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的绝色美女领导》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我的绝色美女领导

小说:都市种田,都市,重生,年代,职场

作者:虽然

角色:王宇周渔

简介:\”王宇坐在会议室,手里拿本樱花通信,等待着工作单位的岗位分配
他再次回到命运的十字路口,这一次没再选择远离父乡远离父母,老老实实选择国企
没有养老,没有躺平,一路升迁,用实际行动告诉所有人,这里,也不是一定得按资排辈
只要操作够骚,收获不小,除了鲜花与掌声,还能拥有不少的意外收获哟!\”

书评专区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作者是国外的一个教授,虽然没有所谓的爽点之类的,但是写的确实很精彩(我是指理论方面)。还没看完就忍不住跑来推荐了

神话原生种:每个副本都有大概一半篇幅去解释作者对某些事情的私人观点,但又算不上是私货,毕竟私货是有逻辑结构的异论而不是民科般的梦呓。此外尤让人尴尬的是诗词的化用,主角随口扯两句诗装逼是常见套路,但引用的词句起码要结合场景起到破题作用吧,不是说你念了句诗大家就高潮了,不是所有人鉴赏水平都和你一样低的

崇祯聊天群:作死无极限,看到纸币改革那里就不想看了。没有足够的金属货币储存凭着国库那点钱就敢给勤王部队发纸币,如果在现实明王朝直接哗变都是有可能的。货币改革从来都是一个温和长期的过程,全局没有准备就脑子一拍发纸币。典型的和孙大炮的十万英里铁路一个德行。

我的绝色美女领导

《我的绝色美女领导》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白微这是在鄙视王宇臭不要脸。

也是在鄙视对面那个周渔的放浪形骸。

王宇早把她这些小表情看在眼里。

一来是这两天早就习惯被女鄙视,二来是她还年轻,哪知道这世界的人情世故。

哼……臭妹妹,缺少社会的毒打。

今天是王宇来到公司报到的第三天,也岗前培训的最后一天。

前两天和周渔混熟了。

安全办的主任本来负责搞安全培训,可是临时让周渔一个财务顶上。

至少可以说明一点,这个财务姐姐经常替领导办事。

这样的姐姐哄得高高兴兴的,对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更何况,国营大厂的姐姐飙车的速度快得一批,王宇和她比车技,反正也吃不了亏。

就当是切磋一下子嘛!

“来来来,我们接着搞安全培训,两下解决,你们也该各自到岗了!”

周渔笑眯眯地瞅着王宇,就像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

而隔壁的训斥又开始了,“这么点破事,你都办不好,一个调度,有这么难?”

“只拿工资,不干事?”

哎……

周渔就像没听见一样,照本宣科地读完最后的资料。

“按照规定,最后,我们要做一做安全经验分享!”

“就是把生活中和工作中遇到有安全风险的事情拿出来分享,这样就可以避免一些危险的事情发生了!”

妇女一本正经地解释,然后说,“我来开个头吧,就说洗澡这件事!”

小渔姐,你要说洗澡的事,那我可不困了啊!

王宇两眼放着曹贼的光,连腰杆子都挺直了不少。

妇女目光时不时地扫一眼王宇,似笑非笑地说,“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把水关了……”

“再开水的时候,你们一定要注意站开,要不然接下来的那一股水的温度一下子要到七八十度……”

“上次给我烫得一下子就从浴室里冲了出来……”

“啊?”王宇的嘴张得大大,“姐,那你不是一丝不挂……”

嚯嚯嚯嚯……

周渔笑疯了。

白薇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对她来说,这哪里是什么岗前培训。

分明是聊骚的现场直播,让她觉得恶心。

正常人听到这些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关心周渔烫没烫着。

王宇关心的是她穿没穿衣裳。

周渔也是个奇葩,她不是该生气吗?还笑?

白微觉得自己掉进了非正常人类中心。

笑够的周渔嗔怒地瞪了王宇一眼,“好了好了,不开玩笑,跟你们说这个,就是安全经验分享,以后洗澡注意一点。”

“白微,你来做一个安全经验分享吧!”

白微冷漠的摇摇头,“我不会!”

做这些所谓的安全经验分享有用吗?呵……

周渔也不强求她,“小王,你来做一个吧!”

