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枫林婉柔《校花的贴身仙医》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校花的贴身仙医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端午

角色:秦枫林婉柔

简介:一针生,一针死,生死由我掌控!美女,是用来泡的!纨绔,是用来打脸的!强者,是用来踩的!少年掌门秦枫,为了寻找宗门丢失的针法残篇下山,却不小心将都市搅的天翻地覆……

书评专区

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这书在我书架上放好久了,因为之前看到书评里说强行让伏地魔日记本失窃以及套用巫师流模板,所以一直没有点开。不过昨晚看的时候却是让我感到非常惊喜,书评里指出的缺点并没有那么硬,作者基本都给出了相关的逻辑,最让我意外的是作者写的时间转换器相关的故事是我看了这么多hp同人里最让人欲罢不能的,只能说希望作者不要太监,特意来支持一下。更新,第三部时间转换器之后剧情水准大降,不停地靠主角忘了,不小心,意外之类的方式推进剧情。主角就跟一个没头苍蝇一样,没有一点规划。主角抓住了彼得,非要跟原著一样,先把彼得骗了哈利父母的故事讲完,才愿意施法让彼得恢复原型,不出意料地斯内普又又又又闯了进来,什么解释也不听一个劲要和布莱克干仗。然后主角又跑过去跟魔法部玩政治,出庭搞辩护,不清楚这是作者在水字数还是在干什么,反正我是全都跳过。前两部塑造的主角果断,有计划有目的的形象荡然无存,另外作者不知道怎么回事,从第三部开始不停地写主角耸耸肩,无奈地想,直接懵了这种反应,你是觉得这种写法让主角显得很有人情味么?我只觉得他是不是脑子瓦特了,五星改三星。

网游之混迹在美女工作室:当初迷恋英雄无敌系列,这本书的确是仙草,前段时间才又看一遍,战斗和战略都写得很好,可惜后来不知道是主角写太强还是,思绪万千点子用尽没有继续写完,不过还是强烈推荐

机战无限:能认为seed系机体可以拉到马裤螺丝里用的神奇作者,seed系机体驾驶舱完全就是放到现代战斗机上都已经落伍的水准,操作系统也完全比不过,武器输出能量和能源更是差了不知道几个量级,除了相位装甲vf比不过真是不知道作者哪来的自信,麻烦写机战的各位去翻翻设定集,数据数字写得一清二楚。正义高达发动机功率8826kw,vf1这种老爷机发动机功率就650000kw了,你特么拿个更次的圣盾去打虫子,你特么拿头打

校花的贴身仙医

《校花的贴身仙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掌门令

秦枫心照不宣,林婉柔往往有那样古怪的主要表现,那是由于金针带上去的灵性和她身体内的黑色素已经斗争。

大概过去了2分钟,秦枫眼光越来越冰凉,突然爆喝一声:“针成!”

一根金针,像是有性命一样,咻地一声落回了他的手上。

林婉柔也终止了晃动,身体陡然越来越肌肉僵硬,好像再次死而复生一样。

她全身像是蒸了桑拿浴,这些晶莹剔透的汗液一颗颗地依附在身体表层,被单下边居然被汗湿了一大片。

就像是对决停息了一般……下面是短促的恬静!

秦枫扭过头讲到:“内毒素消除的差不多了,你穿着打扮吧。”

讲完,他坐到了那张绑着胶布的破凳子上,取出了一张纸逐渐笔走龙蛇,也不知道在写着哪些。

林婉柔喘了一口气,觉得修复了力量以后,几乎用光的速度穿好啦衣服裤子。

接着,她一脸悲痛地抡起了高跟鞋子,威风凛凛地砸向了秦枫。

想不到的是,秦枫的身后像是长了双眼,空出右手易如反掌就握住了高跟鞋子,左手分毫沒有终止写毛笔字。

“我打死你这一王八蛋,色鬼!”

林婉柔就像是疯掉一样,要想跟这一无耻之徒拼个鱼死网破。

沒有想起的是,秦枫手腕子一抖,将那只高跟鞋子给扔了出来。

高跟鞋子不疾不徐地套在了林婉柔的右腿上。她脚底一下子就失去均衡,身体一个趔趄,挺直地朝餐桌的边角撞了以往。

假如这下撞中了,林婉柔必然是遍体鳞伤!

便在这时,秦枫的右手从上空抄了回来,搂住了林婉柔那草花蛇一般地腰部,接着轻轻地一带,便将林婉柔放到了大腿根部上。

整个过程,宛如挥洒自如,顺畅到难以置信!

