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皓月紫鸢《贵女重生:王爷滚开,别挡我复仇》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贵女重生:王爷滚开,别挡我复仇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照月

角色:苏皓月紫鸢

简介:上一世,她为了心爱之人付出一切,最后却换来了一道凌迟之刑,就连她最信任的亲人也对她置之不理
重活一世,她誓要手刃仇敌,将渣男渣女和极品亲戚都踩在脚下!
却不曾想,意外招惹了一个倒霉王爷……

书评专区

东京猛男要什么恋爱日常:主角身体残疾,无法带入。他NC,系统告诉他姑娘有问题,却不相信。

与天同兽:粮草未满,但是是这两年我看见的设置比较完善,戾气不重,也不是瞎扯淡,瞎胡闹,更不废话连篇,一天到晚情情爱爱的修真异世界了。对了,各种换大陆哦,~讲真,我对修真文的要求应该不算高的:爱情可以是点缀,重点在升级,而且不要一直前世自己的别人的机缘老路,不要戾气满满,不要一言不合杀杀,不要满世界只有利一个字。修真什么的应该平淡一丢丢

虐杀原形的无限之旅:又是一个猥琐的主角 ,人送外号狗东西 ,十分抱歉,我对狗东西没有什么代入感,一星差评走好

贵女重生:王爷滚开,别挡我复仇

《贵女重生:王爷滚开,别挡我复仇》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第二天,苏皓月直到日上三竿才醒,一醒来时就听到紫鸢进去禀告:“三小姐,大小姐和二小姐来探望您了。”

话刚说完,就听到苏若雨委婉如黄鹂一样的声线:“哎哟,三亲妹妹,都这一时间了如何还赖躺在床上啊,真的是惫懒的很呢!”

紫鸢赶快过来讲到:“二小姐,大家小姐由于落入水中早已烧了三天了,因此今日才起迟。”

苏若雨斜睨了她一眼,冷哼一声:“何时主人讲话也有你们奴婢讲话的份了?妹妹你真的是疏忽教导这种丫鬟,让他们那样的不知道长幼尊卑礼法,难道不是打过亲妹妹你自己的颜面吗?”

苏皓月一仰头,便见到2个身姿绰约婷婷袅袅的佳人举步离开了进去。苏若云和苏若雨是一母同胞的姊妹,全是大房大夫人孙秋莲的闺女,大房的庶女,苏若云稳坐京都第一美很多年,不但容貌绝代,笔墨纸砚莫不熟练,诗词名句莫不善于。她素来以庄重温婉的形像观人,盛名在外面,是车梁成千上万权势子女倾情的目标。而苏若雨尽管芳容都不差,却差些头脑,一直唯她妹妹的奴颜婢膝,想法狠毒,却浅薄愚昧。

当苏皓月的眼神触碰到苏若云那一张清雅绝尘的脸部,她禁不住身体一颤,死死地攥紧拳头才凑合将怨恨压下心中。她垂眸,片刻间吹拂一张柔和的笑容:“姐姐来了。”

苏若云向前两步刮起她的床幔,关心地询问道:“皓月你可以好点了没有?”

她还没对答,苏若雨就不阴不阳地讲了句:“她也不是娇惯的命,但是落入水中染了点寒症而已,又有哪些重要呢?姐姐你别靠她那么近,细心被她感染寒症,你身骄肉贵,并不像她。”

苏皓月看见苏若雨那张张扬跋扈的脸,表面的笑容逐渐散掉:“对啊,像我这样铜头铁臂之人们在二姐姐的‘照顾下’也可以发高烧三天,不清楚换做别人,又是怎样呢?”

苏若雨脸一僵,声色俱厉询问道:“你在说什么?!”

