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第一狠人》高衙内王贵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北宋第一狠人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白日梦

角色:高衙内王贵

简介:北宋,一个悲情的朝代
靖康耻,犹未雪
泱泱国朝,岂容外族欺凌
现代小白领叶昂,魂穿到了北宋,成了一位衙内
开启了狂挽北宋的辉煌之路
凡江河所直,日月所照,大宋铁骑必将踏破!!!

书评专区

陪达芬奇超神的日子:挺有意思的同人,女主海蒂拉玛,智慧与美貌兼具,富有争议性的绝色美人,死后重生回十九岁那年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cp达芬奇。

黑金霸主:开始

权利与游戏:水是非常水的,但作者认为自己水的很有水平,我对此不作评价,如果对此能接受的话还是可以看一下的。有银河系漫游指南、是大臣那种英式幽默的味道,虽然事情是发生在“美国”。这书很慢热,非常慢热,建议至少看到180章,大致看完“两个联调局的探员为了OOO拿着OOOO闯入民居”的剧情,这里不打码就剧透了,剧透就没有喜剧效果了,所以只能打码。截止到180章,满分10能给7分。

北宋第一狠人

《北宋第一狠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绑架

其实高衙内的情况,种彦谋倒是有一些了解。

无外乎是一朝暴富,人又没什么兴趣爱好,自然空虚寂寞冷。高品位的乐趣欣赏不了,高衙内只能在最原始的欲望释放之中寻求刺激和快感。

种彦谋自然没有那种兴趣纠正高衙内的品性。

他留在汴京,除了当作朝廷钳制种师道的人质之外,还要负责跟朝中这些衙内打好关系,省得“将在外,君命老是捣乱”,那就不好了。

之前种彦谋其实做得还不错,至少和这伙子衙内恶少混得蜜里调油,连高衙内都对他高看一眼,竟然还能听得进去他的话。

种彦谋嘴角一勾,露出神秘的笑容,抬眼看了周围一圈。

帮闲们立刻懂了,热情地招呼其他几个身份不够的公子哥儿下楼:“哎呀,刘公子!说起来,您看看我最近新得的一把扇子!”

“哎哟,李公子!您上次不还说眼馋那羊脂白玉吗?您看看这块玉佩?”

“……”

短短几息之间,酒楼上就清空了,只剩种彦谋和高衙内两人。

高衙内盯着种彦谋的眼神越发不善了:“老种,你摆出这么大的阵仗,最后如果让我失望了,你知道后果。”

种彦谋笑着说:“如果不能让高兄满意,小弟我连摆一个月的酒,高兄说在哪里就在哪里,说多少人就多少人。”

高衙内一拍巴掌:“可以!老种爽快!说吧,到底是谁?”

种彦谋笑嘻嘻地伸出食指:“高兄,你听说过李师师吗?”

“李师师?”高衙内皱起眉头,满脸不快:“勾栏里的女人,能有什么意思?还刺激!老种,你这实在是让我失望。”

高衙内说完,站起身就想走。

种彦谋赶紧拦下他来:“老高,你消息这么不灵通?你不知道李师师是谁?你的帮闲都是做什么吃的?”

高衙内被种彦谋说得一愣:“照你这说法,李师师有什么说法不成?快快道来呀!”

种彦谋心里也奇怪,讲道理,你一个衙内连李师师都不认识,还在汴京城里混什么呢?

不过转念一想,就高衙内这个爱刺激爱出风头的性格,在花街那边花钱买欢,对于他来说太过于平淡无奇了,不关注那边的情况,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他将脑袋凑到高衙内耳边,小声说:“李师师,据可靠消息传言,是那位的那个!”

高衙内大大咧咧地把种彦谋推开:“什么那位?哪位啊?哪……”

说到这里,他回过味来了,两只小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你是说那位?”

高衙内都不敢把话点名,只抬手做了个稽首礼的模样。

种彦谋笑而不语,点了点头,对高衙内挤挤眼。

高衙内激动得几乎难以自持,跳起身来在桌边走了两圈,跺跺脚:“嘿!不愧是老种!确实有一手!那兄弟们现在走起?”

种彦谋摆摆手,喉咙里直痒痒,忍不住重重地咳嗽了一阵:“罢了罢了,这种事情去的人越少越好,动静越小越好。高兄你有雅兴,小弟我却有心无力,不能陪伴左右,真是遗憾!”

高衙内跳过来,亲自拍拍种彦谋的背:“好兄弟,不枉哥哥看你比别人分外重一些。哥哥我自去便是,兄弟你慢慢回家歇着,等哥哥见识了龙根龙种,再来与你分说一二!”

说罢,高衙内高高兴兴地自去了。

种彦谋的伴当上来找着种彦谋,笑着问:“衙内,可还要去别的地方吗?”

种彦谋想了想,意兴阑珊。

高衙内在他生活中的出现,代表着北宋最后一抹余晖已经在天边闪耀。

如今满目的繁华,到得靖康之时,免不了付诸一炬,焚为焦土。

怎奈种彦谋对北宋历史是两眼一抹黑,连年号都不记得,哪里知道距离靖康还有几年?

就算知道距离靖康还有几年,又怎样才能凭借自己的双手去“收拾旧山河”?

种彦谋心里越想越觉得不靠谱,偏生还没什么好主意,脸上的神情自然郁郁,跟着伴当们下了楼,走到街上,才在伴当们的惊呼声中,从沉思里醒了过来。

只见街上一阵鸡飞狗跳,一个敞着前襟的胖大和尚远远地朝着种彦谋这边冲过来,一身的刺青漂亮极了,脸上却凶神恶煞一般,吓得人们纷纷向路边避去。

种彦谋愣了愣,这花和尚,不会是鲁智深吧?

这可是种彦谋在水浒之中最喜欢的人物之一啊。他不由自主就站直了身子,死死地盯着如同猛虎下山一般扑过来的胖和尚。

伴当们慌了,咦,衙内怎么还站路中间发呆呢?

他们刚想把种彦谋拉走,只见那花和尚猛地一声吼:“呔!不要跑!”

旁的人倒是没什么,种彦谋他们正面被花和尚吼了一声,只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心胸之间像是塞了团棉花一样烦闷。

身体好的“哇!”的一声捂着肚子就吐了起来。

身体不好的,像种彦谋这样的,双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他最后一个想法是,等到醒来之后,一定要好好锻炼自己的身体,如今的样子实在是丢人现眼!

而那胖和尚见状,停下脚步,走到种彦谋身前,伸手摸摸自己的脑袋:“咦?现在的衙内们身边这群人都如此不顶事?洒家喊叫一声,就把他们吓成这样?”

从路边蹦过来一个人,腆着脸对胖和尚赞不绝口:“哎哟,这群下三滥哪里能跟师父相比呢?您那一声狮子吼,怕是没几个人能扛得住呢!幸亏小的我没和他们混在一起。”

胖和尚翻了个白眼:“张三莫要聒噪,把那衙内给我拿了,让洒家好生炮制他一番!却也省得我那兄弟再遭横祸!”

“好咧!”

张三随口应了一声,左右看了看,见街上人都纷纷掩着自己的耳鼻,躲着他们走路,贼眉鼠目地笑了笑,叫人把种彦谋绑上扛走。他的那些伴当们一个都没拉下,来了个一网打尽。

种彦谋这边,竟是连个回家报信的人都没有,便全伙统统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