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返96:刚重生就有人给老爹行贿》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重返96:刚重生就有人给老爹行贿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东部肥仔

角色:王四海徐晓芬

简介:意外重生,回到1996年初,那个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纷纷破产的年代;因为有着前世的记忆,江南帮着父亲江东平规避了一场栽赃陷害,避免了被辞退的命运;随着江东平走上了更高的工作岗位,他着手扭转单位的困境,带领单位重新回到正轨;而江南,因为自己的记忆,开创了一番自己的事业……

书评专区

第一序列:上联:符合起点氛围就大火下联:你们知道我的努力吗横批:网文界已婚蔡徐坤今天又有人给这条书评点赞,想法大概通透了,上一波肘子在《大王饶命》的恶意输出,大几率是在给新书打广告。饭圈文化洗粉真可怕!拉拢同情他的,订阅走一走;打击比较厌恶他的,而厌恶他的又会给他新书打广告。这是恶性循环呢?还是良性循环呢?黑红嘛,又黑又红。觉得自己不是因为饭圈这套入坑的,可以网上搜索饭圈洗粉这个词。

开奖:现实是一出荒诞悲喜剧好文!推荐给大家也谢谢大家推荐的这个文果然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

巨星从来没有文艺的:被黑书的吸引过来了。

重返96:刚重生就有人给老爹行贿

《重返96:刚重生就有人给老爹行贿》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1月28日是返校领成绩报告书的日子,江南早早起来,同父母一起吃了早饭。

刚吃完早饭,王四海,徐晓芬和金贝贝三个人就已经到自己家门口了,于是江南匆匆穿上外套,跟他们一起出了门。

一路上金贝贝叽叽喳喳,说起年前爸妈会带她去县里买过年衣服的事情。

徐晓芬有一句没一句和她聊着。

江南对去学校有一点好奇和激动,一路上没怎么说话。

王四海一声不吭,显然是担心自己的成绩。

“江南,你怎么不说话,这次考砸了吗?”金贝贝大咧咧地问道,也不管别人扎心不扎心。

“你也知道我,对成绩不是那么在意,考不好,下次再努力了。”江南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

“也是,那不说考试了,过几天去县里,你们家去吗?”金贝贝期待的问道。

徐晓芬也是一脸期待的看向江南。

“我们爸妈不去,要去也是我自己去。”江南想了想,说道。

江南还真的打算去县城看看,毕竟他也想看看1996年的县城是个什么样子,虽说前世他考上了县一中,可县一中在他上高中那一年搬到郊区了,所以县城里,他去的真不多。

“自己去?自己怎么去。”金贝贝又道。

“坐公共汽车去呗,难道走着去。”江南思绪被打断,没好气的说道。

“哦。自己去,好像也不是不行。”金贝贝也没在意,思考着江南说的话。

初二年级在二楼,一、二、三班在楼梯左边,四班、五班在右边。

金贝贝在一班,王四海在三班,徐晓芬和江南在五班。

上到二楼,江南对王四海和金贝贝说:“放学一起回去吗?”

王四海摇了摇头:“我看情况,估计我要在外面玩会,你们先回去吧。”

金贝贝说:“我倒是想和你们一起回去,可你们班主任太磨叽了,不说一个小时我估计都放不了学,我怕我等不了。”

江南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到时候再说吧。”

金贝贝点点头,转身和王四海离开了。

班主任卢宗仁还没来,教室里乱哄哄的,大家都在兴奋地聊着天,江南和徐晓芬进来的时候,大家都没注意到。

徐晓芬的位置在第一排,她坐下以后才发现,江南还在黑板前发呆呢。

江南实在不记得自己的位置在哪,同桌是谁,此刻正一脸纠结。

他想了半天,实在想不起来,干脆把心一横,在徐晓芬身边坐了下来。

徐晓芬见江南坐在自己身边,奇怪地看着她。

江南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淡淡地说:“我在你这坐会,之前得罪我的同桌,我怕过去他揍我。”

徐晓芬回头看了一眼教室最后一张桌子,奇怪道:“你哪有同桌?”

