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朝天(吕安苏沐)最新更新章节

小说:一剑朝天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青涩的叶

角色:吕安苏沐

简介: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书评专区

都市工匠之神:以前看的书。无敌流都市文,剧情平平无奇却又有些暗爽。主角会做出很多非人的选择,可以说很切合书名了。。篇幅控制的比较好,在崩坏之前完本了干草之上粮草未满吧,但评不了7分

声优养成大师: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迟钝型主角为了手下的三条船。。。不,三个声优妹子,想尽一切办法让她们红的日娱文。故事推演尚可,女性人物刻画得不错,可以一看。最关键的是作者rp很好,更新稳定,加一分推荐。

幻想乡玩家:.。。。。。每次看HL的书总要心惊胆跳一番。。。HL写书相当情绪化。。。如果现实遇到什么不好的事,HL总是情不自禁地报社。。。

一剑朝天

《一剑朝天》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 撤军

吕安看着策马狂奔而去的江天,心里满满的都是疑惑,不知道这话讲得是什么意思,在自己眼中的修仙人,可不是随意想见就能见得,还让我多杀几个?

眼看着江天就要消失在视野范围内了,吕安大喊道:“等等我呀。”

好在自己骑马的技术还算可以,赶上了江天。

这时候江天已经没有了刚刚那种策马狂奔的豪气了,整个人又变成了冷冷的感觉,表情严肃认真。

吕安看到这个转变,心想骂道,这些读书人变脸的本事真的是快,自己对于这种人真的是感到害怕,一直都觉得他浑身透露一股阴冷,所以自从江天来到这座塞北城这么长时间,自己和他就算有过不少的交集,但是内心却怎么都喜欢不了这样的人。

自己和大胡子倒是感情倍铁,不过想到他这没心没肺的样子,他是怎么当上将军的呢?自己不止一次有过这样的疑惑,不过好在打仗的时候大胡子还是很让人放心的,有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将军,对于将士来说,也算是个好事,当然前提是活着的情况。

吕安的思绪一下子就飘到了天上了,东想西想的,全然没有注意到江天已经注视自己好久了。

江天一脸奇怪,还没有回到城中,这人怎么现在就开始飘了?不由开口问道:“你在想什么?”

吕安猛地听到了这么一句话,赶紧反应了过来,现在还在路上,这里不是自己熟悉的城头。

“对不起,将军,刚刚走神了。”吕安回道。

“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江天继续问道。

“将军,我们还是尽快赶路吧,现在应该还处于危险之中。”吕安提醒道。

江天摇了摇头,说道:“不急,既然我们可以活着出来,那你就不用担心还会遇到什么危险,吴策这点信誉还是有的,而且从今天开始,吴国就会撤军了,不会打仗了。”

“撤军?今天?你确定吗?”吕安开心的大叫道。

江天点了点头。

看到江天肯定的表情,吕安的思绪又飘了,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自己带着苏沐一起回家的情景了。

江天看着这个孩子,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又开始走神了?还是刚刚的这几句话,给他刺激到了?还是老老实实赶路吧。

另外一边,胡勇还在皱着眉头等着,脸上的胡子都快被他的大口喘气吹起来了,心里一直在暗骂到:“这两个混蛋,难道真的让我去给他们报仇?”

一旁的百夫长忍不住提醒道:“将军,一炷香过去了。”

胡勇听到这话,说道:“这么快?”

胡勇又思考了一会,摸了摸胡子说道:“撤。”刚一说完,自己就策马回城了。

“啊?”身边的士兵都不由自主的啊了出来。

感情在这里站了那么长的时间,就是出来晒了一会太阳呀。

看到胡勇已经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能鸣金收兵。

前面出来的时候,个个都是精神抖擞,现在确实一个个萎靡的不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打了一场大败仗。

胡勇来到了城头,站在上面静静的看着远方。

身边的亲兵小声嘀咕道:“你觉不觉得今天将军有点怪?”

“怪?我觉得很正常呀,将军那天不怪了?”

