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天王(赵信柳欣)最新更新章节

小说:镇天王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李三炮

角色:赵信柳欣

简介:生父出轨,母亲被他灌下农药侥幸未死,母子俩被赶出家门,为几两碎银我从军卖命
七年后,世上少了一条狗,多了一条龙
战神回归,我为镇天王!

书评专区

心兵:单论剧情还是挺有意思的。

神级狩魔人:情节安排的欠考虑,主角莫名其妙喷屠夫儿子、莫名其妙偷矮人武器来引出后面的剧情,显得生硬不说,还使得主角人设另人讨厌。当读者开始厌恶主角,离弃书就不远了。读者可以接受主角是大无赖大反派,但要其有魅力,比如刘邦、曹操。但是小混子小无赖做主角,那非得要笔力了得的作者,才能写得让人喜欢。即便如金庸,写的韦小宝还是有很多人不喜欢的。总之,可以接受“市井小人”式的主角,或者对巫师游戏有情怀的可看。

偷香高手:第13个书单《小黄文书集》,书单作者:21XZ。代表性评论:雷霆崖上百花开!这书大概可以归类为小黄文中的精品武侠,或者武侠文中的精品小黄文。主角宋青松,金庸的综武侠世界背景。推女无数,专收人妻。角色剧情在标准线上,NTR套路相当有特色,花样繁复,娱乐性强。涉及鹿鼎记部分有点毒,略过就好。 放在小黄文里,可评仙草。

镇天王

《镇天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当场每个人听见这一声大将,立即懵了。

“请问,你刚刚叫他……”柳军暗示性的对刚刚通风报信的人询问道。

通风报信人嗤笑,“赵信大将,现如今镇巨星,有什么问题吗?”

“哪些,他……他是大将,或是镇巨星?”柳军惊的大吼一声。

柳欣和李萍也吃惊的捂着了嘴。

“那……那封城要结婚对象该不容易便是……”柳欣暗示性的询问道。

通风报信人给了柳欣一个嘲讽,“赵信大将昨日抵达,当晚一声令下本市督抚布局同城!普通女人修百世快递福报都不一定有这一机遇,你却亲自舍弃,好笑。”

讲完,通风报信人带上房间内几百号人马上跟随赵信冲出来。

柳欣一家人瘫倒在地,都没想到昔日的丧家之犬不但飞黄腾达了,并且居然还变成炎国镇巨星!

柳欣冲家门口,看到同城披红,全民仰首,心里繁杂极其。

她不甘心!

这种,本应是归属于她的荣誉!

柳军最开始反映回来,“庄雪要死了,赶快去她们家!”

“对呀,赵信回家不便是给庄雪筑梦的吗?一定要赶在庄雪断气以前让柳欣跟他完婚!”

柳家人都跟疯掉一样,一股脑往外冲。

这也是个干年不遇的机遇,她们不甘就那么放弃了!

秦江神情发麻,带上自身的人马上就离开了。女性关键或是命关键,他心中想的很清晰。

此处唯留一个赵全,在担心了一会儿后,他决策也跟以往。

庄雪庭院当中,赵信匆匆忙忙赶来,后边跟随柳欣一家人和赵全。

庄雪面色苍白,早已快保持不起来了。

赵信眼睛红通通,痛心万分。

李萍赶快向前,“庄雪,你不是一直想让赵信娶我闺女吗,祝贺你了,你的美梦成真了!”

“对呀庄雪,我女儿今日就跟赵信结了婚。你起來看一下,全部宁海市都等待参加婚礼呢,同城都摆满了大红灯笼!”柳军也赶忙向前说道。

两个人看过眼柳欣,柳欣马上冲向前,“妈,我立马就跟赵信举行婚宴,您放心。”

赵信心里嗤笑不仅,换脸倒是迅速,柳欣乃至都改主意了叫妈了,但是赵信却恨不能一掌劈了这一家三口。

但为了更好地庄雪走的放心,赵信没说些什么。

听见柳欣这一声妈,庄雪的心都融化了,她拉上了赵信和柳欣的手,重合在一起。

赵信虎目微凝,为了更好地让妈妈走的放心,他没抵抗。

柳欣体会着赵信手上的砂砾感,心里兴奋极其!

自身要当将军夫人了!

镇天王的女人!

“妈,大家马上拜天地!我觉得也无需去哪些酒店餐厅了,就这儿挺不错,我很喜欢简易的婚宴,西方婚礼有过多不便的规定,比不可大家新中式的拜天地好!”柳欣说道。

她实际上是怕去酒店餐厅太耽搁时间,庄雪提早去世了。

那赵信毫无疑问会停止婚宴的!

