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晴小宝《过了今夜, 就是明天》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过了今夜, 就是明天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东山吴二

角色:徐晴小宝

简介:路有元已是中年,一连串意外打破了安稳的生活,妻子出轨、门店被妻子情人所在的公司强行收走、在医院又查出绝症,万念俱灰之下,原本老实本分的他反而豁了出去,开启了从不曾想过的历程

书评专区

贪吃蛇的目标是吞噬星空:智障

甲午崛起:最近发现越来越好看了,作者君的脑洞很大,你能想象八个月的主角和李鸿章谈笑风生么?所以强力推荐一看。

漫威世界的穿越者:乱

过了今夜, 就是明天

《过了今夜, 就是明天》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贾义读书少,如果说起什么文学典故、各种学术理论,可能连边儿都靠不上,偶尔引用个成语,也是不伦不类,但论起应对当下复杂社会的见解经验,却是甩了路有元几条街。

若真如贾义说,看到的这个世界,不是真正的世界,那真正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是不是需要像他一样,给自己披上一件伪装的铠甲?

路有元俯身看一楼舞厅里那些嘶吼着、扭动着的男女,心想,这里有多少人的生活,在狂欢的背后也是狼狈不堪?

路有元猛喝了杯酒,呛得眼泪直流,他平时极少喝酒,酒量几乎没有,即便这些酒都掺杂着各种水果,闻上去更像饮料,然而几杯下去,酒劲还是钻到了头里,脑子里就像鼓手在节目开始时的起韵一般,悠长又有节奏的撞击着。

他想到目前的病症好像不应该喝酒,随即又想管他呢,反正也没打算给这个病太多折磨自己的机会。

没多会儿,那边的贾义走过来要了电话,加了联系方式,说今晚还有事,以后有空多联系,便随着同行人去了。

路有元此时对贾义的看法已有了改观,目送他们离开后,心说以后联系怕是没机会了,但还是感激他让自己在临死前长了见识。

想起刚才贾义说打黑拳的事,又往刚才那帮黑衣人所在的包厢看去,见一寸头男拿着啤酒在门口左右踱步,目光却不时的往这边张望着。

路有元正在疑惑他是不是在看自己,寸头男突然面带微笑往这边招了招手,路有元心说这帮人还讲礼貌?

刚要挥手还个招呼,却闻到身后一阵香风掠过,原来寸头男招呼的是正从身边经过的三个女人,路有元忙将抬起一半的胳膊收了回来,端起一杯酒掩饰并无人在意的尴尬。

但那几个人完全没有注意他,其中一个女人看上去三十多岁,颇有风韵,一边用手指着寸头男,一边引着身后的俩女孩往包厢走去,两个女孩都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其中一个穿着牛仔短裤,白色长袖衬衫扎在腰里,齐耳的学生短发。另一个身材略高,穿着黑色短皮裙,上身是同样的白衬衫,扎了一条马尾从脖子盘到胸前。

路有元知道这可能就是刚才女服务生所说的陪酒小姐姐,说的好听些是陪酒,但进了包厢面对虎狼之群,岂能完身而退,他想起来那句「卿本佳人」的话,心里居然酸溜溜的。

领头的女人似乎跟寸头男比较熟络,走到跟前娇嗔着戳他胸口,寸头男两手后仰作出夸张的投降状,眼睛却不停的瞄着那两个女孩,穿黑裙的女孩掩嘴而笑,穿牛仔短裤的女孩却只是将手交叉背身后,好像有些害羞的躲避男子的目光。在她回头的瞬间,路有元隐约看到她清秀的脸上似有厌恶之色,但马上就转回了笑容。

这两个女孩与这里的环境有些不搭调,路有元从电影里看到的那些陪酒女步伐轻佻,眉目含笑,就如同正与寸头男调笑的女人,而这两个女孩显然不具备这些特质,尤其是穿牛仔短裤的女孩,走起来轻快有力,更像是一名运动员。

当年的徐晴也是这种风格,颜值身材虽然稍逊于这两个女孩,但也足够当时的自己迷恋了,路有元想起为追徐晴,无论风雨交加都按时骑着自行车送所谓爱心早饭的日子,辛苦而甜蜜。而今物是人非,心里生生泛疼,也没心情再去关注进了包厢的几个女人,自顾自的喝起酒来。

路有元摇晃着走出夜店门口的时候,夜店内仍是一片喧闹,门口的招牌更暗了些,路上的车子稀疏,但似乎比白天更为急促。

他斜背着包,将上衣搭在肩上,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喝这么多酒,也分不清现在的状态是不是醉了,觉得头里发沉,一股灼烫在胃里翻滚,只想找个地方睡觉,但又不知该去哪里,只凭直觉沿着马路向分辨不出的方向晃悠。

没走多远,经风一吹,路有元再也把持不住喉咙,扶住路边一根路灯杆狂呕起来。

在之后行走的几十米里,他每经过一根路灯,如同作标记一般,总要驻足呕几下,他想今晚这两千八的套餐算是白费了,每呕一次,都咕哝一句可惜,到了最后像是失了神志,自语的声音越来越大,声调也变成了京剧腔:

“可惜,真真是可惜了啊~~”

一辆疾驰的越野车擦身而过,溅了他一身泥,他也不恼,伸起一只手故意颤抖着做出恋人别离时的姿势,指着越野车的背影,放声大唱:

你走吧,千万别回头,

你的温柔,无法挽留,

我像风一样自由。。。

路上行人很少,即便偶有路过者,也没有人会在乎一个醉酒的失意客!