“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不过我总觉得今天特别怪。”

“那你就不懂了,今天应该是特别正常才对,看来你还是跟着将军的时间太短了,以后多看着点,学机灵点。”

“是是是,我确实是刚刚才调进来没多久的。”

…………

胡勇站在城楼上,习惯性的想用右手握一下剑,结果一不小心就抓了个空,叹了一口气,神情一下子落寞了不少,臭小子,一路走好。

吕安江天两人正在赶回来的路上,马上就要看到城头了,吕安直接打了一个大喷嚏,差点就从马上掉了下来,江天瞅见,说道:“这个肯定是有人咒你,以前我也经常打这种喷嚏的。”

吕安又是一脸黑线。

胡勇看到远处,出现了两个黑点,聚睛一看,是两个人,直接兴奋地大喊了一声:“开城门。”

所有人听到这话之后,都朝远处望去,于是急急忙忙的跑了下去。

吕安看着熟悉的城头,马上放松了一下,一路狂奔。

进了城门,就看到了胡勇笑眯眯的在那里等着两人。

江天率先开口说道:“将军,幸不辱命。”

胡勇先是审视了两人,来来回回看了两遍。

“你们两个不会被策反了吧?”

听到胡勇半天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吕安的白眼直接翻到了天上,头也不甩,直接一声告辞,就走了。

胡勇哈哈哈的大笑在吕安的背后响了起来,吕安听到这个吊儿郎当的笑声,自己竟然也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就剩下一个江天在风中凌乱。

胡勇搂着江天,两人直接回到了将军府,据说那天两人闭门聊了一天一夜,第二天,胡勇出来的时候顶着两个熊猫眼。

吕安回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苏沐那里,看到那个小妮子还在烧水,直接走了过去。

苏沐看到吕安走了过来,说道:“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以为要去好久呢。”

“是呀,我觉得也是,结果这么快就回来了。你给我的馒头还没吃完,就回来了。”吕安笑道。

“手上有吃的,还过来干嘛,在这里,碍手碍脚的,还不快去你的城头站好,不然又要被被大胡子发现了,当心他不给你饭吃。”苏沐一脸嫌弃的说道。

吕安耸了耸肩,看着苏沐忙碌的样子,一阵好笑,想当初,她刚来的时候,真的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啥都不会干,唯独对馒头的做法很感兴趣,就这样过了这么长时间,只学会了一个馒头的做法,想想也是好笑。

吕安轻笑了一下,屁颠屁颠的上了城头,望了一圈,果然还是去城头待着舒服一点。

终于要撤军了,结束了,吕安靠在城头上,心里感到全所未有的放松,不知不觉眼皮子有点重,靠在城头打起了呼噜。

夜里,苏沐来到了城头上,看见吕安竟然靠着城头在睡觉,一阵诧异?

以前警觉性十足的他,只要有人经过,他都会马上惊醒,哪像现在,自己都走到他身边了,这人竟然还在流哈喇子。

不过看着吕安睡觉,流哈喇子好像还是第一次,苏沐不由的笑了起来,也没有叫醒他,随他继续睡去,这两年他都没有睡过几次好觉。

初秋的夜空,很高,很暗,今天只有几颗星星倔强的悬在高处,闪烁着,让人可望不可即,时不时一阵风吹过,好像有点秋天的寒意了,苏沐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身体也抖了一下,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那两个热腾腾的馒头,那股热量让苏沐皱起的眉头一下子舒缓下来。

“这种简简单单的景色希望可以多看几次。”苏沐轻语道。

“再多看几次,你就该去看大夫了,你的丸子头都快被吹扁了,还多看几次?”吕安抬起头对着苏沐说道,随即一把把她拉倒,让她坐在了地上。

苏沐听到这话,赶紧把馒头扔给了吕安,腾出双手来理自己的头发,好像真的散掉了,一阵懊悔。

吕安啃着馒头,看着苏沐的表情,心情大好,口齿不清地说道:“吾都胖你庞了夸一年的头花了,你到西在哈不会呀?”

