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恐怖空间(杨逆杨逆突然)最新更新章节

小说:黄泉恐怖空间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妖马合一

角色:杨逆杨逆突然

简介:一次意外死亡,让城市精英杨逆带着强烈的不甘之心进入弥留之地
在这里,只有不断完成神秘主宰“黄泉之主”发布的各种疯狂游戏,赢得签证时间才能生存下去
神秘的54张扑克牌里究竟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黄泉之主到底是人类的救世神,还是文明的颠覆者?木头人、捉迷藏、石头剪子布、跳房子……儿时的纯真游戏唤醒的却是人心最深处的恐惧与黑暗
这里是血肉横飞的厮杀修罗场,更是人性的屠宰场
每一名游戏的参与者都有必须胜出的理由,所有人都在这疯狂与绝望的深渊里战个不休……但直到真相揭晓的那一刻,胜利者或许将承受更大的苦痛折磨

书评专区

太受欢迎了怎么办:暴瘦30斤后发现自己是个美男子,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大白腿拉拉队员贴身肉搏,不,跟拍。阅至第六章,粮草。

妄心:太久不更!降一星 \u002F\u002F已出宫

我要上头条:弱智文

黄泉恐怖空间

《黄泉恐怖空间》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 黑暗消亡

时间又过去了二十几秒钟,木头人的歌谣已经唱过了两遍,却没有如上次一样停止,咿咿呀呀的歌声又开始了。

位居第一的已经变成了黄雄,已经跑过了400多米,除了他和那个长发青年之外,其余的人速度都明显降了下来,看来开始时的发力起跑,大家都消耗了不少体力。

后面的灯光伴随着“咔咔”声仍在一排一排的熄灭,唯有木头人所在的位置还有两排灯光照耀,平添了几分阴森恐怖。

“1、2、3,木头人!”第三遍歌谣只唱到了一半,就突兀地停止了,这一次所有人都有所准备,纷纷稳稳地站定。

那名中年妇女大概担心单腿站立不稳,早早便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唯有胸口不断起伏,显然累得不轻。

“不好玩,不好玩,这次没有人陪宝宝玩游戏了!”见所有人都纹丝不动,木头人似乎有点不高兴。

但尽管如此,它却一直没有宣布游戏重新开始。

身后的“咔咔”声依然在继续。

突然,整个通道上所有的屏幕中再次显示出画面。杨逆定睛一看,画面中显示的内容赫然是自己和那名妇女,视角很高,好像是天花板上的某处摄像头拍摄到的。

杨逆心思急转,料到这种游戏万不会出现没用的信息,看来不是自己就是这个中年妇女接下来要出问题了。

在整个通道上下左右尚亮着的屏幕上,都显示着同样的画面,如同在超市的家电区,看到自己的影像出现在大屏幕上,显得格外诡异。

杨逆死盯着眼前的屏幕,心中却已经瞬间转过了无数个念头。

说心里话,杨逆其实一直都在盼着意外情况的出现,因为如果不出现变故的话,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赢得这场游戏。

“赶紧想办法,赶紧想办法!”此时的杨逆已经有点着急了,可身体素质摆在这里,所谓一力破十会,智商在这种纯体力的较量中似乎毫无办法。

慢慢的,杨逆发现眼前的画面中,除了一动不动地两人外,有一种东西正在逐渐改变,并有越来越明显的趋势。

那就是光线。

画面中,原本一直处于明亮环境中的两人,身后的光线却渐次暗了下来。

“咯咯,咯咯”身后的木头人也停止了抱怨,重新发出渗人的笑声。

杨逆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明明所有人都没有在动,但木头人却不叫重新开始的原因了:

那就是,木头人在等灭掉的灯光追上两人!

