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羽陈队《军师为妃:走开!本娘娘要独宠》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军师为妃:走开!本娘娘要独宠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七月凉

角色:陆羽陈队

简介:她是大名鼎鼎的侦探,得各方尊重,却意外穿成了一个被赶出家门的庶女
误闯试炼之地,险些被灭口,最后只得给一个劳什子男人做侍女;
任劳任怨不说,还要时刻应对飞来横祸
直到有一天,这狗公子竟化身成了一国皇子,要带着她一统江山?!
至于事成后的奖赏?呵,抱歉,她要的是独宠,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书评专区

某科学的超能力缘起:我之仙草,虽然是一本虐文,但是明虐暗爽,后期主角起飞,而不是一般小说那样一路碾压。可看。

退后让为师来:主角穿越成魔改唐僧又穿越回现实世界参加无限流,由于实力太强作者强行开重伤挂需要一点一点恢复实力。目前经历三个剧情,个人认为第一个开膛手杰克很好,现实剧情就有点毒了,还有装逼打脸剧情。主角虽然是魔改唐僧但是不是真圣人,如果队友愿意抱大腿他会救,不愿意看着去死也有好几次。主角实力确实太强,但是队友目前都不怎么行,不抱大腿就死,或者想阴主角被反杀这种。弱点就是不爱动脑子,推理这种事基本都是队友来做,不过以主角的实力来说一力降十会足够了,就显得队友很多余。

逆转跳投:这写手真是逗~开骂还要带马甲,真是一股浓浓的败犬气息~还能再low点么?

军师为妃:走开!本娘娘要独宠

《军师为妃:走开!本娘娘要独宠》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有夜,在床上的南若琪辗转难眠,难以成眠。

她内心搞清楚,一直那样处于被动地待下来并不是长远打算,要尽早逃出这儿。

南若琪惦记着,从明日逐渐,她要开始做攻略大全,规划好最好逃走线路,以保证万无一失。

想起激动之处,她还跳起干了一些手记,避免自身之后会忘掉。

就是这样,不经意间夜深,南若琪总算如愿以偿中喊着哈欠,提前准备安寝。

半醒半睡中,她仿佛看到了夜棋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怎奈眼睛重在千金小姐,赶不及想太多就深陷了晕晕沉沉梦中。

第二天,南若琪起的很早以前,她惦记着四处走一走,了解一下守备状况及其妈妈拘押的地区。

尽管,自打穿越到这具人体以后,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一理由上的妈妈,但为了更好地这一份义务,她或是要救她出来。

但是南若琪不清楚的是,她所做的一切他人早就看在眼中,不愿刺破仅仅不想理睬她这种小招数。

夜棋屋子里,潮生已经向夜棋报告自身熟悉的状况,“公子,这一女子的确有一些古怪,假如再次把她留到这儿我害怕她终究会错事!据手底下孰知……”

“可以!”夜棋浅浅的说,嘴巴闪出一丝不容易觉察的笑容。

潮生讪讪的退去了,他搞不懂一向杀伐决断的公子为什么在这个女子的身上频繁例外。

但做为手底下,他早就习惯听命做事,不干预主人的战略决策是她们秉持的基本原则。

南若琪在这个工程建筑里转了好多地区也没发觉拘押妈妈的地址,这儿确实太大,要所有掉转来非要把她累成狗不能,思索了一下,她决策或是从夜棋的身上着手。

午膳时候,南若琪干了一道她之前最擅长的锅包肉,惦记着取悦一下夜棋,或许他就同意自身见妈妈了。

夜棋房内,底线婢女们早就把精美的饭食做好准备。

南若琪端着自身的锅包肉走入来的时候,见到的就这样一餐桌美味佳肴。

她有点儿无奈的想退出去,但又不甘自身的辛勤劳动就是这样浪费了,一时愣在了原地不动。

南若琪刚过来的情况下,夜棋就早已留意到了,他沒有出声,是想看看面前这一女人又想耍什么样的花招。

想不到,等了大半天,那一个女人居然一直愣在原地不动,沒有要走,都没有回来理睬他的含意。

总算,夜棋按耐不住脾气了,他突然之间很想要知道这一女人究竟在搞什么玩意。

不露声色的来到南若琪背后,他刚提前准备张口讲话,眼前的女人就忽然转过身了,四目相对,正中间还夹着一盘锅包肉,这氛围如何看都有点儿怪异。

为了更好地缓减难堪,夜棋掉转头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南若琪这才回神,捧着自身的劳动所得快走到夜棋身旁,一脸奉承的说:“丫鬟为了更好地感思公子的大恩大德,特意为公子烹调这道丫鬟最爱的锅包肉!”