苏沐转头过来,怒目直视。

吕安悻悻然,老老实实的继续啃着馒头。

苏沐把头发放了下来,从怀里拿出了一把梳子,自己在一边慢慢的梳着。

吕安把最后一块馒头放到了嘴巴里,看到苏沐在那里梳头发。

屁股挪了过去,接过苏沐手中的梳子,是一把颜色很好看的檀木梳子,梳头的时候会有一股淡淡的檀木香由远及近,梳子一面刻了一个苏字,另一面刻了一个沐字,苏沐说,这是她娘送她的礼物,很喜欢,所以她一直贴身保管着。

吕安拿着梳子,慢慢的把头发梳直,不知不觉这个小妮子的头发已经快要及腰了,而且头发很柔很顺,虽然看起来有点炸毛,但是这个头发摸着很舒服,手指轻轻揉搓了发丝,很顺滑,然后吕安不知不觉轻轻的摸了摸好几下苏沐的脑袋。

“梳头归梳头,为什么要像摸狗一样摸我的头?”苏沐转过头,瞪着吕安。

吕安听到这话,尴尬了一下,说道:“摸头是因为想看看你脑袋上有没有长角,一般长角的都比较聪明,就像我。”说完还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苏沐听到这话,长角?随即自己也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好像真的有一个鼓出来的地方。“还真是。”

吕安尴尬的笑道:“看来你也是一个聪明的人,和我一样。”

“哼,那当然。”苏沐昂了一下头说道。

吕安继续梳着头,苏沐继续坐着。

一会儿之后,吕安把梳子递给了苏沐,苏沐左右摇了摇脑袋,检查了一下头上的那个丸子会不会松动,好在吕安的手艺不错,纹丝不动。苏沐满意的点了点头。

“可惜没有镜子,不然还想看看你梳的怎么样。”苏沐可惜的说道。

吕安一想,然后抽出了怀里的剑,递了过去,“将就一下,下次给你买镜子。”

苏沐拿着剑,就着火光,看到了剑身上的自己,顶了个可爱的丸子头,圆嘟嘟的脸,大大的眼睛,虽然脸上还有一点柴灰,遮住了自己的美丽,但是架不住自己可爱呀,不由高兴的笑了起来。

“不用,这样也挺好的。”苏沐看着自己说道。

吕安看着这个场景,“嗯,确实挺好看的。”

…………

“启禀陛下,塞北来信。”

宁王听到这话,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正直了身子,然后轻轻挥了挥手。

侍卫马上送了上来,随即告退离开。

大殿内,又只剩宁王一人了,一脸枯槁。

宁王打开信,只有简短的几句话,看完之后,直接用火烧掉了。

紧绷了几天的脸终于稍微放松了一些,对着大殿说道:“第一步,算是成功了,但是吴国肯定不会轻信,肯定会有点幺蛾子,吴策这个人号称天才,但是竟然会在六品停了那么久,和他这种多疑有关系。”

过了一会儿,大殿内传来回应,“陛下所言极是,五年前,我对上他丝毫没有胜算,但是现在陛下放心,他现在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六品武夫而已,九成把握可以当场击杀他,曾经的天才现在被世俗之事所耽误了。”

宁王轻轻笑了一下说道:“方老,宁国的未来就在你身上了。”

方老回到:“陛下放心,我不会让宁国在陛下手中消亡的,可惜了宁国所处的位置实在是太过鸡肋,物资太过匮乏,否则以陛下的手段,宁国必然大国可期。”

宁王摆了摆手说道:“到了这个年纪了,方老你也别抬举我了,半只脚进棺材了,这次能活着就不错了。”

方老思考了一下说道:“陛下太过谦虚了,我好歹也是见过不少世面的。就说离我们最近的大周王朝,疆域何止万里,下属百万兵甲,甚至是宗师武夫,上三清修真人都甘愿成为座上宾,以至于这一宗三门四派六阁都对大周以礼相待,在整片大陆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然而他们的王,在世人眼中就是一个碌碌无为的人而已,与陛下相比,实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宁王听到方老说的这些话,沉默了好久,自己没有一点野心是不可能的,从小在外界长大的他,对于这片大陆上的信息可不像其他人一般闭塞。