想通了这一点,杨逆心中不禁大急,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被灭掉的灯光罩住会发生什么,但显然不会是好事。

时间过去了五秒中,木头人的笑声让人心中不断发颤,其他人还好一点,但对于杨逆来说这简直就是种煎熬。

杨逆全神贯注地紧盯屏幕,心中已经设想了好几种可能性以及应对办法。

终于,灭掉的屏幕已经追到了倒下的中年妇女的身后,再有一轮就会覆盖到她的腿上。

这中年妇女在杨逆的帮助下刚重新萌生了一点求生的希望,但面对着黑暗的一步步侵袭,显然也是毫无办法,眼睛充血,面色苍白,一边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面前的画面,一边祈祷着木头人快点宣布重新开始,好让自己摆脱这必死的困境。

然而,唯一的希望迟迟没有到来,等来的却是伴随着“咔”的一声轻响,自己仅存的右脚所在的那排屏幕也灭掉了。

此时的情况有点奇怪,这个房间直到现在还可以说是灯壁辉煌,然而有灯光的地方亮的刺眼,而灭掉的地方却漆黑一片,非明即暗,仿佛光线在这里湮灭了一般。

“咦?”这中年妇女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被黑暗笼罩的右脚没有任何感觉传来,如果不是现在还不能动,自己简直就要伸手去摸摸黑暗中的脚还在不在了。

木头人仍然没有喊重新开始的迹象,只是仍在没心没肺地笑着,而大屏幕上的倒计时也在一秒一秒的流逝,转眼便到了04:54。

只要不是有人在接受惩罚,倒计时便不会停止。

又是2秒钟过去了,黑暗已经笼罩在了这名妇女的胸腹间,如果再灭一轮的话就会触到杨逆的手指。

终于,木头人似乎也觉得无聊了,也或许是因为它的目的已经达成,吱吱呀呀地又开始唱起“我们都是木头人”的童谣。

杨逆心中发急,手里拽着那妇女的胳膊便又开始向前冲去。

可能是刚喝了肌肉细胞强化药剂的原因,现在的杨逆对力量的控制并不好,奋力拉扯下,竟直接将这妇女甩了起来。

杨逆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因为这妇女现在实在是太轻了,即使是少了一条腿,也不像是有一百多斤的样子。

腿上没有丝毫的停滞,微微偏头,杨逆顺着手上看去,同时加了把劲,想把这妇女的胳膊重新搭到自己肩上。

入眼处,这妇女双目圆瞪,如死鱼般看着自己,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杨逆不疑有他,把她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还想向前跑,突然发觉腿上传来的触觉不对,忙低头向下看去。

这一看之下,才赫然发现,原来这妇女整个下半身已经不见了,一坨青色的肠子连着半个胃袋都悬在半空,褐红色的肝脏整个垂在腹腔下方。

杨逆强忍住恶心想吐的冲动,下意识的就把这中年妇女仅剩的上半身甩到地上,眼睛却不自觉地又向她惨不忍睹的伤口看去。

伤口边缘整整齐齐,俨然就是原先黑暗边缘的位置,只是被黑暗笼罩的部分已经不翼而飞。

受了这么重的伤,她还能坚持到现在,除了药力还没有散尽之外,完全是一股执念在支撑着。

杨逆原已设想了被黑暗笼罩的惩罚,但直到亲眼看见还是难以接受。原来只要是被黑暗侵蚀的部位,就会全部留在黑暗中。

这是什么游戏,这简直就是疯子的游戏呀。

这中年妇女的力气很大,即使身体被截成了两段,但手中仍是死死地攥着杨逆的手不肯放开,嘴里嗫嚅,费力地吐出几个字:

“我、我不能死……我还要、要救我的……我的儿子……逃、逃……”

话没说完,头猛地一垂,便断了气。

至死,她的手都紧紧攥着杨逆的手掌,指甲甚至都陷进他肉里,几滴血珠渗出。

杨逆心中不忍,但也清楚自己的处境,狠狠心,咬紧牙,用力把她的手拽开。

尸体失去支撑,重重砸到地上,然后很快便被身后的黑暗吞没了。

杨逆强忍心中巨震,加快速度向前跑去,没有了这中年妇女的拖累,加上力量的增幅,他的速度又快了几分,渐渐便要追上了身前第2集团的3人。

当自己生死攸关之时,很容易忽视掉别人的痛苦,而那个中年妇女在这“弥留之地”剩下的,唯有杨逆掌心处的几处抓痕。

以及她原本戴在中指、食指上的一金一银两枚指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