庄雪不清楚柳欣是怎么想的,心里还对这一媳妇十分的令人满意,“柳欣实在太听话了。儿啊,尽管昨天晚上你跟你岳母有一些误解,但一定不可由于这一辜负了柳欣,你需要把对娘的好都用在你媳妇的身上。”

赵信紧咬了牙,全身略微发抖。

这女性,配吗?

“娘,我能的。”赵信细声道。

庄雪点了点点头,淡白脸部满是慈爱笑容。

“事不宜迟,我要去扯多少米红绸,马上布局喜堂!”柳欣的爸爸柳军赶快说道,随后冲破院子,从道路上蛮横无理的扯起了别人挂的红布,按捺不住。

“我要去贴喜联!”李萍也赶忙行动起来。

柳欣心里欢乎,她们一家要前程远大了!

“妈,我要去换新娘服。”柳欣跪在地面上聪明的说道。

“哎。”庄雪赶忙点点头,笑吟吟的说道。

“儿,你去,娘给你穿新郎官服。”庄雪颤颤巍巍的站起来。

赵信赶忙站起来扶着庄雪,让亲娘为自己穿上那套鲜红色的新郎官装,心里却在想,假如庄雪了解她最终评定的这一儿媳妇是那般一个女人,是否会在九泉之下指责自身?

而已,多说无益,只能做完这一场戏,让她含笑花而我也去。

简单的庭院当中,赵信鄙夷看见柳欣一家人布局的红绸与喜联,心里繁杂莫名其妙。

“一拜天地!”

赵信与柳欣分别抓着鲜红色绸带的一边,冲着乾坤一拜。

“二拜高堂!”

两个人再拜高堂。

此时赵全缩在一角,心里痒的不好。

柳军一家都能厚颜无耻的上前往跟赵信攀关联,他做为亲生父亲,在这样的场所却只有缩在角落里,心里确实懊悔。

赵信产生的富贵荣华,终究与他有缘无份了!

“夫妻对拜!”

此时,柳欣一家人都恨不能按照赵信和柳欣的头赶快拜完。

拜完,她们便是镇巨星的岳父和丈母娘了,此后一跃变成炎国最顶尖真实身份的有福之人!

殊不知庄雪脸部的微笑却有一些困惑起來,母子连心,她能觉得自身孩子好像有一些不情愿。

殊不知一会儿后,赵信或是不高了头,庄雪认为是自身想太多了。

“你们不可以完婚!”

一个拉着旅行箱的女性忽然冲入院子,放眼望去发红的说道。

客满皆惊,赵信也是抬头看了女性一眼。

一瞬间,全部追忆涌上心头。

是她?

五年前与自身赤身拥抱渡过了严寒一夜,给了自身生存下去驱动力的那女人。

“你是什么东西,胆敢来这儿滋事,来人,快给我赶走!”李萍发过疯似的叫个不停。

就差一步啊!

柳军也是亲力亲为!

“慢!”赵信抬起高叫。

庄雪一脸困惑,照理说她该训斥自身的孩子如此不明白礼节,居然终断豪礼。

但她隐隐觉得有哪些不太对。

苏姿言咬紧着嘴巴,忍受着大伙的嘲讽,将旅行箱拖到院中间开启,取出一件陈旧的军服上衣外套和几十一封信。

“我不知道你结婚了,很有可能就是我一厢情愿,可是我务必回来问清晰,由于我等了五年!”苏姿言恶狠狠的盯住赵信,煞有介事的说道。

“我以为你跟我一样忘不掉那一晚,我一直把这一件军服当彩礼,把这四十八封信里带入的四万八千元钱当聘金,我为了你拒绝了一次次大家族迫使的相亲约会!我想问你,是否有喜爱过我?”

苏姿言颤抖着嘴巴说道。

赵信心里一颤,答不上。

苏姿言那天晚上得话他一直记在心里。

“假如可以熬过今夜,大家谁都不能死,从此以后只准向前看……”

是苏姿言那一晚人体的溫度和这样的话给了他翻盘的期盼,此后继续前进,一直走到现在这步!

“儿,如何回事,这一女孩到底是谁?”庄雪询问道。

“一个故友。”赵信回答。

苏姿言心里一痛,嘴巴漏出一丝自我调侃的微笑,“来看就是我打扰你结了婚,我想回去了,家中分配了相亲约会。”

“女孩等一下。”庄雪赶忙站站起来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