所谓,酒是醉人不醉心。路有元觉得自己的心还是清醒的,但就是管不住行为,或者他根本不想约束,生命时日无多,怎样的放浪形骸都不为过。

转过街角的时候,他来了个旋转跳跃,包就从左边滑向了右边,就当他正准备把掉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时,却见到了在平时看都不敢多看一眼的情景。

就在他身前不远的地方,好像有三个颇为壮实的男子正围着两个女人,虽然此时尚有路灯闪亮,但还是模模糊糊,只能辨出轮廓,两个女人都穿着白色风衣,在光线反射之下倒是显眼。

路有元把刚要打上来的酒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三个男子正好背对着他,其中有一人手里拿着黑漆漆的东西,那两个女人背靠在沿街商户早已拉下的卷帘门上,被男子环绕逼住。

即便路有元醉的厉害,也能一眼看出这是不友好的场面,如果换了往常,他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情,或者还没产生要与这个世界提前告别的念头,他最多可能跑开老远打电话报警。

可现在只是本能的犹豫了几秒钟,随即就反应过来,老子现在还怕他个球!

那三个壮汉回头瞅了路有元一眼,见是晃晃悠悠的醉汉,便不再理会,其中一名男子举起手里的橡胶辊指着两个女孩厉声喝道:

“赶紧把东西拿出来,别耽搁大家时间!”

“大哥,今晚花姐叫的急,我们真的是没带手机,刚才包都给你看了,要不,你再检查一遍就是。”说话的女孩好像并未表现出惊慌失措的样子,声音平静。

喝问的男子骂了一句,上前逼近半步,另一个类似头目的人制止了他,用平缓的语调道:“二位妹妹,既然你们是花姐带来的人,我们应该信任,但没办法,这是我们老板的规矩,不喜欢一些东西传出去,我们也都是拿人饭碗,别为难我们,刚才我也说了,手机给我们检查一下,如果真没有不该有的内容,我送你们回家,如果不小心拍了或者录了,也没关系,删掉,就当没发生过,你们看这样行吗?”

一个女孩把包拉到身前打开,一边往外拿一边说:“你们看,你们看看,都说了今晚出来的时候忘了带手机,再说即便带了手机,我们有什么可拍的,房间里那么多人,有人看到过我们拿出手机吗?”

先前举橡胶辊的男子冷哼了一声,目光开始在她们身上打量:“没在包里,并不代表不在身上!”

“干嘛,你们还敢搜身不成?要不要叫花姐过来?”女孩的声音仍然不慌乱,故意将花姐名字说的重了些。

“花姐?真有了事,花姐也不好使,我们商议的时间够久了,好说不听那就只能得罪了。”中间的男子看了一眼手表,语气依旧温和,往后退了一步,示意两边的人动手。

另外两个男子似乎早就等得不耐烦了,抬手就要撕扯女子的风衣,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断喝,

“呔!”

两名男子吓了一跳,停止了动作,众人齐刷刷的往声音方向看去,只见一个发际线稍微后倾,身体略有发福的男人,肩搭夹克上衣,双腿微分,如同铠甲勇士一般站在了他们旁边,刚才拉扯之间分散了精力,竟然对这人的靠近毫无察觉。

路有元还没转过街角的时候,已经打扰到了这个严肃的场面。

就在刚才,最左边拿着橡胶棍的男子,怒气冲冲的举起棍子刚要说狠话,就听到走调的京剧传来:

「可惜,真真是可惜了啊」

随即就是撕心裂肺的呕吐声,好不容易等到一段呕吐声停止,又飘过来:

「好姑娘,真漂亮,你的温暖像太阳。。。」

三名男子一遍遍的酝酿情绪,又一遍遍的被搅乱。

众人一直闻声看着街道转角,等来的却是摇晃的醉汉,本没放在心上,而就在这动手的刹那,料不到这个醉汉居然到了跟前!

路有元在靠近的这一段距离里,却是作好了盘算,三名壮汉还手持凶器,以自己的武力值必然不够,但正愁找不到了结方式,如果能在见义勇为中死去,也不乏有个体面,还能给父母、孩子留个好名声,比坠楼葬海岂不是强了太多?

在那三个壮汉眼里,这是一个喝醉了酒、不自量力来管闲事的傻缺,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傻缺却是抱着赴死的心。

路有元为了人生唯一的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的壮举有些仪式感,微微扎了个马步,拿稳了身形,学着那些武侠小说里的调子喊了开场白:

“呔!光天化日之下。。。”

转念一想,这是晚上,这么喊似乎不太合适,看到前面众人全都注视着自己,毕竟从来没这么成为过焦点,略有心慌,一时竟也想不起十分霸气的话,干脆变成直白:

“放,放开她们,欺负女人还算爷们吗!”

中间领头的上下打量着他,看他人畜无害的样子,不急不缓的说道:“兄弟,喝多了吧,喝多了就去睡觉,要么到别处玩,这里不好玩。”

“你爹才喝多了,你管老子在哪里玩!”酒壮怂人胆,何况路有元是死之无惧,余之何惧。

那人愣了愣,万没想到,在这个地盘会遇到硬茬子,变了脸色,从腰里掏出一把弹簧刀:“你看这是什么,是要找死吗?”

“说来你大概不信,在下正是要找死,可惜,你这把刀有点短,再长点就好了。”

路有元往前凑了凑,把外套扔在地上,仔细的把上衣纽扣一粒一粒解开,撕出胸口,叹了口气,在心脏位置比划了个圆圈,一本正经的说:

“来,尽量扎的深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