苏皓月淡淡的一笑,好像无意间的模样:“不过是些玩笑话而已,二姐姐何必要用心呢?”顿了顿,她再次讲到:“这两日缠绵悱恻病塌,我这身体也乏得很,也不招乎二位亲姐姐了,请便吧。”

苏若云挽住苏若雨的手,吐气如兰道:“如此,就打搅三亲妹妹歇息了。”说罢便摆脱眺望月阁。

他们走了之后,苏皓月迷着了双眼,当心起來。

记忆里,就在她落入水中的第三天他们来看望后,苏若雨着人们在她的饮食搭配里加上了些木香料,这类物品用了后会令人一脸起疹子,更造化弄人的是十日以后便是老夫人的大寿,伯伯作为礼部侍郎专业酒宴客人来家里饮宴,不缺朝中大臣权势,乃至也有一位令苏府不管怎样也意想不到的宾客也来啦。作为二房唯一的庶女苏皓月只能戴着面具参加。就在大伙儿都是在花苑看戏时,一阵风吹过来却将苏皓月的面具卷掉了,外露一张起满皮疹丑恶无奈的脸。客人中很多人惊恐万状,让苏府丢足了脸面。老夫人也是感觉尴尬,不但沒有顾及她的病况,反倒将她狠狠地打过十木板,囚禁2个月,这才罢手。

这一次,她想苏若雨也是不容易沉得住气,一定会作出点什么来。

想起这儿,苏皓月轻轻地唤了声:“紫鸢。”

“三小姐,丫鬟在。”

苏皓月在紫鸢的耳畔讲了一句话,紫鸢听成功是难以相信:“小姐,这也是为什么啊?”

“照我讲的做就可以了。”

“是,小姐。”

下面的几日,苏皓月都是在房内托词静养,闭门不出。墨竹和青梅果这种小丫头也是乐得悠闲,日日躲在自身屋子里饮黄汤,打马吊。

大概在第六日的中午,紫鸢匆匆忙忙跑进屋子,禀告道:“三小姐,二小姐的小丫头樱红来啦,讲了奉二小姐之命给三小姐您送补品。丫鬟悄悄的跟随她,看到她在院子厨房里小姐的饮食搭配中放了物品。”说着就从食盘里掏出一碗甜杏仁干桂圆甜汤拿给苏皓月:“小姐您爱吃甜食,这甜汤是日日都需要用的,丫鬟眼拙,不清楚这儿头加的是啥。”

苏皓月扫了一眼,笑了起来:“没被发觉吧?”

“沒有。”

“好,从明日逐渐你也就悄悄去请医生。”

紫鸢苦着脸说“小姐,您若是要大夫丫鬟想一想方法去跟大夫人求个恩点吧,丫鬟怕自身没出息能找来医生。”

苏皓月耐人寻味的说:“傻丫头,便是想要你请不上医生,能请到就漏馅了。”

紫鸢想了一会儿,如梦初醒,夸赞道:“小姐好谋略。”

两日后,南苑阴晴楼。

苏若雨一脸期盼地了解打听信息回家的樱红:“如何?苏皓月那一个贱婢是否有没有中招了?”

“小姐出马当然是马到成功的。”樱红禀告:“从昨日逐渐我便一直关心望月阁的声响,发觉三小姐的丫鬟紫鸢想悄悄出府,那保卫见她偷偷摸摸,便将她留有清查,她一心急便说‘如果小姐有一个三长两短撞击了老夫人的大寿你们负的起责吗’,但是护卫或是沒有让她出来,仅仅让她去找大夫人,紫鸢那丫头气的狠狠地跺了跳脚,便回去了。”

“哼,紫鸢当然是不敢去找妈妈的,苏皓月敢在老夫人大寿前捅娄子,坏掉老夫人的好日子,她还想好过吗?”

“小姐说的是,那大家现在怎么办?是否告知大夫人三小姐病了?”

“当然不是去了,如今被发觉了不过是申斥一两句而已,也许老夫人发慈悲给她请了医生,要是治好啦我们不就忙活一场吗?直到大寿当日,假如苏皓月不小心在别人眼前外露她那张丑脸,让我们苏府丢这么大的人,老夫人还不可剥了她的皮吗?”苏若雨的眼里满是狠戾狠毒:“因此我们就假装什么也不清楚。”

“小姐贤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