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枫赵长老《重生反派大BOSS》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重生反派大BOSS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一笑莫白

角色:秦枫赵长老

简介:秦枫作为圣地的候选圣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武道通玄,战力逆天
他一直以为自己就是气运之子,天选之人
但直到最后,他才发现,自己不是主角,而是注定被主角斩杀的反派!重活一世,既然上天要让我做反派,那就做反派好了
掠夺主角气运、跟主角争锋、与天地斗法,做那诸天万界最强反派大BOSS!“你是主角,但我秦枫回来了,就算是主角,也是我踏上巅峰的垫脚石!”

书评专区

仙侠世界的日常:光明不是真实世界,黑暗也不是,完全黑暗流和圣母一样,过犹不及

超级警监:成绩不好,但是确实是真正老白能看的好书!

重生我的时代:2004年重生发家类.主角起家是捉林蛙,造假矿泉水.最后赌球.发家是拉对面俄罗斯倒卖资源.文笔是有保证的,开局大家别管主角性格,行为描写直接跳着看,中期就看主角草妹发家就可以了.里面起家的手段大家看着玩就可以,别当真.比如挖宝藏泡妞的情节完全是小说需要,不可当真.老作者的新类型突破还是可以看看的.评分干粮\u002F推荐喜欢重生,都市.草毛妹可看

重生反派大BOSS

《重生反派大BOSS》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三章 不请自来

此时早已按耐不住的秦屠,眼中杀气暴射而出,死死盯着赵长老道:“该死,竟然敢背叛秦家,出卖少主,来人将其拿下,好生伺候,不要让他轻易的死了。”

“是!”

说着门外站立的隐龙卫推门而入,上前擒拿赵长老,虽然赵长老是武将中期修为,比推门而入的两个武将初期的隐龙卫,高出一个段位,但是隐龙卫从小便从杀戮中修行,肉体力量岂一个每日都在忙于权谋的长老所能抵抗的。

最主要的的一旁秦屠的杀气早已死死的将其锁定,若如反抗秦屠必定出手将其击杀。

“你们放开我!”赵长老不断挣扎,他心知肚明,凭隐龙卫的手段,不需半日,他必定会将一切都吐露出去,到时候不单单是他必死无疑,赵家必将落下个毁家灭族,鸡犬不留的下场,但是他并不知道,在他前来之时,这个命令便已经下达出去了。

“少主,属下真的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属下冤枉啊,赵家对秦家忠心耿耿,如有二心,赵家必将断绝传承,死后灵魂,永不安息。”赵长老此时暗自咬牙,面带凄凉,眼睛死死的盯着秦枫,发下毒誓。

秦枫看着赵长老表演,心中暗暗的赞赏,如果不是早知赵家背叛,说不定就被这老东西唬过去了。

秦枫放下茶杯,缓缓起身,慢慢走向赵长老,看着此时如同丧家之犬的赵长老,邪魅一笑说道:“不要乱发誓,你说万一应验了呢。”言罢,便不在理会,神情已经有些崩溃的赵长老。

转过头对着隐龙卫说道:“压下去,杀!”

“秦枫,我赵家虽然依附你秦家,但是亦是所属太初,你若私下杀我,将太初置于何地?”赵长老表面有些癫狂的吼道,手中却偷偷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道白色玉符,暗中捏碎。

秦枫察觉到赵长老的小动作,摆了摆手,示意隐龙卫将其压下去,眼睛却看着阁楼外的虚空,玩味一笑:“呵呵!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只见此时虚空之中,一股灼热的气势升腾而起,如若天火一般,烧红了云端,一道人影踏空而来,迅速的出现在秦枫阁楼之中。秦枫看清来人,头发赤红,面容刚正,正气凛然。

他在秦枫不远处落下,微微拱手道:“见过秦少主!老朽路过秦府,突然听到有人在秦府喊冤,身为太初执法长老,职责所在,秦少怒老朽不请自来了。”

此乃秦府,哪怕此人是执法长老,如果未经通报,同样是不准私自进入的。

“既然是职责所在,我秦府怎会计较,但是韩长老下次一定要光明正大的进来,秦府毕竟阵法众多,万一不小心伤到韩长老,就不好了。”秦枫微微一笑,表示并不在意,但是语气言语之中讽刺之意,在场众人那里听不出来。

秦枫早就知道此人,早已归附他的好师兄李慕白了,对于别人的一条狗何须客气。

韩长老看着被隐龙卫压在地上的赵长老,脸上装出惊讶之色:“秦少主,不知道此人为何如此啊?”

