度很诚恳,却始终很是淡定的坐着。

再看左右,县长和二舅连门都没进,很是拘谨的就在门口站着。事情有些怪异。这女人的背景不简单。

“没关系,那铜镜我还是不会转让给你。”带着微笑,我很是直接的表达自己的底线。

“倪师傅,你误会了,我叫段刚,这位是毛玉莹小姐。我们这次来是真心道歉,其实毛小姐和我还想请兄弟帮个忙。”婴儿肥的中年人满脸堆笑的说道。

“哦,毛小姐额头上的印记,你应该可以解除呀?”我坐下来看着段刚说道。

“倪师傅真是高人呀!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所在。”段刚小小的捧了我一下,继续说道:“这印记是毛小姐祭奠先祖后出现的。从那以后毛小姐变得越发的孤僻。我用了不少的办法,却是没有丝毫的作用,甚至不知道这印记会对毛小姐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我邹起眉头,开始打量毛雪莹。先前就发现她的额头有着一道奇怪的印记,可这印记以段刚接近二品的修为都找不到缘由就奇怪了。

毛雪莹并没有避讳我的目光。甚至没有一丝女儿家的羞涩。依旧端着茶水缓缓的品味着。

再看毛雪莹的额头,那道灰暗的气息组成的印记呈现出倒三角的形状,而这倒三角之内隐隐的显现出一个惟妙惟肖的小人。这小人的身材居然和毛雪莹十分的相像。

我的目光顿时一凝,再看那灰暗之气顺着口鼻一路向上。心里更是咯噔了一下。

“倪师傅,怎么你看出什么了吗?”段刚有些紧张的问我。

我立即摇头:“没有,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印记。”

“那倪师傅可否将乾坤寻龙镜暂时给我借用一下?”段刚语气缓和,立即提出了要求。

我转过身,深深的看了一眼段刚,拿出乾坤寻龙镜说道:“段师傅,这乾坤寻龙镜,从拿到手我也只是稍微擦拭了一下,还没有用过。段师傅借用没问题,不过,何不如就在这里用呢?”

段刚伸出手却没有接到铜镜,有些尴尬的说道:“这个是自然,我也很想知道这乾坤寻龙镜对毛小姐是否有帮助。”

我微微一笑,这才将乾坤寻龙镜递了过去。

段刚赶忙接过乾坤寻龙镜,捧在手上激动的浑身的肥肉直颤!

乾坤寻龙镜在段刚的手里一阵颤动,筷子长的红色小龙闪现,抬头疑惑的看了一眼段刚,又看了一眼我,似乎很无趣的摇头,再次闭起了眼睛。

呼!段刚满头大汗,身体一软,瘫坐在椅子上。很显然,这一番催动乾坤寻龙镜,已经让他体内的灵力消耗殆尽。

“好厉害的法宝,让倪师傅见笑了!”段刚瘫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

“没关系,没想到这法宝这般厉害,段师傅没事吧?”我收回乾坤寻龙镜,安慰着段刚,心里却是窃喜。

免费帮自己修补铜镜,上哪找这样的好人呀!

“倪师傅,好厉害的手段!不过这铜镜对我很重要,一百万的价格,倪师傅可以割爱吗?”毛雪莹忽然站起身,走到我面前伸出手,将铜镜的价格再次提高。

我明白这是一种邀约。只要我伸出手,就算答应。我正想拒绝,却看见毛雪莹的目光隐隐的有些深意。

“很抱歉,铜镜可以给你们用,不过却不能给你们。”我站起身,很明确的表达了我的意愿,却感觉到手心里忽然多了一团纸。

“是吗,那真的很遗憾了。不过我和段刚要在这里住些时日,要是倪师傅方便的话,这镜子是否可以留下,让我们暂时借用?”毛雪莹接着说道。

我可没有把乾坤寻龙镜留下的打算。他们要是不还,凭借毛雪莹的背景我也没地方说理去。

“这就不必了,我就是这县城的人。需要的话随时可以找我。很抱歉没有帮上忙,我先告辞了。”

我很果断的拒绝,起身离开。手心里,纸上的内容,让我非常的好奇。这段刚和毛雪莹之间的关系明显是主仆。可是这一番接触下来,似乎隐隐是段刚作为主导的作用。或许这纸团就是答案。

二舅居然和我一起离开,留下县长依旧像门童一样的守着。

“倪歌,这毛小姐是什么人呀?”车上,二舅有些后怕的问道。

“不认识。”我诚恳的回答。

“这就奇怪了!今天一大早,县长就接到了市委书记的电话,说毛小姐是贵客,让我们全力配合。可这毛小姐过来只是让我们找你。你真的不认识吗?”二舅疑惑的继续追问。

“唉!”我叹了口气说道:“二舅我真的不认识,也就是昨天在集市上见过,我也没想到对方背景这么深厚。再说我一直在道观,哪会认识这样的人。”

“喔,那她没有为难你吧?”听到我的解释,二舅立即关心起我来,继续说道:“倪歌别怕,大不了二舅这秘书不干了,咱也不能任人欺负。”

呵呵,二舅的话让我很是感动:“我没事,她找我不过是想让我帮点小忙。对了二舅,你能找到古铜钱和桃木的棍子吗?”

作为一个职业降妖驱鬼的人,身上的家伙事,还是要凑齐才稳妥。

二舅点头:“你没事就好,那些东西虽然不多,却也好找。回头我给你送去。对了这是县长给你的一点心意,你拿着吧。”

二舅递过来一张银行卡。

我也没有拒绝。直接收了起来。

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一行帮助驱鬼辟邪是本分,拿人钱财是因果。

和二舅分开后,我这才拿出纸团。这居然是一张粉色的餐巾纸。铺展开,里面似乎是使用茶水写了两个字:“救我!”

那段刚果然有问题。

或许是先前的接触,让段刚对我有了些猜疑。整个下午,段刚都没有和我联系。到是二舅派人把桃木棍送了过来。我也不着急,对方既然对我手里的寻龙盘感兴趣,必定会再来。用什么方式却不一定了。

为了以防万一,在院子里,我用铜钱和削尖的桃木棍组成了一道简单的九阴炼魂阵法。

这九阴炼魂阵法在布衣神术里非常的厉害。所谓炼魂,顾名思义是直接针对魂魄的阵法。完整的阵法就是神仙也一样可以将魂魄生生抽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