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毒医惊世:妖孽魔尊赖上门》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毒医惊世:妖孽魔尊赖上门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十一年

角色:阎罗王纳尼

简介:一朝穿越,成了容貌丑陋的家族废物?
她身怀逆天医毒双术,向来只惯做执掌生死者,
谁说她废物的,留口气去跟阎王说去吧!
至于笑她丑陋的,那正好,她不但可治毒,还专治心黑眼瞎!
偏偏身边冒出了个天下无双的妖孽魔尊,她还没出手呢,他已经把恶人们都扫地出门了!
她怒摔衣袖:“喂!人都被你打完了,我还有什么乐趣!”

书评专区

假如被巫女缠住:粮草★★★☆2020年轻小说一帝掠过的乌鸦的第3本书,依然是东京流。但此书在纯青春日常之上,加入了超凡异能因素,而且摈弃了系统(恋游后期,系统已经沦为累赘)。主线剧情是很经典的和风王道,普通人主角偶然间被美少女引领到修行者的世界,一番修炼,认识其他朋友,组队【战役】妖怪。但比起妖怪,还是人类更可怕。不仅要【诛灭】所谓的反人类修行者,还要提防友方修行者使绊子。后面揭晓,主角并不普通,他爹是个很厉害的大人物。人物却没那么王道,比较邪性。上本书是九条美姬让许多人破防,这本书的2个女主虽然也不太正常,但把握好了度,是恰到好处的异范。此书让人或许有些生理性不适的是主角源清素本人。这是一个胎穿的穿越者,但更是生而为神者,有神性,无人性。源清素的器量是狂妄,怀有“在现代社会,娶十个老婆,岳母是初中生”的抱负,这器量堪比释迦摩尼的“天上低下,惟我独尊”。他的相貌姿态堪称完美,修行天赋更是绝佳,家世血脉也站在顶端。他不认为自己是天才,只是傲慢地认为自己比所有人都努力。成为最强并非他的目标,在他眼里这已是既定事实。他的行为就自己一套逻辑,不依俗理,路人的看法无关紧要,美少女除外。源清素不会成为一个人人都喜欢的人。女主塑造堪称网轻中的顶点,初见面时的不受欢迎,却能在后面让人如痴如醉。神林御子是修行者中最崇高的神巫(类似圣女),以欺骗性的方式带源清素接触修行者的世界。【大御所】不许她参与战役,不让官方的人同她组队。这是为了避免她长大之前夭折,但她不能坐视普通人的牺牲,只能自寻非官方的新人。虽然是欺骗,但神林小姐传授源清素最大咒【八神雷】,给予武器【北极星】,各处也予以照拂。源清素既承恩,答应与她组队;也报仇,方式就是撩拨神林御子,让她爱上自己。神林御子不能和人有感情,给自己下了“十分钟只能说五句话”的咒。关西伊势神宫的姬宫十六夜是十二巫女之一,是个实力强大、趾高气昂、喜怒无常的魔女&谜语人。她很有文化,也不缺教养,却培养不出宽容的美德。在残暴的【京都之主】御下,卑下而慕强。十六夜姐姐此次来关东,私下是为打破私心的希望,互相交换咒法。却见得新人源清素向所有人公开「大日如来咒」,走在了更前面。公开的使命则是接受【京都之主】的文书,追捕忤逆者柳生三千子,从而牵出了其余几个重要女配角。一个是源氏族长的未婚妻藤原紫乃。目前因为源清素表现出的器量,京都源氏试图让他回归并成为族长。作为关西人,他们被姬宫十六夜命令着。另一个是相亲对象糸见沙耶加,反派组织神道教九组组长,歌仙级。手下被源清素所杀,她收留了柳生三千子。神道教分为不同组,各自宗旨不同,比如九组是为了守护家人。乌鸦的文字还是一如既往地优雅,并不堆砌华丽的词藻。他仅仅用最凝练的语言在对白上下功夫,纤细入微,人物形象跃然纸上。没有画蛇添足地渲染心理,读者能够体会干净的没有修饰的情感,心弦一直被撩拨着。这套文风写日常非常舒服,写打斗就有些漂浮,使不上力。宏大的场面下内里不够充实,因此所谓的高潮有回味,却不够爽。几个关键的基础设定,“咒是力量,也是束缚”,“任何人都可以修炼,取决于器量”,“一切万象都可变成妖怪”,初看平平无奇,细细咀嚼却觉得很有味道。根据几个设定下的推演,官方组织的拉胯似乎可以理解。因为现实中的本子就是这样的,上层修行者和下层修行者利益并不一致,“抵抗妖怪”的根子已经烂透了。然而所谓的反对者神道教,同样建立不了新秩序。在修行者的世界,依然还是人吃人的弱肉强食主义。这个世界观的背景打下了,格局可以很大。如果只是把这个背景当作修饰,让源清素周旋于几个巫女间恋爱日常,然后时不时接受官方组织的命令作为支线,【战役】妖怪、【诛灭】神道教,可以完全发挥作者日常文方面的长处,也是大部分从恋游追来的书友愿意看的。反之,真正触碰矛盾,理清几大根深蒂固的组织的关系,为修行界带来变革,而不再是被动性的“抵抗妖怪”,将会很难写,且许多书友会认为无趣。海底漫步者同样的转型超凡作《在下壶中仙》就是前车之鉴。