“韩长老,你可要替我做主啊!”看到韩长老到来赵长老眼中发出狂喜之色,满脸冤屈将方才之事一口气的吐露出来。

事情倒是属实,但是在场的每个人心中都清楚其中蕴含着什么。

“韩长老明察,我赵青只是赵家的一个长老,更何况我赵家世代依附于秦家,赵家怎么会出卖少主,与他人合谋伏杀少主啊。”赵长老满脸悲屈的说道。

“虽然这本应该是秦府之事,本长老不应该多管闲事,但是赵家毕竟是我太初的一份子,若如本长老不管,有负于宗门的信任啊。”韩长老虽然面带为难之色,但是言语中将宗门抬出,明显打算以宗门的名义强行插手。

“韩浩,你好大的口气。”

秦枫并非答话,秦屠却早已满脸阴沉,按耐不住:“公子不追究你私入秦府之罪,你却敢对公子之事指手画脚,就凭你区区执法长老之位么?”

“秦屠,韩长老也是为宗门考虑,维护宗门法规。”秦枫云淡风轻的说道,将秦屠呵斥韩长老之事,一笔带过。

被秦屠呵斥,韩长老面容一阵扭曲,虽然秦屠在秦府地位并不低于一般长老,但在韩长老眼中秦屠不过是秦府一家奴而已,被一家奴呵斥,奇耻大辱。

过了半晌,韩长老面色平静,但眼中掠过的冷色,显然对于此事还在耿耿于怀:“老朽谢过秦少主体谅!”

秦府微微摇头,随即慢慢解释道:“半月之前,我秘密外出,于路途中被人伏杀,虽然刺客没有留下线索,但是我却击杀了一个,打伤了一个。”言罢,秦枫邪魅的盯着韩长老看了起来。

正当韩长老被秦枫看的有些发毛的时候,秦枫又缓缓说道:“知道我外出的,除了隐龙卫,也只有赵家了。

“冤,冤枉啊”赵长老大声喊冤。

“噗!”

只见秦枫随手划出一道剑气眨眼间便划过赵长老的左腿,整个伤口平整光滑,鲜血与断腿处凝聚,却被一股透明的剑气牢牢护住,流淌不出,随着鲜血越来越多,左腿处的经脉纷纷爆裂,一朵朵血花绽放,将这个大殿衬托的格外妖艳。

赵长老强忍着痛苦,声音嘶哑道:“少主,其中必有误会,我……”

“噗!”

未等他说完,秦枫面露不耐,左手慢慢紧握,只见赵长左本已经血肉模糊的左腿,此时蓦然炸裂起来,血雾漫天使人看不清具体如何,随着天空的血雾慢慢消失,所有人可以清晰的看道,赵长老在地上抱着已经消失的左腿处,痛苦的扭曲,声音声嘶底里,犹如铁器划过地面,格外的让人烦躁。

秦枫眼睛微咪,语气淡然的说道:“看来你还没有学乖,我说话的时候不要插嘴,更不要质疑,不然我会不开心,知道么?”

整个过程韩长老并未制止,只是面容呆滞的看着。

待秦枫把话说完,韩长老脸色阴沉,眼睛里充满了难以置信,他身为执法长老,代表着宗内门规,秦枫竟然在他面前,对于赵家长老下此狠手,摆明是不给他面子。

韩长老脸色变幻,声音一沉:“秦少主,当着本长老的面前,滥用私刑,如此对待太初同门,你讲太初门规置于何地?”

“老狗,你是在找死?”

秦屠对韩长老早已怒火冲天。此时那里还忍得住,只见秦屠身后一血色魔神立于身后,血腥之气扑面而来。

“来得正好。”韩长老身边浮现出一片红云,面色狰狞道。

秦屠怒火冲天,韩长老又如何不是呢。自到秦府之中,秦屠频频落其颜面,心中早就期盼如此。

秦枫眉头一皱,面色不悦,:“当我此处是什么地方?演武场么?”

随着秦枫把话说完,缓缓伸出左手对着不远处的红云与魔神虚影分别点出。

“砰砰!”

随着声音看去,只见韩长老身前的红云尽数消散,身上真气反噬,脸上不禁一白,暗自将已到喉咙的鲜血强行咽下,眼神不经意间看向对面的秦屠,却恼怒的发现秦屠并未有什么不适,那里还不知道是秦枫下的黑手,区别对待。

秦枫看着韩长老,没理会其眼中的愤怒,云淡风轻的说道:“皆为太初一系,何必动手,伤了和气。”

见秦枫递出了台阶,韩长老虽然不甘,但是却也没有办法便顺着而下,此处毕竟是秦府,真打起来,不死也要脱层皮。

当下,便说道:“秦少主,赵家长老我便带回执法殿了,如果此事真如秦少主所言,我必给秦少主一个满意的交代。”

说完便向还在地上呻吟的赵长老走去。

不想一直在旁静立的两位隐龙卫,却拦在其身前。

“秦少主,你是何意”?韩长老眼睛一眯,神情阴沉道。