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小娇妻只想暴富(余斐余安安)最新更新章节

小说:八零小娇妻只想暴富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风雨小妖

角色:余斐余安安

简介:现代白富美大龄剩女穿越到八零年代,本想自力更生,却不想桃花朵朵开
表叔家堂哥温柔体贴:“别怕,你摔傻了我娶你

支教老师阳光帅气:“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一起合伙做生意的二流子身份神秘:“要不我娶你吧,省得分钱时麻烦……”
这哪是财源广进!分明是财色双收啊!

书评专区

永归不朽:DND类 封神 粮草 周刊到月刊 不定

一世枭雄:比撒旦烂。。还没脱离超级小白的境界,那时候的烽火。。

我被妖魔圈养了:还可以,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比如父亲一直托梦,但是主角就硬是被降智不去追索疑点,比如主角老婆蝎子精和主角父母明明身处一家,却不知道其父母存在,透过主角口中消息也不去追查原因。目前的可读点在于背景设定是举世皆妖魔,正道势微,看后面会不会崩了

八零小娇妻只想暴富

《八零小娇妻只想暴富》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余斐当心的扯了一块放到嘴唇里,但是却无法控制自身的生理需要,不一嚼烂就咽了下来。

太肚子饿了,放到口中的事物都无暇顾及品味味儿就惦记着吞进去!

“赶快吃,吃了入睡!”余安吃的差不多了,将剩余烤田鸡向余斐与余鱼儿两个人眼前分了分。

余鱼儿用手抓着吃起來。

余斐也低下头,快速的吃完吞下去。

明日拉不腹泻,是否会发生意外再说吧,余斐觉得,自身去世了也好,也无需好好活着受这罪。

余斐吃着,那泪水就啪嗒啪嗒的掉。

余安在一旁瞧着,略微的皱眉头。

此次的事儿,是余安安这一原身造成来的,但是这余老二一家人尽管犯愁,却从沒有责怪过余安安。就连余斐要搭上自身一辈子的幸福快乐,她都没有抱怨余安安一句。

“姐!”余安伸手来,握住余斐的胳膊。

余斐赶快擦了擦泪水仰头,“快睡吧,剩余的我整理了!”

余斐讲完还没忘记加了一句,“若是明日我们都没事儿,你也就夜里多找点,给爹妈吃!”

余安点点头,腹部不肚子饿了,但是这褥子太硬很脏,木床硌得慌,或是睡不着觉。

这一晚,仅有余鱼儿睡个好觉,余安早晨起来的情况下,见到余老二夫妻与余斐的双眼都肿胀。

高秀娥一早就需要以往厨屋煮饭,余斐去帮助,因此沒有他人发觉昨天晚上厨屋子里打火。

高秀娥跟余斐两人早上煮了地瓜,熬了一点棒子面粥,萝卜咸菜切了切端上桌。

多家2个老年人,三个儿子儿媳妇恰好占了那四方桌的四面,余老二在院子里绑玉米秸秆,高秀娥带上余斐不断的盛饭上去。

小孩散在正屋的好多个角落里,年龄大的好多个小孩是有小凳子坐的,例如余大哥家中早已二十的余新中国成立和已经上普高的余热爱祖国,今日余大哥的三孩子,才八岁的余十一国庆也坐了凳子,占了以前余斐的位置。

余安昨天晚上吃饱,今天早上都没有很饿,屋子里总之没位置,也就随意坐到了井台上发愣。

多家老三媳妇儿吃过饭准备去上工,回过头来再看了一眼余安那张发愣的脸,喘长气,冲着身边自己家男生讲到:“你瞧这小孩,本就脑壳不太灵光,这又摔了一下子,掏钱不用说,再懵了可咋能!”

一旁的余老三的脸部拥有一些一脸嫌弃,“二哥也是,一个小丫头,又不是臭小子,非得跟爹妈借那多的钱给她瞧病,瞧好瞧不太好滴,还不是这样?俺瞧着就应当去找找那一个余正山问一问,他给带出来的,伤了人,咋连个观点都没?”