秦枫学会放下左手的笔,对心惊胆寒的林婉柔笑道:“漂亮美女,我帮你治病,你没感激我就即使了,还惦记着忘恩负义?”

“少在那里坑人!我压根沒有病,你就是在占我划算。”林婉柔要想摆脱,却发觉他的胳膊跟铁钳似的坚固。

“你昨天晚上酒里被别人下了中药不清楚?”秦枫撇了撅嘴,一脸地哀叹,“你们大城市的女孩咋都缺心眼儿呢?”

“你是说我的酒里被人下药了?”林婉优美眸瞪大,一脸难以置信。

“空话,或是奇毒榜排名前五十的‘小阳阴欢合散’,很是凶悍。”

秦枫一脸憋屈道:“昨天晚上为了更好地救你,我消耗了几近八成的功底,累都即将累坏,你却那样对于我?早知我不救了!”

林婉柔低下头思考了一下,接着看向秦枫的双眼。

干了两年老师的工作中,林婉柔也学会了根据一个人的目光来分辨另一方是否有说谎。

让她烦闷的是,秦枫的眼睛清亮宛如一泓清泉,真是比小羊羔还需要纯。

“难道说……我确实误会了他?”林婉柔心里有一些挣脱。

但是,她的躯体骤然触电事故一样,手足无措道:“你什么硌住我了?”

“没……没有什么?”

秦枫有一些难堪,赶快吐纳,将那股气场给断气刹下来。

林婉柔尽管没有什么恋爱技巧,却也了解一些生理学结构。

因此,她马上臊红着脸,站立起来讲到:“那么你治病就治病,为什么要脱了我的衣服裤子?”

“这一更简易了,由于那时你缺失了理性,非要要占我的划算,自身把衣服给全脱了,我拦都挡不住。但是,坦率地说……你的身型确实很好!”秦枫一脸地期待,好像是在追忆。

林婉柔的脸更红了,压根没想起自身居然会出现那麼对外开放的一面。

这件事如果传出得话,那她的工作中就算是干停止了。

想起这,林婉柔恨不得挖条缝隙钻入。

秦枫则是站起来,将那张写好的纸给递了回来。

“风腥草、木连子、地根……这都是啥?”林婉柔接到看过以后,便好奇心询问道。

“这也是方子!你到药房买来这种药,随后分三次煎服,直到大后天早上的情况下,就基本上可以消除内毒素了。”秦枫淡淡的道。

“你刚刚不是说我的病早已治好了没?”林婉柔眉黛轻蹙。

“这类最烈奇毒难以缓解整洁,所以我的绣法也仅仅将身体的八分内毒素排了出去。最关键的是,我并没有時间了……”

秦枫一边讲话,一边穿着了一件长衣,随后提到了一个布包囊朝门口走去。

他的造型设计很是俗气,就跟20世纪的人似的!

“没空?你要去哪?”林婉柔着急询问道。

“念书啊!今日我要去院校报考的日子,我即将变成一名荣耀的在校大学生了!”

秦枫讲话间,人早已摆脱了大门口以外。

林婉柔过去了好长时间这才反映回来,忽然发现一个明显的问题——她都还没问清晰他的名称。

“只愿之后我跟他从此不必碰面,这一密秘就始终不容易有些人知道。”林婉柔心里静静地祷告。

就在这时,一个保洁服务大娘挎着桶离开了进去,看过一眼当场一片狼藉,以过来的人的暧昧关系目光笑着讲到:“玩的还挺凶!年青人要留意控制啊……女孩,你小男友刚刚出来的情况下行走都有点儿打漂了。”

林婉柔俏脸一红,赶快表述道:“大姐,他并不是男友。”

“这有啥过意不去认可的?昨天晚上但是他一路将你背回来的,如果换一般男孩儿,哪会那麼好意?”大娘一边说着,一边整理床铺。

林婉柔心照不宣,在这个自然环境里边一切的表述全是徒劳无功,因此她提前准备离去这一是非之地。

想不到大娘却拿出一个物品询问道:“女孩,这个东西就是你的吗?”

林婉柔伸出手接到一看,发觉这也是一块造型设计古色古香的品牌。

依据她历史系老师的真实身份,可以辨出品牌的正脸刻着“太乙三千大道门”,而背部则是刻着“坛主令”。

这一品牌表层有一些损坏,看起来有一些年分,也不知道是由哪些材料制作的。

“难道说是他丢下来的物品?喂……你这些。”

林婉柔拿出这方面动态口令就追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