王宇一改刚才的嬉皮笑脸,“那我就做一个吧,这个事情有点恐怖!”

“相信在大家的身边都有发生过。”

“在冬天的频率还比较高……”

王宇看了看对面的姐姐,又看了看身边同时入职的女孩子。

发现她俩的专注力一下子全都上来了。

他吸了一口气,声音缓慢,“一觉睡到早上的时候,听到闹钟响,睁开眼……千万不要再闭眼睛。”

王宇的话到这个地方就停下来了。

两个女人被吊足了胃口,眼巴巴地看着王宇,这家伙他不接着往下讲了。

周渔着急地喊,“你倒是说完啊,说一半留一半,你要急死我啊!”

王宇又看了看身边的白微,她的目光本来挺专注的,可是看到王宇朝她看过来的时候,立马朝别的地方看去,表示自己一点都不在意。

王宇一脸神秘,“如果听见闹钟响了,你睁开眼……再闭上眼,再一睁开……”

王宇一惊一乍地把两个女人吓得同时一哆嗦,只听他声音低沉地说,“再一睁开,一个小时就过去了……上班就迟到了!”

嚯嚯嚯嚯……

周渔伸手就朝王宇的身上捶了过来,“你个死小子,你是要把我笑死吗?”

妇女一边笑,还一边抹去两边眼角的眼泪,“我过去一年都没有这两天笑得多,你要是把我皱纹笑出来了,你得赔我!”

白微挺烦王宇的,不过烦归烦,笑也是真的笑,只是把脸转到一边去不让人看到罢了……无聊!

周渔都快笑抽过去了,这才拿着本子说道:“好了,安全培训做完了,经验也分享了,小王,我带你去调度室。”

周渔看了看白微,“你在三司一队的基层跟队实习,自己下去吧,我就不带你下去了!”

看看,区别待遇从这个时候就开始了。

白微的小表情刚刚有点小变化,她没想到影响才刚刚开始。

周渔拉着王宇说,“住在什么地方?要不要姐给你在附近找套房子,上班也近。”

白微本来要走,听到这话时,就说,“周老师,能替我在附近找套房子吗?”

周渔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这附近的房子条件不好,你这身娇肉贵的,喜好我也拿不准,还是自己找吧!”

“对了,报住房补贴要发票,记得每个月十号前交上来,你不交,我就当你不要了。”

看看,社会的第一顿毒打说来就来,真就是不带手软的。

王宇觉得白微肯定很不服气,因为她走的时候脚下踩的是风火轮,全身都在冒火。

这才哪儿到哪儿哟,在一个工程型为主体专业的国营企业内,一个女人去了基层,有苦说不出的日子还在后面呢!

不过王宇也不会批评或鄙视,谁不是从小白一路熬过来的呢?

在毕业时,谁都想当社会中那个特立独行的一人。

可是回过头来一看,谁又不是大江大河之中的无根浮萍呢?

关键还看怎么浪得自由自在!

“小王,要不要找房子?”周渔面对王宇的时候,又是一张笑脸。

王宇好奇地问,“离小渔姐近吗?近的话我就要!”

“滚你的!”

周渔笑了笑,然后塞了颗水果糖给王宇,“奖励你的!”

说着话,她突然又紧张地朝调度室里看了一眼。

“小渔姐也怕唐副经理骂你吗?”王宇把糖捏在手里。

周渔点点头,“谁不怕!”

不过说了这三个字,就有点后悔了。

王宇是不是在套我的话?周渔心里嘀咕了一句,看看王宇那一脸痞笑,痞帅痞帅的,这么小,没什么深沉的心思吧?

女人第六感很准的,王宇就是在套她的话。

这就证明这位唐副经理在三司内活得很不自在。

只有处处被添堵的人,才会无时无刻地发着脾气。

他可能是在骂人,但也许只是借骂人来宣泄自己不得志的情绪吧!

王宇掌握到了一个最重要的信息:这位唐副经理在三司应该是四面树敌了!

两人在调度室门口站了片刻,愤怒的唐副经理冲了出来,连周渔跟他问候,他都没搭理。

王宇更关心的,是办公室里,那个头底底的姑娘,好可怜,来让哥哥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