“锅包肉?这也是什么东西?”尽管偿遍成千上万人间美味,但夜棋从没听闻过这个菜。

见到夜棋困惑的神情,南若琪如同一只激动的流浪猫,不断的介绍自己这个菜,脸部春风得意的神色令夜棋哑然失笑。

不得不说,这道锅包肉的确美味可口,但眼下的这一女人仿佛有点儿过度激情了。

夜棋看见眼前一脸希望的望着他的南若琪,有点儿想笑,又有些无可奈何。

这一女人到底是个怎样的存有?她简易到一切都写在脸部,却又拥有出乎意料的聪慧。

究竟或是没憋住,夜棋清道:“有哪些目的,讲吧!”

见到夜棋总算问出来,南若琪一脸狡黠的说:“公子乃谦谦君子,丫鬟乃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一直牵挂着自身负伤的妈妈,您如果一直不许大家相遇,这说出来会让世人嘲笑的!”讲完,还装腔作势的抹了一下压根不会有的泪水。

看见面前跟他耍小聪明的女人,夜棋淡定从容的回应道:“可以!”

南若琪猛然仰头,一脸惊愕的望着他,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不都说“吃人嘴软”吗,这个男人居然分毫沒有如此的主动。

眼看着自已疼爱的锅包肉即将见底了,南若琪赶快拿出木筷往嘴塞。

看见面前尽管气冲冲但根本不耽搁自身用餐的女子,夜棋的嘴巴不自觉的抽了抽,他觉得自身的三观再度被更新。

还没吃了,南若琪就听到正对面的男生高冷的响声再度传来:“即然要以忠诚换命,就需要有这种的主动,要不然没有人能保得了你!”

刚想辩驳,男生就早已站起来离开了,南若琪只能姑且退去。

夜棋看见南若琪离去的身影,一脸繁杂。

他不否定这一女子新鲜有意思,但要想留到身旁,终究还是得接纳一些磨练。

南若琪郁郁寡欢的返回了屋子里,她搞不懂自身哪儿外露了漏洞,刚刚夜棋得话她听的很搞清楚。他,终究还是不信任自身。

忽然,一阵敲门切断了南若琪的心绪。

她开门却吃惊的发觉潮生立在大门口,“公子要我陪你去见你的妈妈。”潮生眼神呆滞的说。

南若琪刚想问一问在其中原因,却看到他早已转头向前走了。

一路飞奔的跟随潮生,南若琪觉得自身即将累松掉的情况下,前边人总算停下来了。

“到了,进来吧!”潮生指向一间房讲到。

实际上,尽管南若琪一直缠着夜棋和自身的妈妈相遇,但她仅仅想要知道拘押她的地区,逃跑的情况下好一并把她救走,进行自身的一份义务。

假如真让她跟这一理由上妈妈碰面,她或是有一点惊慌失措的,终究这不是自身的妈妈。

多说无益,南若琪只能咬着牙进来。

看见自己闺女,晴月马上扑上来紧抱她,她一直恨自己出生低下,尽管被宰相亲睐,但或是拖累自身的闺女饱受耻辱。

看见面前这一女人,南若琪脑海中里残留的记忆力让她感受到面前这一女人对自身闺女的疼惜,她也牢牢地的紧抱她,关心的了解。

“娘,你现在还好吗,的身上的伤好啦沒有?你安心,闺女一定会救你出去!”

晴月惊讶的看见自身的闺女,几日不见,这一小妮子仿佛一下子长大以后,彻底没有之前那类畏首畏尾。

她高兴的怀着南若琪,开心的说:“我们家琪儿真的是长大以后,娘没事儿,娘等你救救我出来!”

母女俩高兴的聊了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道别,南若琪自身也没有想起自身可以如此快速的进入到人物角色,果真是:情到浓时当然真啊!

出去时,南若琪诧异的发觉潮生居然一直等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