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收藏家(张哲辉老陈)最新更新章节

小说:极品收藏家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空巢老人

角色:张哲辉老陈

简介:一次打眼,张哲辉倾尽家财买了个破铜烂铁,愤怒之下,阴差阳错得到上古神农氏的造世鼎
凭借着造世鼎对世间万物的感知力,张哲辉在古玩街如鱼得水,财富美女尽在其手

书评专区

玄界之门:看到目前为止,可以说给我的最大的观感就是:要不就是作者不走心,要不就是找的枪手,而且是垃圾枪手

炼金正太传说:我是F大大的脑残粉

卜筑:书名不好理解,如果改成“我家是烂泥坑”似乎更好?这个作者对烂泥坑有偏好。

极品收藏家

《极品收藏家》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价值千万

意为有德者能成就一番事业。

他坐在柜台后边,手里抓着个放大镜,身前柜台上摆了一张字画。正细细端详,揣摩呢!

见来人是张哲辉,杨德成抬头瞟了一眼,又低着头忙着自己的活儿。“你来了。”杨记古玩本就坐落在古玩街十分重要的位置,出师后张哲辉也没往他店里少跑,闲着没事,帮师傅干点活,或是在店里走走,看看,也能增长点见识。

古玩这东西,学一辈子都不够的。

张哲辉长吐了一口气,稳稳心神,让自己静静心。

有钱大家赚,那是唬傻子的。

人是自私的高级动物,谁不想自己多捞点。张哲辉之所以找老杨,也是冲着他上次打眼亏了不少钱,手里头没多少钱,自己买不起三足鼎,朝他借点,自己买了翻倍赚。

要不然,他有钱买三足鼎,这么大好的赚钱机会,又怎么会舍得让给别人。两人说是师徒,实际上,更像是掌柜的和活计关系。

张哲辉在他店里干了整整一年,一毛工钱都没有不说,老杨也从未真正教过他什么东西。就丢了几本书给他看,然后,在店里帮着干活的时候,不懂的东西,张哲辉多问问,老杨也会告诉他而已。

“杨师傅,你看看这东西怎样?”

柜台前边有张老板椅,真皮的,坐上去十分舒服。张哲辉毫不客气,一屁股坐了下来,掏出手机,翻出图片,递给杨德成。

只要这单生意搞定,明年自己也能在这京城古玩街开一家不比这差的店面。

当然,店面会是租的。

杨德成接过手机,一看屏幕上的三足鼎照片,顿时心头暗喜。心道,张哲辉总算是上钩了,他不是经常吵闹着想跟自己学东西嘛!那就交他古玩界最为重要的一个信条。

那就是,永远不要轻信他人,哪怕是身边最亲的人也不行。

卖三足鼎的老陈,是他安排的远房一个亲戚,也是河北人。杨德成带张哲辉入圈子,让他在店里干了一年活算的了什么?一点学费都没交,这次就当是交学费吧!

杨德成很清楚张哲辉这两年来赚了多少钱,他不露声色,如老僧坐禅般,瞟了手机上的三足鼎一眼。然后,把手机递还给张哲辉,面无表情道。“这东西还是别看了,看的眼红心里难受也不顶用。”

“自己多少斤两还不知道啊?”

杨德成说话向来刻薄,张哲辉也不顶嘴,腆着脸,凑上前,嬉皮笑脸道。“杨师傅,你给看看,这玩意儿是不是真的,我想把它买下来。”

“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杨德成再一次接过手机,左右绕着圈儿的打量起来,看了片刻后,又用放大镜凑上前端详了一会儿。“啧啧啧!不得了啊!这可是个大家伙,下家要多少?”

“一百万。”

“靠。”

杨德成爆了句粗口,不无艳羡,盯着张哲辉稍显尴尬道。“这个……小辉,不是师傅说你,你在这才玩了几年,口袋里没多少钱吧?这么大的货,你能吃的下吗?我看,不如你把它让给我,等我转手了,再掏点给你分红,你看怎样?”

“呃!”

对方开口一百万,张哲辉费尽口舌,谈到了五十万。

杨德成这人是无利不起早,连他都看中了,这东西肯定假不了。“杨师傅,这东西我想买下来,等出手了,我给您包个大点的红包,你看怎样?”还等着他借钱呢!要不张哲辉才懒得看他脸色。

“师父,对方要一百万,你有那么多钱吗?”

张哲辉想让对方掐灭抢购的念头,专注借钱给自己,到时候分点红给他也是可以的。

杨德成拿着张哲辉的手机,眼睛盯着屏幕上的图片,就没挪开过。“我这不是还有点店面嘛!大不了,把店面抵给银行,借贷一百万也不是难事。这东西真不错,你别吵吵。”

说话间,杨德成从柜台下边找出一叠破旧泛黄的书本,仔仔细细翻阅起来。差不多过了十来分钟,他指着书本上一个图案,激动道。“查到了查到了,看看,辽代麒麟两耳三足金狮鼎,你看看,是不是跟你手机里拍的一模一样?”

张哲辉忙凑上前,拿着历史资料跟手机图案对比,除了缺少一个盖子之外,几乎一模一样,就连鼎上的图案都相差无几。“真的是哈!”

说不出来的高兴,三足鼎假不了。

张哲辉搓了搓手,嘿嘿干笑道。“杨师傅,您看,我这还差点钱,要不,您借点给我呗?”

