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娇妻:侯爷,你家夫人路子太野》顾老婆子顾鸿笙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神医娇妻:侯爷,你家夫人路子太野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嬴久

角色:顾老婆子顾鸿笙

简介:身为国际神偷,本想干完最后一单金盆洗手,竟在任务中死掉;
穿越成了带着娃的农村小寡妇
丈夫进山打猎尸骨无存,儿子懂事但是才五岁
家徒四壁,还有极品婆婆在旁虎视眈眈想陷害她……
寡妇门前是非多,那也要看是谁的门前,欺负她的她都会十倍奉还!
手握神医系统,采药种田,赚钱养家,没事逗逗小萌娃,小日子过的美滋滋!
只是,突然有一天,死掉的丈夫他……诈尸了?!

书评专区

最强重生系统:心动的升级版,也有姐姐的影子在里面。不像心动那么水,很喜欢跟女主的校园恋爱,很好看。但其余部分问题一大堆,首先男主照旧是个感情骗子,禽兽安,也看不到男主身上有什么特别优秀的地方。女性角色智商普遍较低,这本也有一个脑残少女,但一来审美疲劳二来相比姐姐跟猫里的,智商太低,无法接受。丈母娘很美,但没有写出贵妇的气场,只是一个寂寞少妇。很多坑没填,结尾很匆忙,强行母女双收也很莫名其妙。叶落落这种真的看不下去,后面看到就直接跳过。明明单女主的校园恋爱就很好,为什么要写那么多暧昧,强行将男主写成人渣。乱伦情结很明显,虽然我没什么感觉

舌尖天下:谁能告诉我怎么一本TJ的美食小说就能被404呢?

农家仙田:现在写了文字出来是不是就和拉完了一样?冲了水就不管了?孙老头是个高手.到主角的小镇遇到脑残恶霸.然后打起来了..他老婆被几个人拳打脚踢的.还要主角出来逞能.结果后边因为主角表现得不是对手.那老太婆就来一句.孙老头子别留手了.结果孙老头就虎威一震几招就废了反派.这尼玛是什么脑回路?前边说得那么恩爱.尼玛你老婆被几个人拳打脚踢.你一个人和别人在那边过招玩?还留手?前面多少小毒点因为个人喜爱种田流勉强撑着看就算了.看到这里瞬间被作者的脑洞惊住了.佩服佩服.都不用脑写的东西.想来只要有点脑的人都看不下去吧…

神医娇妻:侯爷,你家夫人路子太野

《神医娇妻:侯爷,你家夫人路子太野》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眼看着顾老婆子就要到跟前了,温九却不慌不乱,十分冷静的站在原地。

温九跟原主可不一样,不会随便的任人欺凌。

别说她没有偷汉子,就算是偷了,她也不会随便让人打!

前世的温九游走江湖,身手还不错。

虽然原主的身板子很弱,但收拾顾老婆子这种货色,也绝对不是什么问题。

所以,这会儿,眼看着顾老婆子一只手已经伸到温九的头顶,薅住了她的头发,温九也不怕。

就在这时候,温九身边一个小小的身体跳了出来,挡在了她跟顾老婆子中间:

“奶,你不能再欺负我娘了!”

顾鸿笙张开双臂,一脸愤怒的看着顾老婆子。

温九刚刚一心想要教训顾老婆子一下,忘了自己身边还有顾鸿笙。

她想要拉开儿子,可是,顾老婆子已经先她一步,打了孩子一巴掌。

“小兔崽子,你给我让开!”

顾老婆子没有什么人性,欺负温九也就算了,对自己的孙子也下死手。

顾鸿笙的小脸儿立马肿了起来。

温九看到这一巴掌打在了儿子身上,简直比打在自己身上还疼。

她一把将顾鸿笙给搂进怀里。

顾鸿笙十分懂事儿,疼的呲牙咧嘴,却不哭不叫,还冲着温九笑:“太好了,我保护娘了……”

看到他这个样子,温九对顾老婆子的恨意,顿时又增加了十倍!

“鸿笙乖,娘不会让你白受欺负的。你去那边躲着,别再被打了。”

“不,娘,我要保护你!”

“乖,听话,娘保证不会被欺负。”

听了温九的保证,顾鸿笙才乖乖的跑到田埂的另一头去了。

温九站起身来,慢慢的朝顾老婆子走去。

她的眸子发红,眼中露出一抹嗜血的光。

顾老婆子被温九看的心里直发毛:这个小娼妇,怎么眼神跟以前不一样了?

怎么感觉要吃人呢?

顾老婆子心里生出一股子惧意来。

不过,她又一想,温九以前就是个没用的软柿子,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如今还能一下子就转性了?

怕她干啥?

“小娼妇,你还敢打我不成?”

温九并没有打她,而是朝她伸出了手:“你把我儿子打成那样,赔钱吧!十两银子!”

顾老婆子一听温九要银子,整个人都炸了毛。

“十两银子?小蹄子你疯了?把那小兔崽子卖了,也不值十两银子!还想管我要银子,你做梦去吧!”

温九冷冷一笑:“不给是吗?”

“小娼妇,你……”

顾老婆子还想骂街,这时候,她突然觉得自己的肚子上传来了一股剧痛。

过了片刻,她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是温九打的她!

“你敢打……”

不等顾老婆子的话说完,温九又是一拳,狠狠的打在顾老婆子的肚子上。

前世温九学过格斗,散打,泰拳之类的拳脚功夫,知道人的软肋在哪儿。

所以,只是两拳,顾老婆子就被放倒在地嗷嗷的叫唤,跟杀猪似的。

不过,温九没有放过她,又接着在她的肚子上踢了八脚:

“再敢欺负我儿子,我还会十倍奉还!”

说完这话,温九就拉着顾鸿笙扬长而去。

顾鸿笙仰起头来,用一种近似崇拜的目光,看着她。

不过,孩子的眼里,还带着一丝的担忧:

“娘,你刚刚打了奶,她要是去村长爷爷那儿告状咋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