朕,隋炀帝,不服:文笔差,屌丝气,文风白。简直侮辱广神,不能忍。剧毒!!!

巨星从来没有文艺的:身高183,体重70斤,你告诉我,这人长啥样?反正我是想象不出来。。。。。

毒医惊世:妖孽魔尊赖上门

《毒医惊世:妖孽魔尊赖上门》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索性心一横,王伯便直接说了,“二小姐说亲眼瞧见您跟马夫半夜私奔了,还划破了她的脸,这件事情现在都传开了,一大早这太子殿下就来了,现在正在大厅呢,老爷子一宿没睡。”

卿九冷笑一声,一双猫眼冷芒流转,说她私奔?还是跟一个马夫?这不是瞧不起人吗?她卿九最讨厌被人瞧不起。

这个卿蓉蓉颠倒黑白的本事还挺牛,昨日毁了她半边脸简直是轻了,应该拔了她的舌头才对。

“去看看。”

卿九扔下三个字,大步的朝着客厅走去,王叔要先行去通报,被卿九给拦住。

站在庭院之内,正好可以看清厅内的情况,卿荆山坐在左边第一位置,老态龙钟,两鬓斑白,模样衰老,眼睛通红,显然是熬了一夜没睡。

这个模样的卿荆山让卿九的心下一窒,心疼了一下,透过这个老者她似乎看到了自己前世早已经阴阳相隔的爷爷,这个老头是真心疼着自己的孙女,却不知道真正的卿九九早已经香消玉殒。

待客厅内的人不少,二房的四口都到了,二伯秦桧,二伯母沈婉蓉,还有他们的大女儿卿城……

说到这个卿城,那是人长的美,性格又温婉,在东辰国也是名声响当当,有第一美人之称,原来她的名字是叫做卿柔,便是因为这娇美容貌,后改名为卿城,寓意‘倾城’的意思。

平日里,人们总拿这个卿城跟卿九九比,说她是天生的凤凰,卿九九是地上的野鸡。

冲天翻了个白眼,卿九九想,管你是凤凰还是鸟,最好别来惹我,我卿九可不是卿九九那个有头无脑的大小姐~

二女儿卿蓉蓉昨晚就见过了,此时脸上包着纱布,一双通红的眼肿的跟金鱼似的,趴在她娘的身上一抽一抽的,看她那个惨样,卿九心里总算是平衡一点了。

“卿家主,关于卿家大小姐的为人作风想必您老也是清楚的,这一次更是变本加厉,竟然跟马夫私奔,这简直就是打皇室的脸,单凭这一点卿小姐便不配做太子妃,所以今日这婚事,本太子是退定了,就算是闹到父皇的跟前,想必卿家也无话可说。”