“啊?”江南这才想起来,初二的时候他是坐在教室最后一排,那个多出来的一张课桌上,不光没有同桌,连左右都没有人。

“哈哈,我说的是前面的李静。”江南随口胡扯了一句,抱着书包离开了。

农村的中学的课桌是两人位的,江南一个人独占一个大书桌,这也是他当初选择这个位置的原因,几天没来,黑色桌面上已经薄薄地落了一层灰。

“这么晚才来,睡懒觉了?看看我新买的餐巾纸,香吗?”李静回头看了江南一眼,抽出一张面巾纸递给了江南。

“没,路上走的慢。”江南漫不经心的回答,顺手接过餐巾纸,擦干净桌子,随手把纸丢进了垃圾桶里。

李静直接傻眼了,那可是她早上花了五毛钱买的心心相印,她只是想送一张给江南,然后问问他香不香。

“怎么了,傻了?”江南在李静眼前挥了挥手。

“你真是个败家子,这么好的面巾纸拿来擦桌子。”李静的同桌朱丽君一脸愤怒的说,说完还拿着一张崭新的餐巾纸嗅了嗅,一脸陶醉。

江南这才想起来,这是1996年,餐巾纸还没有那么普及,稍微高档一点餐厅里才有,这会餐巾纸才刚刚进入农村,价格确实比较贵,小小一包十张,五毛钱。

记忆里,班里只有少数女同学才会买,买了也不怎么舍得用。

“实在抱歉,我以为你递给我是擦桌子的,嘿嘿……”江南尴尬地挠了挠头。

班主任卢宗仁走了进来,教室里瞬间慢慢安静下来了。

卢老师扫了一眼全班,确认没有人缺席,这才说道:“初二第一学期就这么过去了,这个学期总的来说,大部分同学都是积极进步的,咱们班有三位同学在这个学期光荣的加入了共青团……”

卢老师在上面一板一眼的总结这一学期的学习情况,底下大家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江南听着也没什么兴趣,静静地低着头,想着父亲的单位即将面临的变革。

“哎,江南,外面那女生是不是找你的?”李静回过头小声地说。

江南向窗外望去,就见金贝贝站在窗外,看见江南看过来,便拿眼睛瞥了一眼自己的手腕。

江南瞥了一眼讲台上的老卢,又往上翻了翻眼睛。

金贝贝给了一个无奈的表情,眼神往旁边勾了勾。

江南点点头,金贝贝便走了。

李静全程看两人的表演,等人走了才反应过来,“你们打什么哑谜呢?”

“没打哑谜啊,我们在说话。”江南不解道。

“你们互相能看得懂?”李静吃惊地问。

“哦,她问我还要多久结束,我说,不知道,我们老师很啰嗦。

她说她表示同情,她先回去了,我说好吧。你看就这么简单。”江南说道。

“哇,你们还真是心有灵犀,交流层次是相当的深入。”李静一脸羡慕的说道。

“那说明他们俩比较来电。”朱丽君插嘴道。

“这不能说明他们来电,这只能说明他们彼此非常地熟悉,非常得有默契。”李静争辩道。

这两个二货跟说相声似的争辩着,江南觉得很无聊,没有再说话。

卢老师足足讲了一个小时,期间表扬了学习进步比较大的同学,也批评了退步的同学,又交代了寒假若干注意事项,这才意犹未尽地分发了成绩单,宣布放假。

老卢走后,大家一哄而散,彼此之间连招呼都来不及打,教室里很快就没人了。

江瑞金等大家走得差不多了,这才走到教室后面,对江南说道:“江南,年前回乡下吗?”

江南稍微愣了一下,想起来了,这个瘦瘦的男生是自己的远房堂兄江瑞金,他又看了一眼坐在教室前面的一个女生,那女生笑着和他点点头,那是江瑞金的双胞胎妹妹江瑞银。

江南也笑着冲她点点头,对于这对双胞兄妹,江南还是特别有好感的。

小时候回乡下,江南总是被狗追,江瑞金总是挺身而出,拿石头把狗赶跑的,他知道江南喜欢吃龙虾,还经常拿着网兜带江南抓龙虾。

他们兄妹在乡下上的小学,初中才到镇上来,初二还和江南分到一个班,往来渐渐多了起来。

“我不确定,应该得除夕才能回去吧。”江南想了片刻才说道。

“那你要是年前回去的话,记得去找我,要是赶上我大伯家清塘,我捉个大王八送给你。”江瑞金笑着说。

“行,回去我一定找你。”江南笑着锤了他一下。

江瑞金高兴地带着妹妹走了。

目送走兄妹二人,江南看见徐晓芬还在等他,这才拿上书包向她走去,两人一起回家。

“江南,你这次排第几名?”路上徐晓芬问道。

“第五,你呢?”江南也问道。

“第八。”徐晓芬回答道。

“我们都努努力,争取考上县一中。”江南鼓励道。

徐晓芬呆滞的眼里闪过一抹惊喜,微笑着答道:“恩,我会好好努力的。”

“江南,我物理不好,你能帮我补补物理吗?”徐晓芬又说道。

“恩,没问题。”江南嘴上这样答道,心里却想着,怎么趁寒假挣点钱呢,他还想挣点钱趁寒假去县城转转呢。

小镇就一条街,学校在东头,供销社在西头,也就七八百米的距离,一路两边都是民房,江南看着家家户户门上还贴着去年的春联和福字,已经褪色了,有的已经被风刮跑了,只在门上留下一个胶水印。

看到这里,江南心里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