在确定是真货后,张哲辉巴不得现在立马就飞过去把三足鼎淘回来,免得节外生枝,连杨德成这个死老头都看中了,这东西肯定假不了。

“差钱你还买。”

杨德成将手机还给张哲辉,语重心长道。“实话不瞒你说,这个三足鼎,要我拿去拍卖行,估价最低也能卖个千八百万,最后能卖到多少,得看在场的人怎么去竞争。”

杨德成所说的这个拍卖行,不是市面上的那些拍卖公司,那些公司八成都是骗子公司,专门坑爹的。所谓的拍卖行,是私底下,专门的一个门面上有关系的人,组织一些大老板,聚在一块起价拍卖。

“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手里头的存款,还不到六位数。家里,店面一大笔的开销,真没钱借给你。不如这样,你把下家让给我,我把店面抵押贷款,等这东西出手了,我再掏十万块钱,给你分红,你看怎样?”

先前张哲辉估摸着三足鼎最少也值两三百万,没想到,居然能卖到近千万,甚至更多。

杨德成到手后,只给他十万块钱分红。

十万块和一千万,两个数字所代表着什么,张哲辉一清二楚。甭说一千万,赚个八百万,这辈子他也足够了。

十万块钱能吃多久?

“杨师傅,你不能这样,我就差二十万块钱,你能借就借点,回头我给您弄二十万红分,要不是实在不行,就算了吧!”

了解到三足鼎的实际价格,张哲辉不想跟杨德成纠结太长时间,他现在恨不得立马把三足鼎买下来,只有到手的东西,这心里才踏实。

“哎!我手头里真没钱,要不然,这么好的事儿,我能不给你借嘛!”杨德成唉声叹气,摆了摆手道。“真对不住,手里实在没钱。小辉,你,那个还是把下家转给我呗!转手后我给你二十万,你看怎样?”

“没钱?”

估计是不想借,有意刁难自己,然后让自己把下家转给他。张哲辉可不会干这蠢事,一千万啊!转手一千万就这么没了,他这辈子也别想活的痛快,一辈子能有几次这样的机会?

况且,两人本就不喜对方。

“算了吧!我去找别人了。”

古玩街,张哲辉认识不少人,碰面了,都能说上话,打个招呼。可这都是表面功夫,甭说二十万了,朝他们借两百都费劲。

思来想去,也只能找父亲借了,反正绝对亏不了。卖不到千万,卖三五百万,都能赚不少。

父亲是本本分分的庄稼人,种了一辈子的地,也筹不到二十万。张哲辉有个亲戚,在他们家县城开酒店,声音不错,家里还算富裕。

张哲辉找了理由,让他父亲厚着脸皮,去他亲戚家借了十五万,再加上父亲手里攒着的五万块钱,以及自己卡里准备娶老婆的三十万,总算是凑够了五十万块钱。

提着一背包,一扎扎的钞票,张哲辉好不紧张。走在大街上,看谁都像是抢劫犯。这辈子头一次带这么多钱在街道上晃荡呢!手心里全是汗,甭说心里头有多紧张了。

这五十万块钱,用不了多久,就能变成一千万。

这可是他奋斗了三年的成果,再加上父亲一辈子的积蓄,还有十五万的债款呢!万一被人抢走了,他找谁哭去?

古玩这圈子的人,天天都想着什么时候能捡个大漏,如今这机会被自己给逮着了,张哲辉能不激动嘛?

交易进行的很顺利,双方都很实诚,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货款两清。老陈父子临走前,把那豁了个口子的碗也送给了张哲辉。

万把块钱的东西,他哪里还看的上眼。打了的士,直接往家里奔去,抱着沉重的三足鼎,就像是抱着一千扎百人头,捆成一堆,特别厚实。

赚钱不容易,张哲辉在离古玩街不远地,租了一套廉价房。一室一厅,还带个卫生间,环境谈不上优雅,倒也清静。

交货的时候,他可是又仔仔细细打量了半天,这三足鼎还是之前他看的那一个。

张哲辉将三足鼎放在床上,深怕稍有磕碰,把这宝贝给磕坏了。他一遍遍拿着放大镜,绕着圈儿,细细打量着三足鼎。

越看越是喜欢,那摸样,好像这简陋的床铺上,躺了一个绝色美女呈现在他面前。

“艺术品啊!古代人锻造的技巧,绝对非比寻常。”

一开始看到三足鼎的时候,张哲辉太过于惊讶,脑袋一片空白,稍有清醒,盘算的又比较多。没全然把心思放在这三足鼎上,如今细细一看,那环绕着三足鼎的图案,描绘的特别精美。

沉醉于三足鼎的他,似乎能感觉到三足鼎上的图案,再向他叙说着一个古老的故事。

有人,有兽,好像,在祭祀?

查找不到资料,张哲辉也不太懂。

三足鼎,手感粗糙,铜皮褪色比较厉害,在灯光的映射下,泛着别样的光芒。犹如一头洪荒猛兽,趴伏在地面,不怒自威。

至于那个破碗,他早随便丢到房间角落里。先前叫父亲出去县城找亲戚借钱,等了挺长时间,现在天色已晚,大半夜的出去太不安生。如今,只等天一亮,带着这东西去找杨师傅,让他帮忙找门路尽早出手。从此以后,自己就是千万富翁了,再也不用看杨德成的脸色了。

这人实在抠门,又好蝇头小利,为人尖钻刻薄,很难相处。张哲辉实在没办法,他只是个最平常的北漂,手里没钱,没势,没个门路出手。

杨德成人不咋地,但生意还算不错,在四九城古玩圈子里,也算能说的上话的人。手里有个店面,才有参加地下拍卖会的资格。

夜朗星稀,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张哲辉把房门反锁,又把客厅里唯一的沙发和桌子,全推到房门后背,挡在房门。然后又把两个窗户也检查了一边,关上后,反扣的死死的,窗帘布也拉了下来,深怕大半夜的被贼给惦记上了。

事实上,今天晚上他也没准备睡,能睡得着吗?

三足鼎不出手,他就没法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