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时间正在流逝(陈涛紫晴)最新更新章节

小说:我的时间正在流逝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陈无念

角色:陈涛紫晴

简介:在这个世界,每个人手腕上都有一串数字,显示着当前的寿命
这是寿命,是时间,同时也是金钱
为了得到时间,在这个世界,所有人都在努力奋斗着
而他却拥有着无限的时间

书评专区

在柯学世界装好人:我说怎么文风啥的都很眼熟,原来这作者双开,另一本《在名侦探世界当死神》我也在看。两本都还行吧,当然还行的前提是在同人这一类里面,打发时间完全没问题。毕竟现在这疫情想出去玩也难,能看的书就那么多,多一本能看也是好的

我靠嘴炮刷副本[快穿]:看了民国写文篇的一点,确实很好。立意之高,就足以使此文得好评了。不过有几点看着膈应不爽之处。猪脚的描写刻画典型的晋江风格,前面的筒子说的那样,用力过猛,动辄悲愤欲绝,莫名陷入不可自拔的动情之境,无谓的虐主神伤、短短几章这生病多少回了,完全跟剧情无关嘛。作者君这是想写死猪脚么?猪脚这刻画,整个就是副病怏怏快嗝屁的样子。文章出来是想看社会各界读者的反应,可惜基本带过不写。全让猪脚跟那个报社编辑两人自嗨掉了。

怪谈研究会: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了世界的黑暗真相。 那些你本以为是虚构的,广为流传的怪诞故事和都市传说,竟然都是真实存在的!你会如何? “太好了!”张洛做了个代表“胜利”的V字手势。 对这个疯狂的怪谈爱好者来说,整个世界仿佛都变成了华丽的巨型游乐园。

我的时间正在流逝

《我的时间正在流逝》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时间银行

夜里时候。

陈涛下了床,穿好啦衣服裤子,他回过头看了看在床上的紫晴。

紫晴闭着眼睛,呼呼大睡。

陈涛看过一眼手臂上的标记,他取回视野,拿出边上的医药箱,取下纱布,将手腕子裹起来。

衣袖学会放下,纱布被收于衣袖里。

“親愛的的,你在干嘛呢?”

有声音传出。

陈涛转过神,他看向紫晴。

紫晴坐到床沿,奇怪地看见这里。

陈涛说:“梳理下衣服裤子,没有什么。你很少睡一会吗?”

紫晴一听,她摇了摆头,说:“我夜里有晚班,時间差不多了,得去一趟。”

陈涛略微点点头。

紫晴下了床,将掉落在地面的衣服裤子拾起,随后往淋浴室走去。

送行着紫晴进了淋浴室。

陈涛连忙将医药箱整理好,放进木柜内。

他看了看自身左手的手腕子,他取回视野,站起来:“我要出去办点事,你来企业的情况下,路上小心点。”

“好。”淋浴室内的紫晴出声回复。

陈涛出门时。

他来到一间时间银行前。

金融机构里,车水马龙的。

陈涛进了金融机构,银行内的等候区坐了许多人。

每一个人手上都拿着一张排长队用的数据票。

陈涛来到取票口,拿了张票,满不在乎地到等待区等着。

时间银行里的许多,可能要清静等候得话,得等上一段时间。

突然,陈涛注意到,一个衣着黑西装的男人,离开了进去,他看了看四周,随后直接地往服务窗口走去。

对话框那里有些人已经对话框前,接纳服务项目。

但男人一回来,压根没理那人,立即对对话框里边的人说:“帮我取‘時间’出去。”

见到这一幕,到场所有人不高兴了。

是什么意思?

她们排长队排了这么多年,还没有到她们,結果那小子一来,连票也不取,就立即插队?

“那个人到底是谁?怎么可以那样?”

“这样插队,假如还帮着服务项目得话,那大家排长队还有什么意思?”

“保安人员呢?赶紧这捣蛋的拖走啊。”

那金融机构服务生脸部挂着招牌式的微笑,看见黑衣男人,笑道:“过意不去,不便请拿票排长队。”

闻言,黑衣男眯了下双眼,万般无奈说:“我有五百年的時间,你没先帮我的服务,还需要我排长队?”

他看起来有一些不开心。

五百年。

场中的人都反吸了一口冷气。

五百年的時间,那但是一笔巨额!