早年在剑阁修道的时候,耗费十年也不过刚刚到缘根境第三境,更何况上面还有璞玉,洞天,地仙,还有神鬼莫测的上三清境界,自己这方面的天赋真的可惜了。

每每想到这类事情,对于宁王来说,便是最大的遗憾。

境界得不到提高,那么就意味着,他的人生就只有这短短几十年时间而已。

这一次对于他来说,可能是一个机会,但是机会的前提就是活下去。

论野心,对于一个寿命即将到达的他来说,是一种折磨,眼看着自己慢慢步入坟墓,但是自己所想所做一点都做不了。

曾经他还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让世人见宁折腰,这是多么让人感到可笑的事情。

现在想想确实很可笑,因为现在他快死了。

大周,大商,大汉单单这三个北境内的擎天大国,让他一想就感到一丝窒息感,所谓的宁国,在他们面前好比一只蚂蚁一样,连存在感都没有。

更何况还有更加辽阔的东海,南疆,中州,西域4个板块,上面有多少真正的王朝,让他一思虑就觉得恐怖。

“一个天上巨龙,一个地下蝼蛄。”宁王说完这话,手都不自觉的握紧了。

“陛下。”方老有点担忧的说道。

“方老,你说,要是我最开始就走武道这条路,会怎么样?”宁王突然问道。

方老犹豫了一下,慢慢说道:“陛下,如果一开始就只走武道,那么现在可能最多是一个五品武夫。”

“五品吗?那看来好像也是差不了多少吗。”宁王摸了摸胡子说道。

“但是这一路走来,你遇到的麻烦肯定要比现在多得多。”方老恳切的说道。

宁王想了一下回道:“好像也对,那一条路可能真的不适合我,毕竟我没有方老那种毅力,可能连五境都达不到吧。”

“武道可能比修真更难吧,这些大门派多多少少还是有不少的上三清宗师,可是所谓的武道宗师,真的很少,更何况是传说中的武神境界,千年来更是一个都没有呀,但是武道宗师的路可能要比上三清宗师要好走点。”方老叹了一口气说道。

“好像是这么一个理,都说武运昌盛,但是真正昌盛的却是这帮修真人。”宁王问道。

方老回道:“确实如此,现在这帮修真人,如此势大,又能怎么办呢?而且据说传说中的上三清境界之上,还有一个不死不灭之境,到了那时,寿命可以与天通齐,真正的不死不灭,时间对于那帮修真人来说就是另一种武器。”

“不死不灭吗?”宁王喃喃自语道。

“但是这种人自古以来能有几个?这种人必然是遭天妒的,这一路走来,遭受的劫难肯定是数不胜数,能活下来的才是有资格与天通齐吧,亦或者他就是另一个天吧?反正我是没听说到有这样的人存在,可能我的眼见也比较低吧。”方老继续说道。

“那感觉还是武道宗师这条路可以稍微让人看得见摸着找一点。”宁王笑道。

“没错,因为这个武道就是一步一个脚印,眼前的路就在前面,只要肯走下去,那么大道可期呀。”方老说道。

宁王一愣笑道:“那我是不是可以提前恭喜方老进入宗师境界了。”

“现在还早,不过一只脚刚刚准备进去而已,这一次对我来说,应该也是一种机遇吧,活着过去,那么就进去了,否则也只能成为他人的垫脚石。”方老叹了一口气。

对于宁王来说,这是一个少有的好消息,随即回道:“方老您又给了我一丝希望,我更加相信这一次我们可以活下去。”

许久后方老也没说话了,表示默认。

宁王顿时哈哈笑出了声。

第二天。

塞北城胡勇收到了宁王的圣谕。

“塞北撤军。”

吴宁战乱终于结束了。

和之前相比唯一不同的是,吴宁算是站在同一战线上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