老三媳妇儿赶快扯了一把自己家男生,细声讲到:“你可以别扯上他人,先不用说全是家门口里的,没出五福,不可以为一个小丫头片子撕破脸皮,再讲人家是大队书记呢,你觉得赖就能赖着?俺还听娘说,新中国成立还指向大妮子换亲呢,这句话千万别让二哥听见了,万一这婚事发黄可赖你!”

余安皱皱眉头,昨日里在正屋商议这事情的情况下,余老三一家在中队里上工可没回家,现如今瞧来,怕是这余大哥早已去算计余斐换亲的事儿了,也是,余新中国成立都二十了,双眼也有问题,尽管未到瞎的水平,可是多少米都看不到,在这个沒有近视眼镜的时代,那便是睁眼瞎,若不是由于余大哥是村内电焊工的关联,能搞个二等工分,怕是连三等都混不了,说些什么定了人家的女儿,怕是这婚事有猫腻!

“乐乐,吃点吧,吃了跟随俺去打草!”余斐拿了一块热烘烘的地瓜给余安,还端了一碗棒子面粥来。

现如今的余家村或是大包干的时代,全村人吃过饭一会儿都需要去队中干活儿计,挣工分

余安接到来,就见余斐坐到她身边,低下头闷不做声的吃地瓜。

余斐瘦的手里的青筋暴起都爆掉出去,手指头上都是死皮,胳膊上也有一点红,好像是煮饭烫着的疤痕。

余安一边看见余斐的手,一边吃着那地瓜,一边悲叹着这一时期女人的命运。

余安一开始吃这地瓜还觉得新鮮,可是这连续大半个月顿顿地瓜,就有一些咽不下,可是腹部还饿,只有吞下去。

高秀娥给大伙儿端上碗,又要刷碗,还需要去赶在七点以前到中队上工,就有一些不知所措。

余老四新进来的媳妇儿迟疑了一下,向前帮高秀娥刷碗。

高秀娥感谢的笑一笑。

余大哥媳妇儿瞧了一眼厨屋,冷哼了一声,跟随余大哥一起去上工。

多大哥在,余老大媳妇儿总是能分得轻省好干的活!

余老三媳妇儿早已在门口等待了,向前甜滋滋喊了一声嫂子,说着讨好得话。

余斐拨拉完那小半碗粥,赶快一进门讲到:“娘,您跟四婶婶回去吧,俺来!”

余斐如今并不是余家村的人,无需上工,当然都没有工分。

高秀娥看一下日头,家中没表,中队有一个大石英钟,在七点以前半小时,都有个人在中队党支部放着音响喇叭宣传,刚刚早已宣传了2遍了,算着時间,应当即将到了!

高秀娥怕晚到,赶快扯了淡黄色的方围脖包了头,拉着余老四媳妇儿出门时,临外出的那时候还叮嘱了余斐,“照料你亲妹妹,她还没好干脆利落呢,你替她打草取得队中去!”

余斐一边用棒子皮用劲的擦着碗一边点点头,“娘,俺了解!”

高秀娥这才满意的外出。

余斐洗好碗,她背了院子里的草篮子,拿着长刀,包了一块地瓜带上余安与余鱼儿提前准备外出。

出来上工的人下午不是回家用餐的,大多数是拿块地瓜或是是玉米饼子在队中吃完,中午再次上工。

余斐带上余安与余鱼儿出来也是一天。

三人先去中队里去签到,那样才可以割了猪菜送到中队换工分。

大队就在村口,是个独立的房间,平日里大伙儿就聚在那边分工作中,算工分,到了感受的情况下,就依据工分在那边分粮食作物、分菜等。

余安与余斐、余鱼儿一路走来,就只见到好多个七八十的老太太,确实是跑不动了,衣着雾蒙蒙的斜襟袄拄着拐杖看天,有时候有几个晒地瓜干子的衣着扁腰牛仔裤子的老头儿。村内的壮劳力这时候统统集聚在中队里。

余安算了算日子,现如今早已是1979年,中国改革开放的现行政策早已出来了,可是这农村大包干的方式,应当到1982年上下才解散。

余安做买卖的情况下,了解许多八十年代下海外购一桶金的老板,她们谈起那时候都十分感叹,谁把握住了机遇,那便是把握住了资本!

余安正盘算着,正对面跑来一个半大臭小子,向着余安就叫起來,“傻妮子,怎么不坠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