此时,一男子高高在上的声音响起,卿九这才看过去,坐在卿荆山的对面,并没有第一时间瞧见,男子面容寡淡却是不失英俊,姿态摆的很足,一副优越的上位者姿态,正是太子楚烨。

卿九瞧着这个男子,便与昨晚偷袭她掉落悬崖的黑衣男子联想在一起,身姿体态有些相似,但却不敢肯定就是这个人。

不过没关系……

她活着回来了,卿蓉蓉跟那个黑衣人该惨了。

嘴角勾起一抹邪妄的笑容,此刻的卿九危险无比。

“太子殿下,老臣的孙女老臣自是知道她什么样子,她虽是跋扈了些,但是老臣却相信我的孙女儿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您要退婚可以,但是以这样的名义,老臣不认。”

卿荆山的声音掷地有声,这样无条件的维护和宠溺让卿九心里既感动又窝心。

此时,楚烨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他沉着双眼,一脸的不屑,嘴角嘲讽的勾起,看着卿荆山开口道,“卿老爷子,这件事情可由不得你不认,你的二孙女儿可是亲眼所见。”

楚烨的语气有些不耐烦,甚至隐隐带了些威胁。

“亲眼所见?”

楚烨话音刚刚落下,卿荆山还未来得及开口,却只听另一道慵懒的女声陡然响起。

接着众人便瞧见卿九从外面走了进来,她的步子迈的很慢,不急不缓,嘴角挂着一抹似笑非笑,模样略显狼狈,右脸胎记绯红,一双眼睛却散发出耀耀冷光,她的目光缓缓的扫过大厅内的每一个人,然后慢慢的落在了卿蓉蓉的脸上,唇角一勾,开口道,“二妹,你哪只眼睛亲眼所见?说来听听。”

从卿九进来的那一刻,卿蓉蓉的眼珠子就瞪大了,脸色瞬间惨白一片,但更多的是惊疑和愤恨。

卿九九,她竟然没死,她坠落悬崖了竟然还能活着?

有恨,有怒,更有惧怕。

“我,我……”

卿蓉蓉张嘴,平日也是泼辣的性格,此刻被卿九的眼神威慑,加上她自己心里有鬼,竟是结巴了起来。

卿九却是轻笑一声,抬脚缓步走到卿蓉蓉的眼前,勾唇一笑,开口道,“二妹,别紧张,姐姐我很温柔的,你只要实话实说,爷爷会给你做主的,但是你若是撒谎了,那可就不好意思了,你这‘亲眼所见’的两只眼珠子可就只能挖出来泡酒喝了……!”

卿九的声音陡然厉了起来,眼珠子一瞪,竟是吓的卿蓉蓉一屁股栽到了地上。

她大口大口的喘气,只觉得卿九一身的妖气,那目光更是渗人,说出的话让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卿九九,你放肆!”

此时,终于回过神来的楚烨一声爆吼,双眼厌恶的看向卿九。

听到楚烨的呵斥,卿九慢悠悠的转过头来,一双收敛了寒意的眸子悠悠的落在他的身上,抿了抿嘴角,猫眼中的神色却好似闪过一丝惊讶,只听她开口道,“咦?太子殿下也在啊,真是不好意思,我刚进来的时候还以为是只狗熊坐在这里,就没在意,真是眼拙了……!”

楚烨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一双眼愤恨的盯着卿九,这个胸大无脑又嚣张跋扈的女人竟然敢讽刺他是一只狗熊,真是好大的胆子。

“卿九九,你不要仗着你父亲那点功劳,就恃宠而骄,无法无天,侮辱太子你该当何罪?”

楚烨的眼中聚满了杀气,只恨不得将眼前的卿九给千刀万剐了。

“呵呵……!”

听到楚烨的话,卿九冷笑出声,眼中闪过一抹不屑,紧接着张狂开口,“太子殿下,我一向都是这样无法无天的,你有个好父皇,生来贵为太子,我也有个好父亲,用死亡给我换了一个免死金牌,所以我还就持宠而娇了,你能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