可存五百年在金融机构里的,那可全是富商等级的。

一听见黑衣男那么讲了,金融机构服务生的微笑僵硬了。

一旁的服务厅管理方法见到这一幕,她连忙满脸堆笑离开了以往,对黑衣男笑道:“原来是大家的VIP顾客,尊重的VIP顾客,请往里边走,大家到里边给您解决。”

黑衣男一听,他眯了下双眼,说:“这还类似。”

说着,他瞥了一眼,服务厅里的那群人,不屑一顾地说:“一群穷光蛋。”

讲完,他跟随负责人进了里间。

听见这黑衣男得话,场中有的人都有一些气愤。

但却没有人敢出去说些什么。

在这世界有‘時间’便是老大爷,能一下子取下五百年的人,并不是她们惹得起的角色。

假如惹恼了,那不良影响并不太美味。

陈涛清静地看见这一幕,他看了看等待室旁也有剩余那么多排长队的人。

假如再次排下去得话,可能得排一段时间。

想起这。

陈涛站了起來,他看一眼立在不远的地方的另一名服务厅负责人,他说道:“漂亮美女,回来一下。”

在这世界里,每一个人长到二十岁,人体便会终止生长发育,想从容貌看得出那个人的年龄,除非是是少年少女,不然是不太可能的。

那名服务厅负责人身材高挑,样子秀气,绑成单马尾,衣着灰黑色配搭一双黑色高跟鞋。

说成漂亮美女,倒也没有错。

女人扫视了下陈涛,随后眼神呆滞离开了回来,说:“有事吗?”

陈涛了解,这女人是看陈涛的衣着陈旧……。

这也怪不得,陈涛这身衣服裤子是在摆地摊里买的,穿过现在有一段时间了,衣服裤子都洗得泛白,有一些方面也破了。

仅仅由于没有钱,因此陈涛一直都没能更换。

这女人瞧不起陈涛。

即然她瞧不起自身,陈涛也不想给她脸了,他说道:“我准备赚点時间,能要我进里边存吗?”

闻言,女人蹙了下眼眉,她讲:“存時间,外面有自动存款机,你自己以往就可以了。”

陈涛看见女人,说:“自动存款机,并不是只有存二十年下列的吗?”

女人一听,她两手环胸,不屑一顾地盯住陈涛,说:“哦?难道说你需要存二十年以上?是多少?二十一年?踏踏实实排长队,等一会儿自身到服务台上存就可以了。“

陈涛皱了下眼眉,他说道:“我想存一千年。”

这响声一起。

全部服务厅都瞬间静了出来。

每个人的视野都不由自主落在陈涛的身上。

五百年早已是富豪了,存储一千年,那可了不得。

“一千年,这个人存储一千年?”

“那么有时间吗?”

“富豪。”

大伙们纷纷议论。

陈涛看见一脸震惊的女人,他说道:“你们这金融机构,如今早已不热烈欢迎顾客存時间了么?”

女人略微愣了愣,她手伸出,撩了下自身的头发,理到耳背,她看见陈涛,说:“老先生……,您真的的存一千年吗?”

她语句越来越软了出来,讲话间也用上敬语。

陈涛说:“不然呢?”

女人稍稍扫视了下陈涛。

尽管陈涛这穿着着,让她有一些不敢相信,但她可不愿遇到出现意外,假如真丢失一个可以给人存一千年的大顾客,那她这工作中就不要想要了。

女人说:“哪好。”

她外露奉承的微笑,说:“请顾客可愿来。”

说着,他带上陈涛往里间走去。

陈涛看见女人的身影,这女人换脸可真厉害。

但是,这就是实际。

在贫民区活了这么多年,这样的人,陈涛看的太多了。

鼠目寸光,看到富人就跪舔男,看到穷的,就立即硬踩,令人恶心想吐。

进了里间。

里屋子里拥有一张张布艺沙发,沙发围住一张桌子。

这好像便是里间的服务台。

但是跟外面不一样的是,这里的服务台沒有窗户挡着,并且一人冲着一个人,也有布艺沙发可以坐。

而刚陈涛见到那一个黑衣男,正坐在沙发上,边上是一个美女已经为黑衣男办理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